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病毒出現時間不斷提前 究竟誰是美國「零號病人」?

將病毒溯源政治化,美國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美國報告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是2020年1月21日。然而隨着更多信息被民眾、媒體人等披露,新冠肺炎疫情在官方報告前就已經流行。究竟誰是美國的「零號病人」呢,新冠病毒出現在美國是在什麼時間?美國多人現身說法,這個時間點不斷提前。

2021年6月15日,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數據指出,通過對2020年初從美國各地收集的2.4萬份血液樣本檢測發現,部分樣本出現新冠病毒抗體。該研究院表示,這說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已經開始在美國傳播。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報道:一份來自馬薩諸塞州的血樣顯示(2020年)1月8日新冠抗體檢測為陽性,說明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就在這裏開始傳播了。

一位來自底特律的居民在社交媒體確認,他的兒子在2020年12月患了病毒性呼吸道疾病,兩肺都有肺炎。而且2019年他兒子捐獻的血樣顯示有新冠抗體,因此他100%確信兒子當時得了新冠肺炎。

一位美國網友則表示,他在確信自己在2019年11月底就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在社交媒體發文說,「我病了將近3周,渾身無力、呼吸困難、咳嗽嚴重。這是我從未有過的經歷。而我的新冠病毒抗體檢測為陽性。」

2020年4月底,時任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梅爾哈姆也曾現身說法,認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經感染新冠病毒。直到新冠肺炎疫情在新澤西州暴發,他才滿懷疑惑地去做了血液抗體檢測,結果顯示他體內已有新冠病毒抗體,且抗體已存在較長時間。

時任美國新澤西州埃塞克斯縣貝爾維爾市市長 邁克爾·梅爾哈姆:我當時發高燒、疼痛、發冷、酸疼持續了有一個月,感覺很難熬。很顯然,並不是只有我認為自己(2019年)11月就感染新冠肺炎。

一名華盛頓居民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我的妻子和醫生都確信我在2019年10月1日得了新冠肺炎。那太可怕了,當時他們不知道那是什麼。我在重症監護病房中被隔離了10天,血氧含量低,(肺部)X光片如粉碎狀玻璃,他們多次檢測都無法確定病毒和細菌性肺炎。」

一名來自佛羅裏達州的用戶則寫道,「我的兩名祖父母2019年死於一種醫生們從未見過的肺炎。2019年10月,我妻子和我也病得非常厲害,病了大約一個月。我們的症狀和新冠肺炎的症狀一樣,但是我們被反覆告知新冠直到2020年才出現。」

2020年3月20日,華盛頓調查記者喬治·韋伯在視頻社交媒體中指出,參加2019年10月武漢軍運會的美國運動員瑪特捷·貝納西可能是最初引發疫情的「零號病人」。儘管此後貝納西出面接受採訪否認了這一說法,但諸多疑點作為疫情溯源的重要線索,卻被美國媒體一帶而過,刻意迴避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記者 蘇利文:你能告訴我,有沒有真憑實據證明貝納西就是你所描述的新冠病毒零號病人?

韋伯:是的,我必須要有實質性的證據,但是信源不便透露。

記者:具體來說瑪特捷·貝納西,你怎麼知道貝納西得過新冠並且有抗體?你怎麼確定?

韋伯:我在貝爾佛阿堡社區醫院有線人,也就是某些人所說的貝納西工作的地方,她檢測出新冠陽性。

俄羅斯專家批評美國將新冠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

近日,俄羅斯外交智庫機構、俄國際事務理事會網站上發表名為《美國與新冠病毒溯源:一個偽議程》的文章,批評美國將新冠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

文章作者、俄國際事務理事會主任科爾圖諾夫是俄羅斯著名國際問題專家。他在文章中寫道,當前美國宣稱的中國應對新冠病毒傳播負責的言論完全是謊言。文章指出,新冠病毒暴露出美國衞生體系的一系列基本問題,包括各州政府間缺乏協調、社會群體在疫情期間的不安全感、很大一部分人對政府的信任度持續降低、醫療服務費用高昂等。文章認為,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不應在國外尋找替罪羊,而應專註於解決這些問題。對中國的瘋狂攻擊無助於解決這些系統性問題,相反認真和公平地研究疫情期間中國國家公共衞生系統方面的經驗可能會有所幫助。

科爾圖諾夫注意到,美國在抗擊疫情方面的失敗使外界對美國繼續扮演全球領導者的角色產生了懷疑,儘管美國媒體在其全球防疫排行榜中將美國列為世界第一,但這樣的評級只能讓人發出諷刺性的微笑。文章說,美國政府試圖通過信息戰打擊中國以實現政治目標的企圖不會得逞,此舉無論是對美國還是對世界其他地區都百害而無一利。

(來源:央視新聞)

編輯: 秋姜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