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藏5600噸凍肉 警方食環署聯手破歷來最大非法凍房

落馬洲米埔隴路105號一個露天貨櫃場的貨櫃內藏有逾5,600噸凍肉,市值達20億元(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香港文匯報記者 蕭景源)粵港執法部門繼續聯手打擊粵港水域猖狂走私凍肉活動,黑幫走私集團的財源和貨源遭受痛擊,而本港的可疑凍肉儲存黑點越查越大。香港警方昨日表示,聯同食環署前日在落馬洲一個露天貨櫃場破獲無牌凍房,以涉嫌經營無牌凍房罪名拘捕一名黑幫背景男子,在200多個貨櫃內檢獲逾5,600噸來自南美和德國的各類凍肉,市值超過20億元,為歷來最大規模的非法凍房。食環署人員通宵點算及檢測,初步確認當中70噸凍肉無衞生證明書,需要銷毀。警方表示,將循走私和凍肉流向等方面調查,不排除更多人被捕。 

警方昨日召開記者會介紹,涉案無牌凍房位於落馬洲米埔隴路105號一個佔地約20萬方呎的露天貨櫃場,今年6月1日開始營運。警方根據情報及深入調查後,前日早上聯同食環署人員搜查貨櫃場,在200多個有冷凍功能的貨櫃內,發現儲存大量豬、牛、羊及動物內臟等,以每個凍櫃可存放約25噸、貨值800萬至1,000萬元凍肉計算,現場凍肉數量逾5,600噸,市值超過20億元。

最少已確認有70噸的凍肉無附有衞生證明書,稍後將銷毀(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70噸無衞生證明將銷毀

元朗警區刑事總督察連健德表示,自新冠疫情爆發導致兩地口岸加強管控後,相信有不法之徒利用香港進口凍肉的優勢,暫時將凍肉儲存在這類無牌凍櫃,由於檢獲凍肉數量龐大,不排除涉及走私集團,警方調查重點包括凍肉流向等。

食環署人員經調查後,以涉嫌無牌經營凍房罪名,拘捕貨櫃場一名董事。食環署人員初步檢查相信,各類凍肉來源地包括德國、智利及澳洲等,最少已確認有70噸的凍肉無附有衞生證明書,稍後將銷毀。食環署人員仍進行檢查及點算中,相信「問題凍肉」數量會進一步增加,尤幸暫時未有發現有「問題凍肉」流入本地市場。

警方與食環署人員搗破涉嫌以露天貨櫃場經營的無牌凍房(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被捕董事有黑幫背景

被捕男子姓王(34歲),為涉案貨櫃場董事,有黑社會和×和背景。他被控以一項「經營無牌凍房」罪,案件將於11月5日在粉嶺裁判法院提堂。根據《食物業規例》(第132X章),無牌經營凍房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5萬元及監禁6個月;根據《進口野味、肉類、家禽及蛋類規例》(第132AK章),任何人輸入野味、肉類、家禽或蛋類,必須提供來源地有關當局簽發的衞生證明書或食環署的事先書面准許。違例者一經定罪,可被罰款5萬元及監禁6個月。

食環署元朗區署理衞生總監廖國偉表示,食環署提醒業界人士必須遵守規定,切勿進口或售賣來歷不明及無附帶衞生證明書的肉類及家禽產品,市民應向持牌及信譽良好商舖購買肉類及家禽產品,政府會繼續採取嚴厲執法行動,打擊無牌經營食物業,以保證食物安全及公眾健康。

據了解,香港西部水域海上走私活動猖獗及嚴重威脅海上安全,當中以超級「大飛」走私凍肉尤為猖獗,上月25日更發生走私凍肉「大飛」撞翻水警小艇,高級督察林婉儀墮海殉職。警方情報顯示,本港三大黑幫瓜分向內地走私凍肉的勾當,每年走私凍肉市值達70億元,兩地執法部門正全力緝兇及打擊海上走私活動。

香港警方由9月底開始聯同海關、食環署、衞生署、地政總署及政府飛行服務隊,在本港不同水域及地區進行一連串巡查及執法行動。本月初在屯門龍鼓灘搗破黑幫新×安操控的凍肉貨櫃場,檢獲1,700噸懷疑走私凍肉,總值逾5億元;另於全港不同地點共扣查逾50艘大馬力走私快艇。

