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菲媒深挖2019年美國疫情時間線 多個環節「細思極恐」

菲律賓媒體《馬尼拉時報》8月7日、8日連發兩篇評論文章,作者毛羅·賈·薩蒙特稱「德特里克堡正散發着惡臭」。作者深扒美國2019年疫情暴發的時間點,稱多個細節令人生疑,德特里克堡是新冠病毒起源地的說法越來越可信。

美國德特裏克堡

2019年7月美社區呼吸道疾病暴發與8月德堡關閉有何關係?

薩蒙特表示,2020年9月,他的朋友阿道夫·奎松·帕格利納萬出版了一本名為《種族主義沒有疫苗》的書,不僅描述了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和前國務卿蓬佩奧在當年11月總統大選前如何將病毒政治化,還展示了2019年12月中國(特別是武漢)確認發現新冠病毒之前報紙和電視有關美國疫情的報道年表。

書中提到美國發現新冠病毒最早的報道出自美國廣播公司(ABC)旗下的WJLA-TV。2019年7月11日,WJLA-TV報道稱,美國弗吉尼亞州北部距離德特里克堡不遠的一個退休社區暴發「呼吸道疾病」後,有2人死亡,18人住院。ABC報道指出,該疾病發生於2019年6月30日。

帕格利納萬發現了更多令人驚訝的細節。書中寫道,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衞生局表示,「從6月30日開始,斯普林菲爾德的「綠色春天」(Green spring)退休社區有54人出現了從咳嗽到肺炎的呼吸道症狀,持續了11天。這些症狀包括發燒、咳嗽、身體疼痛、喘息、聲音嘶啞和全身乏力。」美國《華盛頓郵報》也報道了此事。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費爾法克斯縣衞生局流行病學和人口健康主任本傑明·施瓦茨主任說:「初步拭子測試顯示,那些感染者普通病毒或細菌的檢測結果呈陰性。」然而,到7月15日,已有3人死亡,23人住院,數十人患病。感染還蔓延到了「綠色春天」退休社區的員工,該社區19名僱員受影響。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於2019年7月12日向馬里蘭州弗雷德裏克的德特里克堡發出了一封關注函,三天後又發出了關閉令,難道這純屬巧合嗎?最終,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在當年8月關閉。

美國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確診時間遠早於2020年1月

薩蒙特還引用了菲律賓政治評論員赫爾曼·勞雷爾一篇文章的內容,文章提到,美國於2020年1月21日報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患者是一名35歲的美國公民,他曾從中國武漢趕回華盛頓州的家中。這名患者的症狀出現日期是2020年1月19日。而在美國首批發現的12例病例中,另外兩名患者的症狀出現日期是2020年1月14日。

據彭博社2020年12月1日報道,直到2020年晚些時候,CDC的研究人員才發現,美國幾個州的患者感染新冠病毒的時間遠遠早於2020年1月。

勞雷爾稱,「這進一步證明冠狀病毒在中國報告首批病例前幾周就已在全球傳播。」

薩蒙特表示,2019年武漢暴發疫情時,一位消息人士向他提供了這樣的信息,即新的病原體是實驗室製造的,據說得到了CDC的批准,且CDC將病原體提供給德特里克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進行增殖。隨着人們對德特里克堡爭議的興趣重燃,他早期對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看法可能被證明是正確的。

曾因新冠肺炎疫情被封鎖超過兩個月的武漢已恢復往日的生機

精神控制藥物試驗、炭疽病毒洩漏……德堡藏了多少秘密?

薩蒙特8日在另一篇評論文章中再次引用菲律賓政治評論員赫爾曼·勞雷爾文章中的一段話,稱「最耐人尋味的報道之一是關於其他國家很早出現的『奇怪的流感』以及諸如『電子煙死亡』之類的神秘問題。」這些報道是2019年年中從美國傳出的,疑雲均圍繞着德特里克堡。

更令人驚異的報道接踵而至,比如美國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長邁克爾·梅勒姆承認,在2019年11月患上嚴重的流感樣疾病數月後,他的新冠肺炎抗體檢測呈陽性。而此前他一直被診斷為感染了流感。緊隨其後的是CDC前負責人羅伯特·雷德菲爾德,他於2020年3月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承認,一些曾被認為死於流感的人被追查發現死於新冠肺炎。

但是,薩蒙特稱,為什麼每次德特里克堡在新冠病毒全球傳播中可能扮演的角色受到質疑時,都會出現被避而不談的情況呢?

根據勞雷爾的說法,因為歷史和使命的性質,德特里克堡是許多問題的中心。它曾與臭名昭著的二戰期間發動細菌戰的日本731部隊勾結,接受日本生化實驗的全部數據,庇護日本生物武器戰犯。德特里克堡還與秘密的MK-ULTRA項目中的精神控制藥物試驗、炭疽病毒洩露、埃博拉病毒和天花試驗等聯繫在一起。

勞雷爾說,德特里克堡「太危險了」,它不能被一直保密下去。此外,2019年夏天,德堡附近「綠色春天」退休社區暴發疾病,導致5名老年人死亡。記者試圖採訪附近的居民,但這些居民卻似乎被下了封口令拒絕接受採訪。

中國成功控制新冠疫情與美國甩鍋推責形成鮮明對比

中國網民聯名請願,要求調查德特里克堡。薩蒙特表示,看到已經有超過2490萬個簽名的請願書,他想到了成千上萬的菲律賓人。他認為,菲律賓人也必須有機會向世界衞生組織請願,將德堡的謎團公之於眾。這是國際社會新冠病毒溯源取得進展的唯一途徑,而不是像美國一些人堅持的那樣,通過向世界衞生組織施壓,以避免對他們自己可能存在的問題進行審查。

世衞組織的彼得·本·恩巴雷克博士表示,新冠病毒極不可能起源於中國武漢。世衞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曾表示,世界應該感謝中國迅速採取行動,將疫情控制在本國範圍內。

國際媒體於2019年12月報道了武漢的疫情,但早在同年9月,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國就出現了有記錄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所有這一切都表明,新冠肺炎在登陸中國之前就已經掀起了浪潮。

然而,儘管美國一直在推卸責任,但中國確保與世衞組織合作抗擊這一流行病。如果中國沒有這樣做,更嚴重的後果可能會降臨到世界所有人的頭上。

薩蒙特稱,所有這些情況和由此產生的問題不得不讓我們認為,德特里克堡必須成為下一個病毒溯源調查的重點。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