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鄭赤琰:「佔領」「顏色革命」非「公民抗命」

鄭赤琰指出,「佔領」行動有三大盲點。香港文匯報資料圖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李自明)「香港大講堂」第四講主講嘉賓、前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系主任鄭赤琰2014年10月31日指出,香港的「佔領」行動並非西方的「公民抗命」,因為無論從行動宗旨、手段及最終目標來看,「佔領」行動均符合「革命」三個條件,批評行動旨在奪取香港管治權,手段充滿暴力,是實在的港版「顏色革命」。他又指,「佔領」行動有三大盲點,包括普選方案需要立法會通過,「佔領」者卻向中央提出要求,形同「敲錯門」。

由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智庫有限公司及香港文匯報共同主辦的「香港大講堂」系列主題講座,昨日在會展舉行第四講,並邀得鄭赤琰主講「顏色革命與香港違法『 佔中』行動」。其後,鄭赤琰與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楊耀忠、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院長顧敏康舉行高峰論壇。

符合「革命」三個條件

鄭赤琰在會上指出,西方的「公民抗命」不一定是革命,但目前在香港進行的「佔領」行動,正符合「革命」三個條件:第一,從宗旨來說,「佔領」行動目標是挑戰國家主權,「拿掉這個政權」,示威者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政改決定,即否定中央對香港定下具憲法效力的決定的凌駕性,另搞一套,所以是一場革命。

第二,從手段來說,「佔領」行動是暴力行為,因為「佔領」者不斷衝擊警方,就連警車及救護車進入特首辦也要檢查,侵害私人權利和社會經濟權利,與真正「公民抗命」的理念,例如不會否定法律、被捕時不反抗等,完全背道而馳。

第三,從最終目標來說,「佔領」行動完全不根據體制及香港基本法做事,最終目標是奪取香港政權。他解釋,「顏色革命」是源於二戰後,美國希望圍堵前蘇聯及中國等共產國家,遂向周邊國家或地區下手,但「公民抗命」是用以反對不公義的事情,而反對派提出所謂「真普選」,卻沒有具體定義,只是革命的做法和思維,「普選就是普選,沒有真假,拿個(真普選)樣板出來!沒有的話,談甚麼『真普選』,是想『撩交打』嗎?」

外國勢力乘亂介入

他續指,民主是歐洲人搞出來的,提倡公平、自由等理念,但認為每一個社會都不可能做到「平等」,如果有人相信,「不是天真就是白痴。」

鄭赤琰又說,「佔領」行動有三大盲點:第一,特首普選辦法是需要經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佔領」行動組織者只向中央提出要求,是「敲錯門」,沒有任何用處。

第二,「公民抗命」行動無法無天,損害他人利益,對社會造成重大破壞,「這不是普通的『公民抗命』應該做的」。第三,「佔領」行動有很多人「搭順風車」,暗指行動本身充斥政治投機者,以至有外國勢力乘亂介入。

對於有官員指外國勢力介入「佔領」行動,鄭赤琰指出,香港是外國間諜雲集的基地,其中美國駐港領事館的規模和人手是全世界最大的,由曾任外交特使的夏千福擔任總領事,違反國際慣例,質疑「佔領」行動涉及外國勢力。

美中情局在港十分活躍

他透露,香港回歸祖國前,長和系主席李嘉誠被美國中央情報局追蹤,有關文件多達1,800頁,原因是李嘉誠當時計劃購買巴拿馬運河港口管理權,但美國國會隨即召開會議表明反對,聲稱李嘉誠是「中共代理人」,可見中情局在香港十分活躍。

「親西方勢力」有組織有策劃

鄭赤琰又說,參與「佔領」行動的多是大學生,是「親西方勢力」的香港精英分子,質疑「佔領」背後有組織、有策劃。他坦言,雖然「佔領」行動已經「待不下去」,但特區政府不應「出手」,笑言「如果還繼續『佔領』,我會慢慢習慣。」

楊耀忠:示威者「貪勝不知輸」自殘

李煒(左一)主持高峰論壇,鄭赤琰(左二)、楊耀忠(左三)、顧敏康參與討論。(曾慶威 攝)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名譽會長楊耀忠2014年10月31日擔任高峰論壇講者,批評學聯提出「命運自主」、「港人自決」等口號,實際上就是「港獨綱領」,而策動「佔領」行動搞「港版顏色革命」。他認為,示威者「貪勝不知輸」,持續超過一個月的「佔領」行動已激起民憤,反對派的行為只會「搞死自己」,形同「自殘」。

鬧政府成本低 港人被洗腦

楊耀忠在論壇上指出,香港回歸17年來,反對派把所有問題歸咎於「政府唔掂」,「衛生、教育、經濟、房屋等問題,全部都是政府錯。」這些都是反對派灌輸予港人搞「顏色革命」的「思想準備」,企圖令市民遠離特區政府。