記者手記|私梟亡命牟利 食品安全堪虞

凍肉走私近十年屢禁不絕,走私凍肉集團在粵港兩地招攬人馬,更加配備海陸高速物流,將走私凍肉快速發往全國各地。這些未經檢疫的凍肉可能在外國已冰凍數年,而凍肉在運送途中,由海路和陸路幾經周折,難以一直保持安全的冷凍溫度,很多走私凍肉化凍後再冷凍,滋生大量腐敗細菌,被送上餐桌後直接威脅民眾健康。

據廣東省公安廳早前通報,今年4月至8月,廣州、佛山、韶關等地已檢獲走私凍品共計1,800多噸,包括豬牛羊雞肉、豬蹄、豬耳、雞爪等。可見走私凍肉嚴重程度。而今年初廣州警方於新塘鎮東江支流沿岸一帶,發現來自香港的走私凍肉窩點,由於香港凍肉進口免稅,該走私集團先將凍肉由全球進口至香港囤積,再使用快艇經東江及支流偷運至增城新塘、東莞等地上貨,然後在增城中轉陸上物流,發售至全國各地。

內地凍肉關稅率八成

內地對進口冷凍肉類食品的監控非常嚴格,必須符合相關法律規定及食物安全標準,同時更須繳交最高達貨值近八成的關稅,如100萬元凍肉須繳付80萬元關稅,相反香港對進口凍肉零關稅,私梟由外國將凍肉進口到香港,再到岸上找隱蔽的露天「凍房」儲存,再找機會化整為零,走私往珠三角地區甚至內陸城市銷售,賺取高利潤。

在香港,當凍肉上岸儲存,根據法例要在72小內向食環署提交入口及衞生證明,但往往私梟快速轉移貨品,或者收藏在偏僻地點,令巡查及檢控增加困難,因此很多大型的違法凍房往往隱於新界的貨櫃場上,加上踏入秋冬「打邊爐」旺季,凍肉製品需求大,執法人員相信仍有不法凍房早已入定貨,伺機走私返內地。

岸上凍肉多難證走私

活躍粵港西部海域的走私活動,幕後由香港三大黑幫操控,並盤踞昂船洲公眾貨物裝卸區、荃灣醉酒灣公眾貨物裝卸區及新油麻地公眾貨物裝卸區,合法運輸凍肉,但上岸後再迂迴利用大飛走私到內地,凍肉自外國進口香港後,私梟就會放入冷櫃貨場,再用躉船或漁船運出海等大飛接貨,由於難以證明凍肉在岸上和在香港水域內的船上儲存屬犯法,私梟往往利用這個空間,爭取最後3分鐘,用大飛載貨高速駛向內地水域,令香港水警或海關追截時已來不及。

即使懷疑某貨櫃場「凍房」儲存的凍肉數量可疑,也難以證明是走私,以牌照及衞生方面的條例檢控,對私梟欠缺阻嚇力,走私集團只需付安家費找人看貨,現時執法部門的策略是盡量利用現有法例,令可疑的凍肉無法流出市面,只要涉案者無法按法例交出相關證明,便可扣查凍肉,對私梟的供貨鏈造成打擊。

陳克勤:源頭搗破減海上緝私壓力

民建聯副主席、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陳克勤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查詢時表示,警方聯同食環署破獲一個無牌凍房檢獲多達20億元的凍肉,凍肉數量之大,不禁令人懷疑是準備走私往內地。他重申,要有效打擊走私活動,不能單靠在海路或陸路邊境堵截,還需要從源頭等多方面展開工作,如情報方面需要與內地執法部門緊密配合,加強巡查目標地點、部署埋伏經常有走私貨物上落黑點執法等,透過不同層面打擊走私。

至於以「經營無牌凍房」名義來對懷疑走私凍肉貨倉執法,是否反映現時香港打擊走私凍肉的法例不完善或有漏洞,陳克勤不同意此說法。他表示,早前亦曾就打擊走私活動執法問題向特區政府保安局查詢,所知現時執法部門要檢控走私罪行,並非一定需要在邊境範圍船上或車上人贓並獲;相信執法部門以經營無牌凍房罪名,向懷疑走私集團凍肉倉庫採取行動只是第一步,其後人員會繼續搜集更多相關證據,當所有證據串連一起便可作出走私相關罪行的檢控。

至於用什麼法例進行檢控,需由相關執法部門作出決定,但他支持以刑罰較重的法例作出檢控,以收阻嚇作用。

編輯: 輕雲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