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集团新闻网

大文集團新聞網

胡政之:簽署聯合國憲章第八人

胡政之

文/馬浩亮

1945年6月26日中午12時整,美國舊金山退伍軍人紀念大廈大禮堂,《聯合國憲章》簽字儀式在這裏舉行。中國代表團首席代表顧維鈞第一個坐到寫字檯前,用毛筆在《聯合國憲章》上寫上第一個名字。大公報總經理胡政之站在他身後,透過厚厚的眼鏡片默默地注視着這一切。此時的顧、胡兩人,一定比其他人更百感交集。26年前的6月28日,在一戰結束後的巴黎和會上,面對日美英法勾結出賣中國利益的分贓行徑的巴黎和會,年輕的中國代表顧維鈞凜然拍案,怒斥列強,拒簽和約。在場的唯一中國記者胡政之,見證並記錄了這一屈辱而又不屈的一幕。如今,二戰勝利在望,中國已成聯合國四大發起國之一,世易時移,風雨滄桑,才能不讓人感慨萬千。當顧維鈞及其他中國代表都簽字之後,胡政之坐到台前,寫下了那個曾經署名發表無數名篇、曾經簽發過無數大公報版面的名字:胡霖。

中國代表顧維鈞簽字,胡政之在身後。
1945年6月26日,胡政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
中國代表、金陵女子大學校長吳貽芳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右起:董必武(中共領導人)、胡政之(《大公報》總經理)、顧維鈞(中國駐英大使、代理首席代表)、王寵惠(國防委員會秘書長)、魏道明(中國駐美大使)

中國代表團唯一報人

1945年4月25日,重慶大公報第二版刊登着密密麻麻的各路消息,向讀者傳遞着戰局的進展:在河南,中國軍隊攻進西峽口以西;在湖南,湘西城步以北激戰殲敵;在廣西,我軍攻克武鳴;在琉球本島,美軍控制四分之三;在菲律賓,美軍攻佔卡巴堪;在緬甸,英軍進佔平蠻。總之,盟軍全面反攻、日本節節敗退的局勢已經越來越明朗。

然而,這些鼓舞人心的消息,都不能掩蓋該版頭條大字標題的光芒:「奠立世界和平基礎,舊金山會議今開幕」。旁邊配發的社評《祝舊金山會議》,開篇即充滿激情地呼喊:「舉世矚望的舊金山會議,今天開幕了,萬國衣冠之盛,世界和平之望,系此一會。我們赤誠祝禱此會之圓滿成功,並願歷史將永誌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為人類解放的一天!」

主稿下面還刊登了一條百餘字的小消息「我國與會記者約二十人」,內中提到:「本報特派員嚴仁穎於紐約抵此,後一小時本報倫敦特派員蕭乾亦由倫敦趕到。」很顯然,作為中國最有影響的報紙,大公報投入重要力量來報道這次影響世界歷史的會議。

當然大公報絕不僅是一個記錄者。參加舊金山會議的中國代表團由10人組成,多數是政府達官顯宦或是各黨派代表,依次是外交部長宋子文(團長)、駐英大使顧維鈞、國民參政會主席王寵惠、駐美大使魏道明、前駐美大使胡適、金陵女子大學校長吳貽芳、青年黨代表李璜、國社黨代表張君勱、中共代表董必武以及大公報總經理胡霖(胡政之)。胡政之是其中唯一的報人。

《聯合國憲章》中國代表團簽字頁,簽名依次為:顧維鈞、王寵惠、魏道明、吳貽芳、李璜、張君勵、董必武、胡霖(即是胡政之)。

兩代名記攜手搶頭條

老闆親自「出馬」、得力記者參與,大公報出手即不凡,先聲奪人。會議開幕後第二天,大公報就搶到一條獨家新聞。26日(重慶時間27日),胡政之對蕭乾說,今晚蘇聯代表莫洛托夫要宴請中國等國代表,蕭乾可不參加,晚上自由活動。於是,蕭乾晚飯後稍事休息就準備就寢。還未睡着,電話鈴急促響起,聽筒那邊傳來胡政之急切的聲音:「你務必馬上來一趟,一切見面再說。」做過多年記者的蕭乾馬上敏銳地覺察到,一定是有了重大突發新聞,他匆匆穿衣下樓,攔了輛出租車馳赴蘇聯代表團駐地。

