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法輪功揭秘2 | 法輪功「洗腦」總壇曝光

(大公報記者 鍾志強)法輪功信徒在香港十八區練功點練功,對信徒的「洗腦」亦由此開始。信徒迷信法力護身,平日要每天朗讀創辦人李洪志的經書,深信有助功力倍增。他們更灌輸愈多信徒聚集一起讀經,吸收的磁場愈大云云。記者成功進入法輪功每周六在總壇舉行的讀經大會,揭開法輪功總壇的神秘面紗。

大公報記者潛入法輪功期間,發現信徒每天的生活均沉淪在法輪功的圈子,部分信徒每日流連在地區的小型讀經會,三五成群日日讀經。記者深入調查,發現香港信徒與內地信徒長期秘密聯絡,往來密切。行蹤鬼祟的法輪功信徒自日前《大公報》刊登報道後,梁珍等人偷偷把大量椅櫈運回位於翠園大廈的讀經總壇舊址,慌忙搬竇。

大公報記者潛入練功點一段時間後,向信徒幾經打聽,得知法輪功讀經大會的地址,成功參加進去。每周六傍晚約六時至晚上十時,位於青山道福至工業大廈十樓的一個單位便傳出讀經聲。該單位正是法輪功的讀經總壇,門口沒有水牌,只有一扇玻璃門向內推進,玻璃門用布覆蓋,從門外難以窺探內裏情況,非常神秘。推門進入後有個玄關位,放置一個大鞋櫃給法輪功信徒放鞋子,另有玻璃飾櫃擺放法輪功的影音碟及擺飾供信徒選購。信徒須再經另一扇門才能正式進入讀經大廳。第二扇門有一名中年婦女駐守,相信她是核心成員楊小蘭,信徒經過審查才獲准進入,守衛森嚴。

法輪功會長睇場

有一次記者成功進入法輪功總壇,讀經會正在進行,當日約有80名信徒,每人拿取大會提供的方形紙皮當座墊席地而坐。時值疫情爆發,但每名信徒都除下口罩大聲讀經,信徒之間沒有1.5米防疫安全距離。當記者席地而坐時,守門的女士突然緊張地要強行拉記者離開,記者說是信徒,是在維園練功點練功的。經過坐在總壇遠處的劉導師「點相」確認,記者才獲准留在總壇。

總壇面積約1800方呎,設有一個廁所,沒有房間,長形的讀經大廳可供百多名法輪功信徒讀經及練功。大廳前方設有一個小台,台上擺放數張座椅及枱,有幾名中年及長者坐在椅上讀經,包括曾辯稱法輪功團體與大紀元無關係的《大紀元時報》副社長盧潔。記者發現坐在大廳中心的,正是新唐人電視台主持、大紀元的採訪主任梁珍。當時有信徒指法輪功學會的會長是盧潔,副會長正是梁珍,不過梁珍現已坐正出任會長。

工廈保安員儼如「天文台」

讀經信徒大多是中年及年長女士,亦有約20歲年輕女士及年約30至40多歲男士出席。有一名30餘歲的母親帶了七歲女兒來讀經,長達兩小時信徒不停的大聲朗讀經文,令小女孩按捺不住站起來走動。當眾信徒朗讀完一節經文後,會有小休,再朗讀另一節經文,小部分信徒會提前離開,其中包括該名帶七歲童的母親。記者跟隨母女離開時,該工廈的保安員儼如法輪功的「天文台」,與信徒熟絡地寒暄兩句,但對陌生人包括記者,則板起面孔,警惕地死盯着。

位於福至工業大廈的法輪功總壇,去年七月底才開始被法輪功集團租用。信徒指讀經總壇的舊址,位於旺角鄰近廣華醫院的廣華街翠園大廈,因該單位太細,不能滿足愈來愈多信徒聚集讀經,遂改遷福至工業大廈現址。記者發現去年七、八月時,會長梁珍不時與她的拍檔,新唐人電視的攝影師陳弦銘及幾名信徒,到新總壇做清潔打掃。

