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來論|解決人才荒 打破香港「八達通式危機」的困局

文/吳傑莊

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明確支持香港發展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特區政府要全力發展和推動創科產業,保持香港的競爭力,除了要用好「一國兩制」優勢,鞏固好金融和貿易等支柱產業之餘,也為香港經濟發展創造新增長點,人才是發展創科的關鍵。然而,面對人口老化、生育率低、以至近年出現的人才流失問題,香港的發展遇上了新的瓶勁,甚至有倒退的危機。

還記得七年前,筆者以「八達通式」危機,隱喻香港社會的發展問題,撰寫過兩篇文章,提醒香港要把握機會。八達通的情況恰如是香港的縮影,香港往昔的光輝歲月和國際城市地位,在全球化的大趨勢如果未能進一步強化和提升固有優勢,不進則退,光環便會日漸消失。

回想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後,香港也不能獨善其身,當年特區政府為尋找經濟增長新動力,致力推動創科產業,藉以帶動經濟邁向更多元化發展,多年來各任特首也一直有決心推動,2015年更成立創新及科技局,負責制訂全面的創新及科技政策,結合「官產學研」,加速香港的創新、科技及相關產業的發展。

這幾年間,香港已出現了18間獨角獸公司,創科得到一定的發展。然而,創科產業對香港經濟的貢獻仍然有限,在2019年的增值額只有234億港元,僅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9%,僅僅高於2015年的0.7%,若論增幅雖然不少,但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仍低。香港的經濟仍舊要繼續依賴地產、金融業去「食糊」,這不單對香港的長遠經濟發展和競爭力不利,也會扼殺年輕一代的選擇,令他們失去發展空間。

事實上,科技人才是推動創科發展的關鍵要素,但香港一直沒有適切策略應對人才荒問題,令到香港近年的發展遇上了新的問題,情況嚴重甚至可能連多年來引以自傲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保不住。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在2015至2020年間,創科業界僱員人數增加20% 至 45,310 人,佔全港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只是由 1% 微升至 1.2%。儘管香港對創科人才需求殷切,但在提升人才供應方面一直落後於亞太區主要先進地區。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香港在2018年每一百萬名市民中,只有4,026名研發人員,明顯較新加坡、南韓和日本等亞洲鄰近經濟體遜色。

再加上人口急速老化、生育率持續下降、近年移居潮導致人才流失、以及全球爭奪人才,種種問題令到香港人才荒進一步惡化。香港的生育水平,在過去三十多年大致而言呈現下跌的趨勢。總和生育率下降至2019年的1. 05,至2020年更首度出現死亡人口多於出生人口的「死亡交叉」,生育率跌至歷史新低0.87,每名女性生育少於一個子女,出生人口跌破5萬。生育率不斷下降,不單令人口老化趨勢惡化,亦令本地勞動市場更為依賴外地來港的適齡工作人士。

近日政府統計處發表最新的香港人口臨時數字,2022 年年中為7,291,600 人,與2021年年中人口7,413,100 人比較,減少121,500 人,跌幅為1.6%。這已是香港人口連續第三年下跌,數字已跌至2016 年以來最低,響起了警號。

更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統計處的人口普查數據,香港15至24歲青年人口在過去幾年不斷下跌,由2011年的860,002人 (佔總人口 12.6%)跌至2016年的776,709人(佔總人口11.1%),到2021年仍持續下跌至585,165人 (佔總人口8.2%),十年內跌幅逾27萬人。而25至34歲人口在這十年間亦減少了超過5萬,佔比由2011年的13.9%下跌至2021年的約13%。 綜合15至34歲的青年群組,十年間人口下跌約33萬,這些都是勞動人口和推動產業和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

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香港的人力問題並非近這兩、三年受疫情和社會氣氛影響才出現,人力短缺和人才流失早已響起警號,根據《2021年IMD世界人才競爭力報告》,香港在「吸引與留住人才」一項的排名由第18位跌至第26位。

筆者從事創科業界多年,留意到過去一年時間,業界人才短缺現象十分明顯,一部份可能因為過去三年間疫情影響,一部份也可能是因為社會氣氛而對香港前景感到迷惘,引發移居潮,這無論如何也會影響香港推動創科產業,以至長遠的多元經濟發展。

多年來,香港自恃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擁有簡單低稅制度、背靠內地龐大市場、與世界聯通的國際化環境等等優勢,在吸引人才以提升競爭力上未夠積極,以至社會和經濟發展愈見捉襟見肘。筆者認為特區政府必須盡速檢討及重新制定全面的人口政策,為香港的長遠經濟及社會發展定下明確目標和注入新動力。

持續多年的新冠疫情對世界經濟帶來衝擊,全球各地已進入疫後爭奪人才戰。近日,新加坡就推出新的工作簽證「海外網絡和專業簽證」,明年一月起接受固定月薪至少三萬新加坡元(約近17萬港元)或以上人士申請,可申請五年工作簽證,另外薪金未達標的文化、體育、科技、學術人才,如有傑出成就,同樣可以申請新工作簽證。新加坡本來就有針對吸納境外人才的各種工作簽證入境計劃,現在更加着力,香港對吸引人才及挽留人才的工作實在不容怠慢。

筆者希望香港能夠解決人才荒的問題,打破發展困局,更希望將來不需要再一次引用「八達通式危機」這個比喻來談論香港的創科發展。新任特首李家超揚言要向外「搶人才」,我期望他在十月公布的首份《施政報告》在人才政策上有完整思路及行動計畫,而市民和業界也要一齊努力,配合政府政策,將香港發展得更好。

(作者為全國政協委員、立法會議員)

編輯: 長安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