此時,胡政之已經在酒店大堂焦急等待,他告訴蕭乾:剛才莫洛托夫席間向宋子文敬酒時說了一番話,外交部胡世澤次長翻譯的,意思是歡迎宋子文到莫斯科去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胡政之不無得意地說:「我趕緊裝作解小手就溜出來給你打了那個電話。」胡政之還向蕭乾簡要叮囑了寫作要點,然後揮揮手返回參加宴會。蕭乾箭步跑出酒店,乘出租車直奔電報局。

1945年4月28日大公報發表的蕭乾發自舊金山獨家加急專電。

4月28日,大公報要聞頭條刊出獨家新聞,並連用了四行標題。引題是「舊金山大會與中蘇友誼」,然後是大字主題「莫洛托夫宴宋子文等」,兩行副題是「莫氏幾次誠摯的為中國舉杯,懇切表示再晤宋氏於莫斯科」。電頭特別註明「本報特派員二十六日舊金山發加急專電」。

正文的處理上更是春秋筆法,力道高超。僅約兩百字的稿件先是引申指出「若干眼光狹隘的美國報紙,例如『舊金山分析報』仍在造成盟國間之互不信賴……使人獲得一種印象,即中美兩國和他們的跟從國家,將形成一個集團,以對抗其他的實力,尤以蘇聯為然。這種錯誤的觀察,可以拿事實來證明其為謬誤。」隨後,文章筆鋒一轉,才切入正題,披露:蘇聯外長莫洛托夫25日晚與捷克、法國、墨西哥、中國等「邀請最為親近的國家」代表晚宴,「席間莫洛托夫曾幾次誠摯的為中國舉杯,並懇切表示不日與宋外長在莫斯科把晤」。

文章到此戛然為止。文後另附一篇「美報評論中蘇關係」,概括了《紐約前鋒論壇報》26日的社論,指出中蘇友好對兩國的重要性。至於胡政之在會場聽到的有關簽署《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具體內容,卻隻字未提,頗具技巧。但關心國際時局者讀完大公報的獨家新聞,已瞭然於胸,而大公報又絲毫不承擔「洩密」的風險。大公報對於中蘇關係的立場亦鮮明地蘊含於稿件編排之中。兩代大公報記者攜手完成了這一傑作。

舊金山憶巴黎和會

聯合國制憲會議一共開了兩個月,6月25日,全體會議一致通過《聯合國憲章》。會議後期,宋子文已回國,胡適前往哈佛講學,中國代表團剩下八人,由顧維鈞代理首席代表。26日,《聯合國憲章》迎來簽字一刻。28日的大公報還特別刊發了一條通訊社消息,指明此次簽字典禮「距一九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凡爾賽和約簽字之二十六周年僅兩日」。

1945年6月26日聯合國憲章簽署,這是27日大公報的報道版面。

對這兩個日期最為敏感的恐怕當屬顧維鈞與胡政之。1919年,在一戰之後的巴黎和會上,與會國被人為地分為三等,中國排在最末一等。日美英法背着同樣是戰勝國的中國,決定將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殖民權益交由日本。關鍵時刻,31歲的中國代表顧維鈞挺身而出,用流利的英語慷慨陳詞,據理力爭,駁斥日本的謬論讕言,留下了傳世名言:「中國的孔子有如西方的耶穌,中國不能失去山東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最終,中國代表團拒絕在和約上簽字。

而在巴黎和會期間,大公報胡政之是唯一到會採訪的中國記者,這也奠定了後來大公報重視國際新聞報道的傳統。胡政之發回的巴黎專電,較之路透等國際通訊社的平鋪直述,更能從中國人關切的角度來看待問題,分析形勢,很受讀者歡迎。同時,主張「文人論政」的胡政之對於中國代表團內部的一些南北紛爭等問題,也曾直言不諱地批評。有意思的是,到了此次二戰期間的舊金山會議,胡政之與顧維鈞成為代表團的同事;並且,兩人還是親戚,抗戰初期,胡政之喪偶續娶的顧俊琦,正是顧維鈞的侄女。

