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公民黨不與攬炒割席 死路一條

(大公報記者 冼國強)「實踐革新,逆轉未來!」公民黨2016年參選立會時振臂一呼,以為可逆轉香港未來,但最終逆轉了公民黨未來。2021年,公民黨所謂的政治人物不是敗走外國就是鋃鐺入獄。公民黨創黨口號是「為公為民」,惟其後卻愈趨激進,背離初衷。有學者分析認為,公民黨以為「發動群眾」就可以逼迫中央,但現時形勢逆轉,落得瀕臨滅黨的田地。若他們放下個人和政黨私利,真正「為公為民」,爭取到中央信任,便可以成功轉型,但機會渺茫,所以「退黨潮」持續,公民黨隨時關門,倘不與「攬炒」割席,便只有死路一條。

2021年4月,前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走得快好世界」,剛被傳媒爆出一家人竄往加拿大;而黨友楊岳橋、譚文豪、郭家麒因為涉嫌參加非法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這一切其實都是公民黨咎由自取。

2003年,二十三條關注組改名為四十五條關注組,提出以循序漸進的方式達至普選,當時的成員包括吳靄儀、余若薇、梁家傑、湯家驊等法律界人士,而關注組後來的野心更大,以執政黨作為目標。2006年3月19日,公民黨正式成立;該黨黨員以律師、專業人士、大學學者為主。

然而,「專業」者並不專業,公民黨的路越走越激。2010年,公民黨聯同激進的社民連一起發動所謂「五區公投」。2014年支持及參與「違法佔中」,2015年6月更聯同其他反對派一同否決普選特首的政改方案。2019年6月,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譚文豪等人現身黑暴現場,阻撓警方執法。議會方面,郭榮鏗在立法會內會拉布長達七個月,嚴重癱瘓內會運作。2020年3月,楊岳橋揚言反對派取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就會否決所有政府議案,直至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為止。凡此種種,不論是「為博選民認同」,還是其他理由,公民黨得到的今日之果,來自15年來種下的「因」。

形勢逆轉好快 手足無措

隨着去年六月國安法生效,以及今年三月全國人大通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後,公民黨樹倒猢猻散,超過10名區議員或前立法會議員退黨。陳淑莊以健康理由退黨,譚文豪、楊岳橋、李予信、郭家麒因為國安法被捕,郭榮鏗一家人則先後腳竄往加拿大,而梁家傑在港自食其果。

最近公民黨舉行退修會,探討是否解散,不過「主留派」佔多,但暫時仍未有人表明會參加日後的選舉。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公民黨去到現時如斯田地,未必是錯判形勢,而是公民黨一直以為可以成功發動群眾,從而脅迫特區及中央,但形勢逆轉太快,所以公民黨手足無措。他們認為成果不足,到最後不惜拉攏外力,支持暴力,中央最終忍無可忍,結果公民黨陷入徬徨無助的狀態。

至於反對派在體制外能否生存,劉兆佳認為,假如反對派不炒作政治議題,而是專注於經濟民生,提出有利改善市民的建議,反而有點意思,但他看不到反對派有什麼人才。反對派現時陷入兩難的局面,假如不能成功轉型為「忠誠反對派」,取不到中央信任,就無法過到資格審查,但「轉型」成功就會失去支持者。反對派現時內部對於是否參選仍有分歧,亦沒有信心可以成功「轉型」。「公民黨和民主黨有無能力調整立場,我是懷疑,所以只能寄於新興力量成為『忠誠反對派』。」

 

「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害無數青年

近年來,香港不停發生暴力衝擊事件,公民黨成員罔顧職業操守,不但沒有勸阻,還公然鼓吹「案底令人生更精彩」的言論,灌輸錯誤價值觀荼毒青年,改變了無數少不更事的年輕人的命運。

2014年「佔中」期間,攬炒派政客公然美化暴力,包括擁有許多「大狀」成員的公民黨成員。2017年8月,楊岳橋聲稱,因為反東北案和衝擊「公民廣場」案而被判入獄的人,「這個案底是令他們人生變得更加精彩。」作為一名擁有法律背景的政客,卻不捍衛法治,甚至鼓吹知法犯法,楊岳橋的言論令人「嘆為觀止」。一批少不更事的年輕人就這樣在他們的蠱惑下走上了不歸路。天理循環,楊岳橋最終也在「擁抱精彩人生」,因曾參與「35+攬炒派初選」,在今年3月被警方國安處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

2019年,香港發生了更加嚴重的黑暴,包括公民黨在內的眾多攬炒派政客依舊顛倒黑白、美化暴力,竭力煽動「仇警」情緒。梁家傑在出席活動時聲稱「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郭家麒在社交媒體上多次抹黑警察,惡意中傷執法者。然而在黑暴現場,他自己卻「貪生怕死」,遠離示威人群,躲在角落中完成任務式地進行着直播。郭榮鏗及楊岳橋更直接拋棄「手足」,在暑假期間遠飛美國。這些標榜與年輕人「齊上齊落」政客們,就這樣向世人詮釋了何為「叫人衝自己鬆」。

編輯: 秋姜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