被踢爆後總壇偷偷搬竇

位於福至工業大廈的法輪功總壇,周六晚是讀經大會,平日則是梁珍的網上頻道「珍言真語」的工作室,以及法輪功等核心成員開會總部,副會長盧潔亦不時現身上址。

四月十六日梁珍在西九法院採訪黎智英等人非法集結案後,便返回福至工業大廈十樓做網上報道,晚上九時半才離閞。福至工業大廈的法輪功總壇不斷加強保安設施,兩道門外再增設鐵閘及多部「天眼」。不過,近日《大公報》刊登法輪功揭秘系列報道後,梁珍等人偷偷把大量椅枱運回翠園大廈的讀經會舊址,慌忙搬竇。

兩任會長反中亂港煽動仇恨

信徒深夜鬼祟運載宣傳板等物資回總壇。

法輪功1996年以「香港法輪佛學會」社團註冊,由簡鴻章任會長及《大紀元時報》社長。1999年7月22日內地定性法輪功為邪教組織後,香港法輪功更趨活躍在街頭派報、透過媒體等全方位製造假資訊污衊中央政府,並以香港做平台,舉辦多個大型活動匯集內地、香港及台灣的法輪功信徒。

2019年12月18日下午,簡鴻章與其他核心成員策劃來年的亂港活動時,突然身體不適,但身邊的信徒不將簡送醫院,反而集體唸經為簡「加持消業」云云,延至19日家人將簡送廣華醫院已回天乏術,簡鴻章因心腦血管疾病不治身亡。接任簡鴻章出任法輪學會會長的梁珍,在大舉出版傳統媒體和書刊同時,還將資源投放在電子和網絡媒體,大肆攻擊國家及政府,煽動仇恨。

滲透內地招信徒 讀經會隱身住宅

法輪功的地區讀經會遍布香港多處,多數隱藏在住宅大廈,不易發覺。大公報記者成功參與一個小型讀經會,發現內地法輪功信徒與香港信徒有密切聯繫。位於石硤尾唐樓的小型讀經會,信徒仙姐指是一名「同修」捐出,有一名男信徒居住在單位,他任職夜間保安,因而每天晚上該單位可供一眾信徒前來聚會讀經。每晚恆常參加讀經會的除了仙姐,還有一名經營排檔的阿華,她說練功二十多年,每晚收檔後都到小型讀經會讀經,周六改往總壇的讀經大會:「總壇多人一齊讀經,磁場大。」

打理人留宿不用交租

小型讀經會與法輪功的讀經總壇一樣,設置雙鐵門。第一道鐵門與一般住宅鐵閘無異,單位的左鄰右里難以察覺內裏「乾坤」。在石硤尾的這個讀經會據點,第二道鐵門張貼了法輪功的海報及讀經會負責人蔡先生及洪先生的聯絡電話。這個讀經會面積約400方呎,室內間隔與讀經總壇一樣,只有偌大的廳,沒有房間,門邊放有鞋櫃及拖鞋,供讀經信徒更換,才能踏進讀經廳。

讀經廳的地上鋪上多張軟墊,有兩、三個小型可摺式書枱,方便信徒讀經時朗讀。大廳的一列窗長期用法輪功標誌的金黃色的窗簾遮蔽,靠近牆角放有單人的被鋪。仙姐說這是居住的男信徒席地而睡。她又透露該男信徒不用交租,只需負責單位的水電費及管理費雜項,負責打理好這處的讀經會。

內地信徒捐款反動刊物

讀經廳的牆身貼有多幅香港信徒參加內地的法輪功活動,以及香港的大型法輪功活動的照片,阿華指相片是他們過去到廣州、瀋陽等參加內地法輪功活動拍攝的兩地交流大合照。自從內地定性法輪功為邪教後,香港的信徒沒有再組隊參與內地的法輪功活動。不過,她指內地信徒則不時來港與他們一起活動。民陣每年辦的七一遊行,法輪功的遊行隊伍中,便有內地及台灣持旅遊證件來港參加的信徒。阿華說內地的法輪功信徒會不時來港,但疫情不通關,暫時兩地信徒往來受阻:「之前內地學員有來香港參加活動,例如遊行,參加完再返上去。」

記者發現近門的牆身掛上一塊白板,用磁石貼上捐款給《大紀元時報》的收據,其中一張收據註明捐款人是「武漢學員X先生」。知情者表示,這間小型讀經會正是處理法輪功相關報刊的財政雜項的辦公室。

大公報4月26日獨家報道

此前報道:

法輪功揭秘丨大公報記者臥底 直擊法輪功練功大本營

大公報4月20日獨家報道

 

編輯: Ivy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