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屈穎妍講你知 | 教育 是鴨子游泳

2014「佔中」那年,許多人說,香港之弊,弊在教育,小修小補已無濟於事,沒有大刀闊斧的大改革,香港教育會一直沉淪下去。

一講,又七年了,剛剛好一代人,「佔中」那年唸中一的,今年大二了。別說大改,連修補縫針都沒有,只動了一丁點通識。

教育問題,像鴨子游水,表面悠閒,水底卻是在拚命。

大家都說,教育太複雜太廣闊,一定要從長計議。但,開始「計」了嗎?「議」過了嗎?

幾困難的問題,只要開始,就有希望;同理,幾簡單的事,只要不開始,就永遠不會成功。

難怪,愈來愈多朋友在思索,是否該把孩子送走?內地也好、外國也好,總之,用腳對香港教育投下不信任一票。

教育局數據顯示,截至今年六月,公營中小學有近8000人退學,雖然大部分退學原因都是移民,但也有選擇內地或海外升學。家長都說,離開,是為了孩子,因為實在對香港教育失望失信心。

朋友告訴我一段教育學院畢業生的對話,A畢業生說:「我被兩間學校取錄了,一間是band 1 名校,一間是band 3屋邨學校,該選哪間好?」B畢業生回答:「梗係教band 3,教band 3唔使帶個腦返工。」

聽到,能不驚訝?

這年多,因為疫情,大部分大專院校都上網課。大專大學跟中小學不一樣的地方,是有兼職講師,這些老師的薪金都是按時薪計算,於是出現一個問題,就是講師「呃鐘」。

有大專院校疫情期間因關閉了實驗室,取消了實驗課,但卻有兼職講師把實驗課的鐘錢報上去領工資,有同事認為這屬行騙,院校負責人卻不了了之,「呃鐘」教師仍獲續聘。連教師失德行為都不介意,我們對香港教育還能有什麼期望?

朋友在職訓院校任教,他說好多教師連自律能力都沒有:「學校返工不用打卡,於是,十點半前,教員室水靜鵝飛,十點半開始有人,十一點半準備吃午飯,兩點半吃完回來,四點後基本上走清光……好多所謂博士,給學生留個手機號碼就溜掉,說你們24小時都可致電,當然,要找他,是永遠找不到的。」

不能否認,香港仍然有好多有心教者,但當教育界充斥這種「搵食」教師,而當權的又不予以懲罰甚至淘汰,能叫有心人不灰心不死心?

教育,從幼稚園到中小學到大學、從制度到教材到教師,都是問題,不能修補,只能推倒重來,否則新一代問題孩子將再湧現。

編輯: 莫一傲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