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北京隔離日記 7|人生就是一場離別接着另一場離別

文/王一娟

2017年,初到香港時,沒上幾天班就在工作群接到短訊:和我們朝夕相處數年的某某某,將於某月某日離任回京,請同事們某日某時到地庫送別。

那天,是我第一次到地庫,也是第一次送同事離任。所謂地庫,就是單位的停車庫,在一層,香港人稱之為地下。有寬闊的大門,方便車輛出入。

許多同事都來了,大家沿牆站了一圈。離任的是一位年輕的帥哥,在香港工作了四年。據說原單位急需人才,所以他也就急急離任。

有同事起鬨,讓離任的帥哥和女同事擁抱、和男同事握手告別。我所在的單位整體風格偏傳統,擁抱並不是常規的告別方式,許多人便大笑,氣氛一時活躍起來。

帥哥一一和大家握手或擁抱告別。輪到大豹斯了,帥哥滿面含笑,張開雙臂想擁抱,大豹斯急步轉身,躲過了一抱,又是一陣歡笑。

數年後,這位如兄長般溫暖的大豹斯離任,同事們到地庫為他送行。他感謝大家支持,並表示,和男同事握手,和女同事擁抱。沒有人起鬨,也沒有人大笑。

硝煙瀰漫的那一年,太不容易。

有攝影記者留下了當時的情景。

此後每年,總有人離任,有人赴任。地庫見證了每位同事離開總分社時的最後時刻。

有人笑容滿面,有人眼含熱淚,有人強忍淚水。

有人不願經歷這樣的離別時刻,特意叮囑:我走了,不必送。

也有人刻意選擇一個不方便集體告別的時間,在同事們的好夢中悄然離別。

駐港時間有長有短。短的兩年,長的七八年。視需要而定。這個需要既包括個人需要,也包括工作需要。

A同事駐港兩年,一來就趕上了修例風波,天天忙得連軸轉,周末加班更是常事。風波稍停又來了新冠疫情,快離任了,除了到跑馬地跑步,其它地方哪裏都沒去過。說起來,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是美食之都,是購物天堂,然而,像A同事這樣,在此工作了數年,連赤柱都沒去過的,不是一個兩個。

工作太忙。也是沒辦法的事。

一位曾經兩次駐港的同事感慨,如今駐外的工作,真不是一般地緊張。大事一個接着一個。

而疫情之下,順利回內地,並非易事,回家的路格外漫長。取道深圳、珠海?還是北京?各地有什麼新的防疫政策?隔離14天還是21天?有沒有航班?這經常成為辦公室裏的話題。

2020年,好友離任,機票訂了,又被告知航班取消,只好改期。機票貴不說,一天只有一個航班,是早晨7點的,凌晨5時就要去機場。凌晨四時,天下着雨,同事們早起來到地庫,為她送行。

朝夕相處的同事離任,留下一個空位子。空位不僅在辦公室,也在食堂,在路上,在心裏。那個一抬頭就能看到的熟悉的人,只在回憶裏浮現。

鐵打的總分社,流水的我們。

記憶有多美好,離別就有多不舍。

出現在我們生命裏的人,參與並構建了我們的生活,並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在某個恍惚的時刻,某個特定的瞬間,會出現在記憶中,並構成我們人生的某種觀照。他們是時間的紀念品,也是命運饋贈的禮物。當他們出現,就會喚醒往日時光,讓你想起,你曾這樣生動而深刻地活着。

相遇,並且別離。

屬於我的地庫時刻也已悄然到來。

2022年1月2日是星期天,許多同事來地庫為我送行。11點半,與朝夕相處四年多的領導和同事們握手擁抱,依依惜別。

這一天,天氣晴好,陽光溫暖。

人生就是一場離別接着另一場離別。四年前,我離別家人,來到香港;如今,告別香港,重回家人身邊。離別與重逢,起點與終點,構成了人生的圓。

香港,再見。

北京,我已歸來。

(本文作者為新華社駐港記者)

「北京隔離日記」系列相關鏈接:

北京隔離日記10|「快關門,外面危險!」

北京隔離日記9|歲晚深居懶出遊 小窗終日寄悠悠

北京隔離日記8|想念香港的水果了

北京隔離日記7|人生就是一場離別接着另一場離別

北京隔離日記6|沒有雲的天空多麼寂寞

北京隔離日記5|慢下來,等一等靈魂

北京隔離日記4|真溫泉還是假溫泉?

北京隔離日記3|好吃不過餃子

北京隔離日記2| 四菜一湯的一日三餐

北京隔離日記1| 終於回到北京啦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