他笑言,「如果你日日睇報紙,以為香港真係水深火熱、跳樓都唔掂」,但事實上只是反對派不斷醜化特區政府,「因為鬧政府成本最低,香港人十幾年來被人洗咗腦」,誤導市民以為只要有民主,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口號「港獨綱領」 暴力煽「革命」

楊耀忠續指,學聯提出「命運自主」、「港人自決」的口號,實際上就是「港獨綱領」,企圖脫離中央實質管治權,搞「港版顏色革命」。他表示,「佔領」行動起初聲稱「和平」,但近期暴力場面愈演愈烈,質疑示威者「想迫政府開第一槍」,借機實現革命目標。

他強調,「港版顏色革命」不可能成功,因為「無理、無利、無節」。他指「公民抗命」主要是針對不公義的法例或政策,例如美國的種族隔離政策,但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香港政改問題的決定絕非「惡法」,而香港做到全民就業、有充分社會保障,根本不具備「革命」條件,是為「無理」。

楊耀忠說,示威者「貪勝不知輸」,「佔領」行動持續超過一個月,已激起民憤,批評反對派行為只會「搞死自己」,罷課、罷工形同「自殘」,是為「無利」。他強調,法治比民主更重要,呼籲「佔領」者盡快離開,「(特區)政府遲早都要清場。」

顧敏康:「愛與和平」糖衣包裝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院長顧敏康2014年10月31日在「香港大講堂」高峰論壇上表示,「公民抗命」有非常嚴格的定義,包括主要是針對不公不義的法例、要用盡一切可行方法才可實行,例如投票、司法覆核等,「這些事都未做,就早已經去『佔中』了」,同時亦不能侵佔他人的合法利益,但香港反對派的「佔領」行動,卻完全與「公民抗命」定義背道而馳,直斥「佔中三丑」戴耀廷用「愛與和平」的糖衣包裝「佔中」。

示威者不遵禁令 「罪上加罪」

顧敏康說,「佔領」行動聲稱的「和平非暴力」,早在「佔領」第一日已經不存在,例如示威者以雨傘作為武力,「哪裡還有和平與愛?」他指出,高等法院已頒發臨時禁制令禁止繼續「佔領」,示威者不單不遵守,更稱會在「適當時候」自首,「好像我去打劫,我還未搶完,等我搶完以後再去自首?」他批評反對派做法極為荒謬,是「罪上加罪」。

他又指,民主原則是包容妥協、少數服從多數,但「佔領」行為卻是少數人騎在多數人的頭上,「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哪有妥協?」他擔心若「佔領」行動持續下去,香港經濟會走下坡,希望「佔領」行動早日結束。

吳秋北陳仲尼:學聯要求不切實際

第四期「香港大講堂」座無虛席。(曾慶威 攝)

2014年10月31日舉行的「香港大講堂」第四講,全面探討大規模違法「佔領」行動。有份出席的工聯會理事長、「保普選 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吳秋北批評,學聯現時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香港政改決定,這是不切實際的。至於反對派計劃發動的所謂「變相公投」,更是內部「鬼打鬼」的把戲。他期望反對派回應逾百萬市民要求,「還路於民」。同場的考評局主席陳仲尼指,他明白學生熱情,但質疑學聯要求人大常委會撤回決定是「不可為而為」。

反對派所謂「公投」鬼打鬼

持續逾一個月的大規模違法「佔領」行動,涉及龐大資源及組織,惹來各方質疑。吳秋北昨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說,學聯現時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香港政改決定,這是不切實際的。至於反對派計劃發動的所謂「變相公投」,更是內部「鬼打鬼」的把戲,沒有任何實際作用。

吳秋北直言:「『變相公投』只是拖延時間。由於上次民主黨沒有參加『五區公投』,今次被『拖落水』。是次警方表現已經非常克制,特區政府已提出向港澳辦提交『民情報告』及建立『多方溝通平台』,這已是非常積極的回應。」他透露,大聯盟簽名行動最後階段,大聯盟將舉辦漁船巡遊,民建聯宣傳車更會走遍全港十八區。

陳:爭「公提」「不可為而為」

陳仲尼直言,他明白學生熱情,但學聯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決定,並爭取「公民提名」,這是「不可為而為」,質疑是否能夠取得成果,「全國人大常委會是最高權力機關,需要顧及13億人民,不可能撤回決定。」他並提到,早前有司機沒有停車熄匙,竟有人質疑警方在旺角沒有執法,令他感到非常悲哀,「法治是香港核心價值,整個『佔領』行動涉及香港深層次矛盾,未來應加強推廣香港基本法。」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