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君子玉言|香港脈絡

  圖:天星小輪在夜幕中的維港搖曳。\資料圖片

文/小 杳

進入二○二二年,香江上空幾乎每天霧靄蒙蒙。不知是否受大洋洲島國湯加火山爆發影響,這兩天天空海面都一片混沌。疫情下的第三個年關將至,街頭店舖已掛起春聯花牌。

有人說二○二○年與二○二一年可合併,因為內容一樣,就是防疫抗疫。對於港漂人,兩年日夜廝守香港,看似也是一模一樣,但感覺又不一樣。阿棟說,我們大家兩年來的除夕夜都是一起過的,前年在銅鑼灣這裏,去年在銅鑼灣那裏。Cindy說,我這兩年除夕在哪裏?怎麼不記得了。我們拚命幫她回憶,也記不起來了。

日子快得驚人,常常上周某天在哪裏做了什麼都記不得了,何況去年前年。想作個記錄,然而忙碌一天後,簡單記枯燥無趣,細細記則不免瑣碎。可是自己在做每一件事時,精力與感情的投入感覺特別充實特別值得。回顧多年來心路歷程,歷歷在目。特別是在面對每一個選擇時,當時心情N多年後仍清晰可見。曾以為是記憶力好,現在想來是因為用情用力,每一個經歷都刀刻般雕琢在心,成了記憶的脈絡。

香港給我的記憶脈絡,是叮叮車上的夜景。從公寓到公司,四十分鐘車程。初來時人生地疏,工作忙碌。叮叮車成了唯一集吹風看景發呆於一處的好地方。沒有一年四季凍得發抖的冷氣,溫度速度長度正合適。夜半時分一個人坐在上層靠窗位置,街頭霓虹光影跳格子一樣跳躍着,木窗櫺像一個個相框,閃過一幀幀圖像:佳偶在前立法會大樓叮叮車站拍婚紗,百年老叮叮老建築襯托着新人麗影;醉歸的西人從蘭桂坊歪歪斜斜走出;灣仔舊街區的煙火下報攤老人徹夜守攤,也有傴僂身軀的老者拖着紙皮踽踽而行;三三兩兩的年輕人流連於銅鑼灣商區;維園的長椅上、跑馬地的地下通道,無家可歸者搭着帳篷過夜……周三晚上看完跑馬的人,帶着小有斬獲的喜悅或輸馬後的失落從帳篷邊走過。即使遊行隊伍穿城而過,街市的煙火依然蒸騰,跑馬場的呼嘯依然喧騰……

香港給我的記憶脈絡,是腳步走過的街景。若步行,港島北區四條路:德輔道、皇后大道穿過鬧市,堅道依山,海傍路沿維港。起初走德輔道,一是沿叮叮鐵軌容易辨識;二是邊走邊逛不覺累。後來發現這是一條「燒錢路」,總是忍不住買買買,到家大包小包,花錢花到心虛手軟內疚,有的衣服迅速寄給姐妹,心理平衡一些。「燒錢路」變成了「剁手路」,發誓不再走。換成皇后大道─但這條街與德輔道異曲同工,仍主打買買買,並且小店更多,有的大店前門在德輔道,後門就在皇后大道─再次捨棄。走半山,樹木參天,一路清幽。累了還可到香港公園小坐,看看花鳥青蛙大王蓮,聽聽教堂鐘聲。走海邊,路程稍遠,但全程看海,海風習習,一路清爽。通勤輪渡出沒風波浪尖,一字排開的碼頭承載着這個城市的繁忙與悠閒。對岸尖沙咀高樓燈影閃爍,紅帆海盜船、綠殼天星小輪搖曳着講述維港兩岸百年故事……

香港給我的記憶脈絡,是眼睛看過的場景。論優雅,港島的赤柱、石澳,房屋樹木街頭酒吧都將氣質拿捏得死死的。論故事,近處有港島的中環石板街、陸羽茶室鏞記、上環荷李活道,偏遠的有荔枝莊大澳,每一盤菜餚、每一張寫菜的薄紙、每一棵根脈嶙峋的榕樹、每一個遺棄的村莊、每一階崎嶇的石板──不知道它經歷了什麼,但就是覺得它一定經歷過什麼。論大氣,有西貢、大嶼山。登上每一座山頭,都是一幅千里江山圖,蒼山翠海,氣象磅礴。橋咀半月灣的五色海灘菠蘿包,船灣遠眺大鵬灣帆影點點。紅石門、芝麻灣走上十來小時,縱然只得一瞥,紅色海岸驚艷、港珠澳大橋亭亭玉立,千辛萬苦也值得。

香港給我的記憶脈絡,是心靈顫動的情景。曾經陪伴母親,在跑馬地乘涼至深夜,在赤柱的古井媽祖廟望海,乘街渡在橋咀洲吹海風。曾經力勸小寶從國外經停香港一晚,只為體驗一頓(我認為的)頂尖日餐、泰菜(結果經典的咖喱蟹當天沒有,只有咖喱蝦)。與閨密Connie一起逛街談文親如家人;與敏姐一起到火炭農莊包餃子;與同一星座的Chloe每年必找一特色小館過生日……疫情兩年,一群港漂與港友抱團取暖,三日不見如三秋,毫無審美疲勞,除夕夜十餘好友大團聚鬧春。在荷李活道的夜色中茶敘,在遊船上的生日會賞漫天晚霞,在大哥家望赤柱白帆,吃榴槤聊人生,從去年大年再約今年……

珍惜讓人不留遺憾,投入讓人學會銘記。常常告訴自己:所謂情懷,就是發自內心地熱愛,不計功利地投入。每一個用情用力都認認真真,那樣就好。

編輯: 林犀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