顧、胡等人在一戰巴黎和會上遭遇和見到的不公,令他們對二戰時受日本奴役的殖民地人民感同身受。舊金山會議期間,中國代表團秉持正義與公道,為會議作出了重要貢獻。特別是在討論如何托管日本在太平洋的殖民地和佔領地時,顧維鈞四次發言,與美英法等國辯論,堅持應由聯合國托管,並最終實現自治或獨立。最終會議將托管領土「趨向自治或獨立之逐漸發展」寫進《聯合國憲章》中。

1945年5月9日大公報發表胡政之舊金山播講《世界是進步的,和平必須成功》

1945年5月9日,大公報發表了胡政之此前一天在舊金山的廣播演講,題為「世界是進步的,和平必須成功」。他開頭即說:「我參加過一九一九年的巴黎和平會議,所以我這次到美國來參加舊金山聯合國安全會議,我個人有特別的感想……巴黎和會時,完全是克里孟梭及勞合喬治兩人負責……而這次舊金山會議卻不是少數人辦的,很多人都參加了,不但參加,而且都有發言的機會,這就與前次和會不同了。」胡政之最後對《聯合國憲章》提出希望,「要使它成功,使它不致成為空文,使它的精神貫徹到底,使全人類能得此和平憲章的保護,不致再遭殘酷戰爭的犧牲。」

提議用毛筆簽中國字

《聯合國憲章》的簽字順序非常特別。議定的是先由四個發起國中國(China)、蘇聯(Russia,而非USSR)、英國(UK)、美國(US)按照首字母順序依次簽字,然後是法國,然後是其他國家按照字母順序簽字。東道主美國出於禮貌改為最後簽字。於是,中國代表團第一個進入簽字廳。

事先,胡政之提議用具有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筆、硯、墨來簽字。大公報詳細介紹了細節:「我代表簽署時,曾使用我國毛筆文具,該項文具包括硯池及墨,墨上並鐫有『朱子家訓』四字,簽字所用之毛筆計四支,均由舊金山唐人街購來,每支價格為美金一元。」「國際外交與世界性公文,以中文簽字,在歷史上尚屬首次,實因此次舊金山會議中,中文已經公認為國際會議五大正式語言之一」。

中國代表王寵惠第二個簽字,胡政之在身後。

6月26日12時整,曾經拒絕在一戰《凡爾賽和約》上簽字的「三等國家」代表顧維鈞,用毛筆在《聯合國憲章》上簽下自己的名字。這是中國歷史上名副其實「濃墨重彩」的一筆。爾後,顧維鈞用約一分鐘做簡短發言,表達自己「衷心感動無已」,並指出中國作為首被侵略之國家,希望新安全組織「可使未來時代免受戰爭之恐怖」。隨後,王寵惠、魏道明、吳貽芳、李璜、張君勱、董必武、胡政之依次將自己名字簽在顧維鈞名字之下。整個過程歷時15分鐘。

中國代表魏道明第三個簽字,胡政之在身後。
中國代表吳貽芳第四個簽字,胡政之在身後。
中國代表李璜第五個簽字。
中國代表張君勵第六個簽字。
中國代表董必武第七個簽字。
1945年6月26日《聯合國憲章》簽約當天的聯合國會場,台上可見胡政之。
1945年8月14日大公報發表的胡政之《紐約歸鴻》

《聯合國憲章》簽署之後,胡政之留在美國遊歷,並仍筆耕不輟。8月14日,大公報發表了他的《紐約歸鴻》。文中,胡政之對中國外交做了闡發,提出:「我國既列於常任理事,則對於世界和平,義應共同負責維持……不應妄自菲薄,過於消極,轉負眾望,有損國際地位。將來應如何多求友邦,免於孤立,抓住外交重點,縱橫活用,最需要多有河湖時代的外交人才,分工合作。」次日,大公報刊出了永存史冊的「日本投降矣!」這位國際報道先驅,對外交大勢的洞察依然深刻精準。

1945年8月15日,《大公報》日本投降矣版面。
2020年1月9日,聯合國安理會「恪守《聯合國憲章》,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高級別公開辯論會現場(新華社)

胡政之自1916年至1920年、1926年至1949年服務大公報長達27年。在早期大公報諸公之中,論服務時間之長、貢獻之大,堪稱無出其右者。其對新聞之辛勞付出,無需贅言;對聯合國之成立,亦代表中國做出不朽貢獻。今聯合國成立75周年慶,謹以此文為政之先生頌。

編輯: 江月

評論

相關推薦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