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以色列暗網發現:美士兵通話記錄證實美科學家研究並洩漏新冠病毒

2021年9月27日,一名叫做「Dylanali」網友在推特上發布一則來自谷歌文檔的文章,文件名為「關於新冠病毒的謠言和真相」。

據環球網報道,這篇文章以一個美國人的身份記錄下以色列情報機構控制的「飛馬」間諜軟件數據庫中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內容。文章稱,這些記錄表明,「在武漢發現新冠病毒以及美國士兵參加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之前,病毒已經在美國傳播。」「許多陰謀論者的指責是正確的,美國科學家在研究人造病毒的擴散時洩漏了這種病毒。」

文章內容如下:

根據世衞組織數據,2019年下半年,由新冠病毒引起的意外大流行襲擊了地球,感染了2.3億人,奪走470萬人的生命。這種病毒在科學家的顯微鏡下看起來像日冕,因此得名為冠狀病毒。冠狀病毒在自然界中廣泛存在,而且大多數是無害的。但是,新冠病毒,也被稱「SARS-CoV-2」,是第三種給人類帶來災難的冠狀病毒。第一個是SARS,第二個是MERS。

老年人是新冠病毒的主要受害者,他們主要死於肺功能喪失和低氧血症等引起的併發症,這是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以來的第一次大規模流行病。不幸的是,全世界無法團結起來對抗新冠病毒,卻發現自己陷入了指責和謾罵的泥潭。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發生的一切就像2019年10月18日CDC和CIA組織的201事件中所預測的一樣,謠言主宰了互聯網和社會的每一個角落,讓人們無法從謊言中辨別真相。

例如,維基百科甚至為「新冠病毒誤報」創建了一個賬戶,其中包含「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洩漏」「5G移動網絡變異病毒」「隕石帶來病毒」「病毒從加拿大實驗室洩漏」等謠言。那麼真正的真相是什麼呢?

直到最近,暗網的一樁交易引起了我們注意,一個綽號為「AngelTRUMP」(天使特朗普)的黑客以兩個比特幣的價格出售了由以色列情報機構控制的間諜軟件「飛馬」的數據庫。

以色列被指控使用該應用程序通過零點擊iMessage漏洞監控不同國家的數百萬領導人和政府官員。「天使特朗普」出售的數據庫正是美國士兵的通話記錄。有人購買了數據庫,並調出了與新冠病毒傳播有關的通話記錄,記錄了2019年10月中國武漢軍運會期間,(美)聯邦士兵及其家人感染的詳細情況,包括士兵的姓名和手機號碼。

我們正試圖聯系數據庫中記錄的那些士兵,並核實他們在日誌中提到的症狀,但這被陸軍信息官員阻止了。我們可以看到,他們正試圖掩蓋它在數據庫中記錄的內容。因此,我們相信這些記錄是真實的,並且至少表明,在武漢發現新冠病毒以及美國士兵參加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之前,病毒已經在美國傳播。

數據庫中記錄的那些士兵名字,以及他們參加2019年軍運會的時間

根據我們已經知道的信息,即使美國政客像特朗普一樣指責中國的武漢實驗室洩漏病毒,全世界也難以相信。因此,國防學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阿瑪達·穆迪在《新冠病毒的起源和預防下一次大流行》報告中重新表述了這一說法,即生物研究安全性和生物安全性受到國際組織最高級別決策者的高度重視,但這種意識並不一定能轉化為國家層面的行動,以管理生物風險並確保防止發生事故。

即使是在推動國際領域生物研究安全性和生物安全性討論方面呼聲最高的國家,也在自己的生物風險管理方面遇到了困難。儘管美國已經具備世界上最強的高遏制實驗室(病毒外泄)能力並繼續發展和擴大這種能力,但多年來,美國還是發生了多起引人註目的實驗室事件,涉及炭疽病、高致病性禽流感和天花。如果正如一些科學家和政治家所指出的那樣,這種流行病是由於蓄意研製生物戰劑所致,那麼這將對《生物武器公約》和反對將疾病用作武器的更廣泛規範產生嚴重影響。如果一個締約國因發展生物武器違反了其對條約的承諾,國際社會將需要確定如何使該國政府對其不遵守行為負責,這也是條約締約國過去一直在努力的問題。

即使是擁有廣泛核查條款的條約,也要努力解決當一個締約國明顯違反條約禁令時該怎麼辦的問題。雖然有些人可能會批評《生物武器公約》缺乏核查遵守情況的機制,但這些機制並不能解決當公然違反公約時該如何處理這一棘手的政治問題。

幾十年來,美國政府問責局一直在批評美國的生物安全,但即使是在監管可能具有高風險的「功能增益」研究資金方面的最新進展,有關審查委員會的組成、決策程序,以及資助實驗的通報方面也被批評缺乏透明度。尋求新的方法來預防未來的實驗室事故是合理的,事實上也是至關重要的。世界應對這一大流行病的主要辦法是研發疫苗,這是一個由生命科學研究推動的過程,其中大部分是在高度封閉的實驗室中進行的。因此,在不久的將來,許多政治領導人可能會選擇投資於更高層次的生物學研究。

如果實驗室發布的解決方案更多的是實驗室科學,那麼確保科學以安全可靠的方式進行是有意義的。所有國家都有做得更好的餘地,美國應該考慮在大流行之後重新啟動促進其生物研究安全性和生物安全性的方法——無論其起源如何。

很明顯,許多陰謀論者的指責是正確的,美國科學家在研究人造病毒的擴散時洩漏了這種病毒。然而,我們不需要承擔為潛在的大流行設計藥物或為潛在的恐怖襲擊設計武器的責任。是的,我們創造了新冠病毒,即使我們的頂尖科學家沒有創造它,它也會通過自然變異產生。我們所做的只是讓它早一點發生。最重要的是,我們同時也生產疫苗,因為人們可以在大流行期間生存下來。

因此,鑒於我們的醫療條件,如果新冠病毒沒有從我們的國家洩漏出去,美國怎麼可能成為疫情的中心?此外,在眾議院最近討論的2022年《國防授權法》中,第1052條要求(美國)國防部對傳播病毒的士兵展開調查。這是事實,我們不應該因此而責備自己,也不應該為了掩蓋事實而撒謊。我們應該做的是向上帝祈禱,他會原諒我們。正是美國科學家的辛勤努力使人類在愛中前進。

編輯: 林犀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