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烏克蘭危機揭穿西方社交媒體「三大陷阱」,對中國有何啟示?

烏克蘭危機引發了一場空前的「信息世界大戰」。在這輪驚心動魄的國際較量中,推特、臉書、優兔等西方社交媒體不僅成為各方角力的戰場,更是化身操盤控局的「參戰方」,充分體現出規則制定權和平台主導權在社交媒體時代的關鍵作用,但同時也暴露出西方社交媒體和新自由主義新聞理論的「三大陷阱」。

散播謠言、顛倒黑白、封鎖打壓……社交媒體儼然成為了美國操縱俄烏衝突的「遙控器」。 (漫畫 | 劉蕊)

西方人常說,網絡空間無國界,社交網絡是全球「觀點自由市場」,只要不犯法,任何人都有權直言不諱,讓不同觀點去交織碰撞、優勝劣汰。西方社交媒體平台也自詡「技術中立」的網絡服務提供商,高舉「言論自由」大旗裝扮公允。

然而烏克蘭危機中,西方社交媒體徹底撕下了中立的假面。美西方政客和輿論稍一施壓,數字巨頭們迅速自覺響應:臉書在歐盟各地屏蔽俄羅斯官方媒體,停止俄羅斯廣告投放,並為反俄暴力仇恨言論「開綠燈」;優兔在全球範圍屏蔽俄羅斯官方媒體,刪除了上千個涉俄頻道和上萬個視頻……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022年4月9日報道,在谷歌翻譯程序輸入「dear russians(親愛的俄羅斯人)」時,英語輸入欄出現了「或許,您指的是dead russians(死去的俄羅斯人)」字樣。

美西方嫻熟操弄社交媒體平台策動輿論戰,密集發布戰事情報、直播戰場態勢、動員全民參戰、呼籲國際制裁,並高唱起封聖讚歌,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加冕為好萊塢式的抗俄英雄。

白宮專門召開電話吹風會,指導30位TikTok頂流網紅學習美國關於烏克蘭危機的「官方口徑」,並與非營利組織「Z世代變革」合謀散布單方面信息,毫不掩飾「帶節奏」「拉偏架」。

美國白宮於2022年3月10日舉行簡報會,向大約30名在美國TikTok視頻平台頗具影響力的視頻博主通報俄烏戰事情況。

在社交媒體平台推波助瀾下,美西方版本的反俄仇俄敘事通過圖文、視頻、直播等形式擴散全球,並在算法傾斜和高頻投送加持下對各國網民開展「地毯式」轟炸洗腦,成功煽起針對俄羅斯的政治狂熱。繼冷戰時降下反蘇反共的「政治鐵幕」後,美西方這次在數字疆界又築起了挺烏反俄的「信息鐵幕」。

事實證明,素日裏談笑風生的硅谷精英們絕不是信仰「科技無國界」的救世主。他們執掌的「藍色小鳥」不是幫助普通民眾暢所欲言的信使,而是國家機器發動輿論戰的炮彈,外殼上密密麻麻烙滿了國家利益和意識形態標識。

上世紀末,為鼓勵互聯網發展和維護所謂「言論自由」,西方國家紛紛立法,允許傳播平台不必為其用戶的言論負責。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美國《傳播凈化法》第230條:「任何交互式計算機服務的提供商或者用戶不應被視為另一信息內容提供商提供的任何信息的發布者和發言人。」

2021年2月,美國邁阿密法學院教授弗蘭克斯在節目中表示,社交媒體平台可以為了增加用戶參與度和盈利為所欲為,而不用考慮法律責任和可能帶來的負面後果,這種無節制的豁免權需要得到改變。

憑藉平台免責論這張「免死金牌」,各大社交媒體平台不斷野蠻生長,任良莠不齊的信息在網絡空間魚龍混雜。2018年,臉書CEO扎克伯格就曾表示,臉書沒有義務刪除「否認猶太人大屠殺歷史」的帖文,引發國際輿論軒然大波。

信息爆炸時代也帶來網絡暴力、仇恨言論、假新聞等「信息疫情」的大暴發。烏克蘭危機所引發的「信息海嘯」更是扯下了社交媒體公司最後的「遮羞布」。

大量移花接木、斷章取義甚至血腥暴力的虛假信息「滾雪球」般傳播放大,真假難辨的「軍事秘密」層出不窮,「基輔幽靈」「蛇島十三勇士」和「假澤連斯基」等畫面廣為流傳。俄羅斯聯邦社會院數據顯示,約每20分鐘就會出現100條新的關於衝突的假消息。麻省理工學院調查稱,假新聞由於具有更大煽動性,其傳播速度能達到合法信息的6倍。

社交媒體平台憑一己好惡掌控信息生殺大權,導致虛假信息傳播的速度比真相更快。

信息混亂失序之下,各國政府和民眾的反思聲音漸漲,不少人開始質疑平台免責論的法理基礎。連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都曾發推高呼:「廢除第230條!」於是硅谷巨頭們畫風突變,開始承擔更多「社會責任」,擔任起「思想警察」。

臉書母公司Meta聲稱成立了專門團隊跟蹤假新聞傳播,並與「獨立事實核查員」合作放大「權威信息」。推特和優兔也公布了規範虛假和誤導內容的「具體舉措」,以此對一些虛假宣傳賬號作出刪帖或封禁處理。

