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雷米:在懸疑小說中看到人間奇觀

雷米

【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百萬暢銷書作家、中國刑事警察學院刑法學副教授雷米從事寫作16年。這16年,他寫了7部長篇小說,再加上剛剛出版的中短篇小說集《智齒》。且根據他的小說改編的電影或電視劇幾乎亦都是「爆款」。在雷米看來,之所以近幾年懸疑小說和影視作品比較火熱,是因為每一部懸疑小說都是一個悲劇,背後都有一個真實的案例。在懸疑小說中能夠看到一些人間奇觀,而這些人間奇觀恰恰以最直接最激烈的方式表現人性,能夠讓讀者直觀看到人性的複雜與多面。

雷米最新中短篇小說集《智齒》

提起雷米,不得不說他的《心理罪》系列,該系列給推理圈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改編網劇還登錄多家大型視頻平台,吸引了無數觀眾。

而他首度出版的中短篇小說集《智齒》則包含1部中篇小說與7部短篇小說,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呈現現代推理小說的多樣化。場景式寫作,多線程並進,對人物心理的精巧刻畫,讓讀者重新審視人性中善惡的邊界。值得注意的是,該小說集裏的多部小說已完成影視轉化,並取得不俗成績。部分影視劇集已至後期製作階段,不日可公開上映。

雷米的這些中短篇小說幾乎都是創作於長篇小說之間。「對於短篇小說創作並不是很專業。」雷米自認在創作初期並沒有遵循一般寫作規律,先短篇再中篇然後長篇。雷米從一開始就是寫長篇,「我一般七八個月的時間完成一部長篇小說,中間休息過程也是個恢復期,這需要找一些語言的節奏和文字的感覺,於是就需要寫一些短的小說來過渡。」

小說成影視改編爆款IP

其中根據雷米小說《智齒》改編的電影《智齒》更是獲得了第四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14個獎項的提名。雷米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採訪表示,「作為七零年代末出生的人,港片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共同回憶,甚至可以說,我們對於電影的審美觀主要是由香港電影塑造的。我本人非常喜歡香港的犯罪電影,最喜歡的是銀河映像。」他表示,非常榮幸能夠和銀河映像出身的鄭保瑞導演合作,在雷米看來,港片在人物塑造方面更加豐滿、立體,能夠挖掘到人物內心的善惡兩面,所以才會出現《神探》、《魔警》、《暗戰》、《PTU》這樣的優秀犯罪電影。「尤其香港警察是影史中最鮮明的形象之一,其中的很重要的原因是觀眾看到的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個職業符號。」

細節凸顯人性

在雷米的小說創作中,他亦注重以各種細節來凸顯人物的「人性」,而非簡單地「善與惡」,尤其對反派人物的塑造,雷米更加註重「能夠反映內心真實需求的」細節描寫。在雷米看來,一個正面人物形象的可愛之處恰恰是他的缺點,也可能是笨拙之處。而反派人物也有他的疼痛,也有他的軟弱,甚至有他內心人性本能閃耀的時候,「反派人物雖有罪行,但首先要很堅定地肯定他首先是一個人,有他的多面性。」

雷米一直堅持懸疑小說也承載着文學作品的天然使命,是他與世界溝通的方式,也是其自我表達的方式,「作為寫作者,也會在作品中夾帶私貨,融入自己對社會的看法。」

他並在採訪中透漏,其早先出版的《殉罪者》如今已再版,並改名為《執念》,《執念》這部小說中有一個彩蛋,「就目前我所接受到的反饋,只有一個讀者發現了彩蛋。這個彩蛋其實傳達了我對一種社會現象的看法,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再去找找看。」雷米同時表示,之所以在再版時改名,是因為他覺得小說中的人物都因為各自的執念才有了後面的一系列故事,「換成這個名字更能體現我原本的創作意圖和想法。」

雷米說,懸疑小說不應該僅僅是完成一場智力遊戲,而是能夠觸發大家的思考。有一些讀者曾說,雷米是個預言家,其小說中描寫的一些社會現象都在社會生活中有所反映。但雷米知道自己並不是預言家,「這些現象早就存在,只是我關注到了。」

懸疑小說多數描寫的都是犯罪,「那些現象既是極端的社會表現,也是一種極端的人性表現。」在雷米看來,懸疑小說亦能夠讓讀者在直面現實時能夠更多地去思考內心,去思考自己與社會的關係。

寫作是業餘生活調劑

雷米身兼三職——警察、教師、寫作者。他對這三重身份的排序是,警察第一位,教師第二位,最後才是寫作者。「首先是警察的身份,我的所有工作,包括寫作,都要圍繞着這樣一個職業展開;其次是教師,這是我最日常的一份工作。寫作也是在處理完所有工作之後才進行的。」

寫作對於雷米而言是一項業餘時間從事的事情,是他和世界溝通的一種途徑而已,他也並不打算讓寫作佔據生活的全部。

在教學過程中,雖然有不少學生是「慕小說或者影視之名而來」,但雷米從來不會在課堂上講他的電影或者小說。「我不希望學生們把注意力放在我作為寫作者這樣一個身份上,而是希望他們把精力放在課堂本身。」但是雷米為了鼓勵學生們好好學習,他會用「簽名書」作為獎勵,「每到期末,我都會買上三四十本書簽名送給成績優異的學生。」

也正因為寫作被排在最後,因而雷米的寫作時間無法得到充分保證,「我寫作很慢,大概兩年時間才出一本書。平時寫的少,寒暑假是很好的創作時間,這次疫情居家也讓我有了大把時間去創作。」雷米說,目前他正在寫《人魚2》,之後可能會寫一部科幻小說。

懸疑小說應當「腳踏實地」

談及本人最喜歡的懸疑寫作者,雷米推薦的是挪威的尤·奈斯博。「我始終覺得懸疑小說應當是腳踏實地,有一定真實性作為基礎,能夠給讀者身臨其境的感覺,有極強的代入感和真實感。」

在雷米看來,讀者關注的並不僅僅是案件是怎麼偵破的,謎團是怎麼破解的,而是關注裏面的人物生活,「一部好的懸疑小說或者影視劇其看點不僅僅是案件偵破,而是各方角力,或者各地司法系統的運作與設置。」

近幾年懸疑類影視作品火爆,「這些爆款多是通過原著小說改編的,這對於原著小說是一個很大的鼓勵。」雷米坦言,因為疫情原因,現在影視介面臨一些困難,但是真正優秀的作品,都會有出頭之日,他也樂見志同道合的年輕朋友願意去從事懸疑小說創作,「目前對於創作者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時期,希望這種狀態能夠持續下去,能夠看到越來越多優秀的作品和作者。」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