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2)—— 豪情萬里 像那飛鷹過山川

晨光下的理塘白塔,虔誠的藏族同胞。(作者供圖)

文/馮煒光

中秋節翌日,筆者在大清早信步去了理塘的白塔公園,看藏族同胞們在敬拜。在朝霞的映照下,白塔更見奪目。旅遊攻略沒有提這公園,其實只要晨早8時來這裏,便可以見到藏族同胞的真實生活。

由理塘經318國道進西藏,有兩個在路旁的景點,無量河濕地和姊妹湖。無量河濕地離理塘縣城才42公里,無量河的名稱已令人無限遐想,再由我的「兒子」(筆者的無人機)在空中瀏覽,更是風光無限。由無量河再開50公里便到了姊妹湖。姊妹湖在山腳下,筆者的車在山頭拐了一個彎後,眼前一亮,驚為「天人」。由於「拉普溝」在公路旁邊設了極多廣告牌,故筆者在朋友圈誤把「姊妹湖」視為「拉普溝」,真的是「唐突佳人」,尚幸得熟悉情況的拉薩朋友指正,筆者在此謝過。

無量河國家濕地公園,風光無限,令人心醉。(作者供圖)
318國道旁的姊妹湖,筆者誤作「拉普溝」,唐突佳人。(作者供圖)

之後過了巴塘縣城,很快便見到金少江在車的右邊湍流而過,頓時想起毛澤東的「金沙水拍雲崖暖」,更感悟紅軍長征的堅毅﹗西藏和四川以金沙江為界,故筆者過了一條很窄的金沙江橋之後,便終於踏入西藏。這是筆者自唸大學以來,第六次入藏,但卻是第一次自駕入藏,甚感興奮。

車開入西藏後,在近4000米高的山谷中穿插,途中可見山坡落石。(作者供圖)

筆者在進藏後便在3000多米海拔的河谷中蜿蜒前行,導航說得最多的是:「前面是落石多發區域,請小心駕駛。」從圖中央可見,山坡確實有不少石頭滑落到路邊,令筆者自駕時,提心吊膽。伊寧的吳總多番提醒筆者要注意落石,尚幸吉人天相。途中筆者見到至少兩批武警在處理落石,他們都穿着軍裝,外加「武警交通」的外套,筆者沒有拍他們,但把他們停在路邊的剷泥車拍了下來。武警們在烈日和石頭隨時滑落的情況下維修國道,令我們可以順暢地使用,筆者在此向他們致敬。

武警在烈日和落石隨時滑落下維修318國道,使人動容。(作者供圖)

在山谷中開了約1個多小時,之後又是翻山,便到了海拔3850米的芒康。筆者在住店時問服務員這裏有沒有景區可去,接待員小姐回答說:「這裏只是318國道經停的縣城,沒有景區。」筆者本擬在進房間梳洗後,便立即寫遊記,但可能是這段時間由新疆到四川,白天趕路,早上和晚上趕稿件和拍視頻,久不發作的眼睛乾澀老毛病又出來了。眼睛實在痛得不行,只能先擱下筆去買眼藥水。導航說步行8分鐘可到,筆者便在這高原縣城蹓躂,怎知藥店關門了,後來才知道原來在芒康買藥可以到診所,而診所是到了晚上10點還在開門的。

筆者又步行到了導航所說的第二個藥店,又關門了,便信步回酒店,怎知在街角竟然見到一間裝修不錯的烘焙店。筆者進去和店員聊天,後來才知道原來女店員便是老闆娘,她姓方,四川西昌人,她和她老公跑到西藏創業,她老公坐陣昌都總店,她在400多公里外的芒康看店,她的弟弟在左貢縣(也在318國道上)看店。她家有2個小孩,一個10歲,一個才12個月,她把小孩給老人帶,便來西藏打拼。她們的店才開了不到一個月,故店內的月餅不是自家產的,因為沒有兩個月時間,很難準備好自家產的月餅。這餅店是「前店後廠」,方老闆說其中一位來西昌的師傅不單在東莞做過麵包,還在阿里做過,而阿里的生意很不錯。筆者一聽,便很驚異為何這邊區小城會有不錯的麵包生意。方老闆告訴筆者藏族同胞很注重儀式感,老師過老師節,每家學校都會收到教育局送的數個蛋糕,小孩過生日也一定要有。她還即場問她的藏族員工,小孩每年可以拿幾套免費校服,她的員工說:「4套」。方老闆說這裏的藏族孩子上學,不用付學費,國家還會按小孩數量分發糧油物資,她笑說:「若藏民家裏小孩多,分發物資時要開台車去拿呢﹗」我們聊天時確實不斷有藏族同胞光顧她的店,還見到一位8歲的女藏胞在媽媽陪同下,穿着校服過來;方老闆說她是天天來的,挑不同的麵包或蛋糕吃。順帶一提,方老闆娘的店還是朝9至晚11呢,其拼勁,令人動容。

方老闆娘的烘焙店,留意櫥上的蛋糕,圖右上角還有加盟熱綫,歡迎加盟,可見方老闆娘的志氣。(作者供圖)

筆者買了一些方老闆自家產品,作為到拉薩時給朋友的手信,又在她指點下買到眼藥水,便問方老闆附近有甚麼好東西吃,她指點我到旁邊的水餃店吃。離開時,一位穿着制服的麵包師還在門口用廣東話對筆者說:「多謝晒﹗」這位師傅原來便是曾在東莞、阿里工作過的,故懂一點廣東話。師傅姓王,對我買了他的產品作手信,甚感高興。

到了旁邊的餃子店,原來還在裝修,但老闆一見有客,立馬熱情接待。一聊之下,這家名叫「北方餃子」的店,其老闆原來是位姓楊的湖北十堰人。楊老闆在數年前來這裏開夜宵店,還以改良過的廣東河粉作招徠,他很自豪的說:「之後芒康很多店都學我的廣東河粉」,故店門口有「河粉」兩字。他說夜宵店是傍着他湖北朋友開的KTV店而開,客源穩定,但要熬通宵。故他改為開餃子店,還把在十堰造餃子多年的朋友請來西藏,一起打拼,店門口的「才哥」便是他朋友的名字。我們聊的時候又來了一批客人,原來是湖北荆門的,經朋友推介而來;他鄉遇故知,楊老闆即場炒了一大盤廣東河粉。筆者觀看他炒粉的手勢,確實有功架。至於才哥的餃子,也令筆者大快朵頤。

還在裝修的餃子店,老闆和才哥來自湖北十堰,十堰距西藏芒康1700 公里,他們是真正的「豪情萬里,像那飛鷹過山川」。(作者供圖)

方老闆娘和王師傅來自1000公里外的四川西昌,楊老闆和才哥來自1700公里外的湖北十堰,他們都不以路途遙遠為苦,而且信心滿滿地一擲數十萬人民幣在西藏芒康開店,明顯是看中這裏的機會和318國道的客流量。相對連到大灣區工作也不願的香港年輕人,及以為內地是「人間地獄」的中產黃絲,方、楊兩位老闆的故事告訴我們內地同胞鬥志高昂,生活充實,正為實現自己的夢而打拼,他們才是真正的「豪情萬里,像那飛鷹過山川」。芒康沒有自然風光,但方老闆娘和楊老闆的豪情,令筆者印象深刻。黃絲以為西藏是窮山惡水之地,沒啥好去;這裏的落石確實夠「惡」,但同胞們在這片土地上逐夢,其豪邁之情,才真正令人動容,更突顯「黃絲」那份井底之蛙的無知﹗

相關閱讀: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1)—— 不負如來不負卿

編輯: 江月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