然而,西方社交媒體匆匆掀起的這場「打假」行動,表面上是加強平台自我規範,實際上卻是升級版的精準導向審查。比如推特為俄羅斯官方賬號加註警示標籤並大肆「限流」,甚至不忘捎帶上中國、伊朗等「敵國」,卻對BBC、CNN等屢屢被實錘的真正造假媒體開綠燈。

說穿了,美西方才是嚴格實行新聞審查和管制的「利維坦」,採取雙重標準評判孰是孰非,根據一己好惡屏蔽和打壓不同聲音,目的無非是維護自己的輿論霸權。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面對美西方高烈度反俄信息攻勢,俄羅斯也火速立法反制假新聞,劍指西方社交媒體平台,吹響了反抗數字霸權的又一聲號角。未來,一定會有更多國家揭竿而起。

10餘年前,新一代社交媒體誕生之初,搭乘經濟全球化「快車」滿世界攻城略地,力圖打造四通八達的信息帝國,實現「國家日益融合、價值觀日益同化」的地球村願景。

但一場烏克蘭危機讓人看到,國際輿論場被人為撕裂,傳播全球化的夢想化為泡影。美西方在祭出經濟制裁大棒,將全球化「武器化」的同時,又操縱科技巨頭將網絡化「武器化」。西方社交媒體先手封禁俄方賬號、打壓挺俄言論,企圖將俄羅斯排除出全球傳播版圖。

美西方早已被冷戰思維、零和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圍困在了自己編織的「信息繭房」之中。 (漫畫 | 劉蕊)

俄方以牙還牙,果斷封禁臉書、推特、照片牆,要求優兔、Telegram等在俄境內屏蔽反俄信息,同時力推VK、RuTube、Yappy等本土社交媒體平台。照片牆在俄羅斯被封當日,VK用戶量猛增8.7%,總用戶突破5000萬人。

印度也對西方「黑客帝國」的數字霸權心存芥蒂,擔心西方平台隨時卸磨殺驢,因而積極扶持Koo等本土社交媒體平台。

即便在西方大平台上,各國輿論對烏克蘭危機的看法並非隨美西方亦步亦趨。大量南亞、中東和非洲網民在推特力挺俄羅斯,一度將「我支持普京」「我支持俄羅斯」話題推上熱搜,逼得推特以「協助造謠」為由封禁了上百個印度個人賬號。但全球社交媒體平台上涉烏克蘭危機始終存在巨大「東西方溫差」。

2022年3月3日,印度推特用戶打出的「我支持普京」等tag登上了12個國家及地區的推特熱門趨勢,其中全球榜為第25名,印度榜第1名。

值得注意的是,俄烏駐外使領館和雙方媒體還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廣大非西方世界社交媒體平台掀開罵戰。中國網友不禁感嘆,俄烏衝突的戰場不僅在頓巴斯,更在萬里之外的微博。

各國政府出於不同立場,密切跟蹤社交網絡輿情並嚴加監管,社交媒體平台逐漸走向本土化、碎片化。《華爾街日報》評論稱,烏克蘭危機加劇全球數字民族主義滋長,「分裂的互聯網」(splinternet)正成為現實。

社交媒體愈發受到地緣政治事件影響,科技企業也被美西方要求在俄烏衝突中有所表現,「網絡分裂」正在走向現實。

那麼,西方社交媒體變局對中國有何啟示?

伴隨着「三大陷阱」圖窮匕見,西方主導的國際社交媒體輿論場進一步走向極端化、民粹化,各大網絡科技公司今天對俄開打信息戰,明天也可能成為對華新型輿論戰、心理戰的幫兇。

西方輿論充滿了各種謠言、陰謀論和虛假信息,導致國際輿論場被嚴重污染。

近年來,臉書和推特屢次以「虛假宣傳」為由無端刪除中國賬號。TikTok在海外謹慎運營,但仍屢遭美西方政府和科技企業打壓脅迫。

烏克蘭危機中,美國利用社交媒體平台炒作涉華虛假信息,千方百計將矛頭指向中國。境外反華分子也在美國政府和各大社交媒體暗挺下辦起所謂「大翻譯運動」,片面截取、惡意炒作國內網民言論,將個別過激言論上升為國家、民族和制度的「劣根性」。

就在幾天前,谷歌及優兔還公然關停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候選人李家超的競選賬戶,赤裸裸違背其標榜的「言論自由」,不惜充當「以港製華」的急先鋒。

烏克蘭危機已然撬動新一輪互聯網和國際傳播格局嬗變,全球互聯網空間「三不管」、西方社交媒體巨頭肆意圈地殖民的「狂野西部」時代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主要大國劃清數字疆界、開展明爭暗鬥的「戰國時代」。

據報道,美國國務院正在加緊研究設立網絡空間與數字政策局,明確將利用網絡空間和數字技術擴大美式價值觀的全球影響。

美國作為社交媒體的發源地,坐擁技術優勢與媒體話語權,長期以來一直試圖利用社交媒體對外輸出美式價值觀。

然而,國際社會正在逐漸讀懂西方社交媒體的政治本性,看清裹着數字外衣的西方「普世價值」。世界亟待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傳播新秩序,「覺醒力量」呼喚提升規則制定權和平台自主權。

變革浪潮已風起雲湧,中國斷然不能缺位失聲。

(來源:微信公眾號朝陽少俠)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