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貝多芬與歌德微妙的芥蒂

文/彥火

1812年,貝多芬與歌德終於在波希米亞見面,可惜這回初次見面,彼此話不投機。

照羅曼·羅蘭的說法是,貝多芬「過於自由和過於暴烈的性格,不能和歌德的性格融合」,不免各走極端。

貝多芬的憤世嫉俗與有官階的歌德帶有世故的作風大不一樣。

從貝多芬寫給貝蒂娜的信所舉的事例,也可見一斑。

貝多芬對貝蒂娜說,某天,他與歌德在街上,遠遠望見奧地利王室的貴族向他們走來,「歌德掙脫了我的手臂,站在大路一旁。我徒然對他說盡我所有的話,不能使他再走一步。於是我按了一按帽子,扣上外衣的鈕子,揹着手,往最密的人叢中撞去。親王與近臣密密層層;太子魯道爾夫(貝多芬的鋼琴的學生)對我脫帽;王后先對我打招呼——那些大人先生是認得我的。為了好玩起見,我看着這隊人馬在歌德面前經過。他站在路邊上,深深地彎着腰,帽子拿在手裏。事後我大大地教訓了他一頓,毫不同他客氣。」

事後,歌德寫信給他的好友說:「貝多芬不幸是一個倔強之極的人,認為世界可憎,無疑是對的;但這並不能使世界對他和對旁人變得愉快些。我們應當原諒他,替他惋惜,因為他是聾子。」

這兩位偉人因心中微妙的芥蒂而沒有發展成好友,無疑是令人惋惜的事!

也許正因為貝多芬我行我素,遠離世俗的功利圈子,所以他能奮力創作他的樂曲。他這期間寫的《第七交響樂》和《第八交響樂》,令人大為震懾!

兩者風格迥異,前者節奏是屬於大祭樂,後者卻是詼諧交響曲。

套貝多芬的話是,要「盡量」把他那種快樂與狂亂的激動,作出出其不意的對比──這種巨人式的舉措,使歌德也不無「惶駭的爆發」!

聽者認為《第七交響樂》「是一個酒徒式的作品,是一個沉醉的人的作品,但也是力和天才的產物。」

貝多芬也不否認地說:「我是替人類釀製醇醪的酒神,是我給人以精神上至高的熱狂。」

至於《第八交響樂》,其張力雖然沒有《第七交響樂》的誇大,但就其奇特方面,猶有過之,樂曲「交融着悲劇與滑稽,力士般的剛強」。

從此,貝多芬聲名大噪。在公開的場合受到人們擁載,甚至親王們遇見他,也不忘向他致敬! (讀《巨人三傳》札記,之六)

(來源:香港文匯報)

編輯: 茂樹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