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有片)消失的歷史(1)|柏架山抗戰遺址荒棄 軍事爐灶亟需保育

  圖:柏架山上軍事爐灶雜草叢生、被風雨侵蝕,行山客希望政府好好保育。

【大公報記者 李雅雯(文/圖)】香港漫山遍野屹立了千處歷史遺跡,大都被荒棄!行山熱點港島東柏架山上就有四組軍事爐灶,雜草叢生,樹根纏繞,被風雨侵蝕。行山客紛紛慨嘆政府沒有做好保育,冷待香港抗戰歷史。

前古物諮詢委員會委員高添強對《大公報》表示,香港是東南亞軍事遺址中最豐富及最多樣性的地方,大量殘留山頭的英軍防禦工事,顯示西方列強早有侵略亞洲的野心。軍事遺址是日軍侵佔香港的鐵證,是國情教育重要素材。「港英政府為咗管治,避提香港最黑暗的歷史,任由歷史痕跡被沖洗掉。戰時香港逾十萬市民遇害,竟然無一個紀念碑?」

入秋好行山,記者沿着鰂魚涌柏架山引水道步行約20分鐘,到達林邊屋以南的一片平地上,有兩排用紅磚砌成的爐灶。古物古蹟辦事處豎立的介紹牌已泛黃,仍隱約可見介紹該兩排軍事爐灶建於1941年二次大戰時,政府設立八處疏散區的其中一個公共飯堂。翻看早年報章報道,柏架山太古水塘山坑擬建十處公共飯堂,蓋搭帆布帳幕和紅磚砌爐灶各40個,現時山上僅存四處公共飯堂遺址,當中兩處遊人可達。

無遮無掩 風雨侵蝕

兩大排紅磚爐灶經歷了80年風雨,所有灶頭的大圓洞生滿雜草,旁邊的大樹樹根,更把部分爐灶弄爆,令灶頭下陷。到此「打卡」的市民慨嘆「歲月不饒爐」,山友鄧先生希望政府做好保育,保留這些軍事遺址:「雖然呢一帶嘅人比較守規矩,唔會去破壞,但無遮無掩,日子耐了,風雨侵蝕」。他認為軍事爐灶是香港歷史一部分,應該要保育。過去曾有人在爐灶種植花卉,經傳媒報道後,漁護處已派人清除。

有爸爸帶着年幼子女行山,邊行邊講爐灶的歷史。這位爸爸對記者說,實地看戰時文物去理解歷史,比單從書本上學習更具體及深刻。

當日一名港大生帶着台灣友人首次來參觀,由台灣來港五年的蔡小姐說,「香港咁靚,有咁豐富嘅歷史,只有個牌介紹唔吸引,應該有人喺度同登山者講解,我見唔少外國人經過都望下」。她認為政府應辦歷史導賞團,內容應連同柏架山上其他豐富的軍事遺跡,包括多個日軍山洞等。

「英國人注重歷史,英國有好多紀念碑,但點解香港嘅二戰歷史資料留存得咁少?二戰佢(港英政府)係失敗,守得十幾日便投降,令香港墮進最黑暗時期,咁唔光彩嘅三年零八個月,港英政府為了管治香港,刻意淡化。」高添強憤憤不平地說,「香港淪陷三年零八個月,竟然無一個紀念碑,去紀念數以十萬計遇害的市民。港英政府為咗管治,避開談香港史,唔想提到19世紀西方列強侵略中國、英國發動鴉片戰爭;日佔淪陷呢段不光彩、香港最黑暗歷史,任由歲月沖洗遺痕。而家應該重新審視呢啲睇得到、摸得到嘅歷史遺址,了解背後中國被侵略嘅故事。」

淪陷歲月 日日執屍

高添強是香港首位研究香港軍事遺跡的學者,他指出日佔前,居港的英國人高高在上,流行一句名言「white man's burden」(殖民地是白人負擔),「即係話我哋(英國人)來教化亞洲人同非洲人。19、20世紀香港好多政策歧視華人,日佔之後,英軍、英國戰俘好似羊群咁,被趕入赤柱營,於是戰後,喺華人眼裏,英國人唔再係高人一等。」

日佔前香港人口有160萬人,二戰後只剩60萬人,高添強在90年代親身訪問多名二戰生還者,又翻查政府的生死冊資料,估計當年在香港淪陷時無辜喪生或餓死的平民百姓超過十萬人,「我嘅至親都死喺日軍手中!」1994年,他的著作《香港今昔》,刊載一篇1945年報章報道──「加強執拾遺屍工作,積極收容街頭病者」,報道指執屍由兩日一次改為一日一次,並加強運屍車行走次數,可見香港淪陷的三年零八個月,不少人橫屍街頭。

高添強認為,政府應為香港淪陷時期數以十萬計遇害的市民立碑紀念,讓後人銘記這段香港最黑暗的歷史。「新加坡Raffle's Place(萊佛士坊)便有紀念碑,悼念命喪日軍刀下的平民」。

他批評列入法定古蹟的中環遮打道豎立的和平紀念碑,全無香港歷史價值,「1923年立碑紀念幾十個由香港返英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陣亡的英國人,同香港歷史有咩關係?二戰之後,為咗紀念英國軍人,搭單再加名落個碑,但香港竟然無一個紀念碑,紀念遇害嘅香港平民!」

切勿落閘|市民怕矯枉過正 圍封歷史文物

圖:西貢茅湖觀測台數年前仍未被鐵閘圍封。

柏架山軍事爐灶,在日軍攻陷香港前曾短暫使用過,但高添強說無論如何,爐灶具有歷史價值,應好好保育。不過,山友陳先生卻另有一番意見,他怕政府矯枉過正,進行保育時鐵絲網圍封,令遊人只能遠觀,不能近距離感受歷史遺跡。陳先生舉例說,建於清朝年間的西貢茅湖觀察台,2009年列為一級歷史建築,因曾被人拆磚用作燒烤爐及座椅及塗鴉牆身,其後就被地政總署設閘圍封,禁止遊人進入。

另外,二戰爆發激戰的黃泥涌峽軍事遺址,在2009年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但當局為免有人破壞機槍堡,亦以石屎密封大門。

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教授黎偉聰指出,理想的文物教育應該讓公眾進內感受,或多或少可反省我們的歷史任務,柏架山的軍事爐灶現存的是僅有原來數量的十分之三,他指出政府部門與其豎立介紹牌,不如增加經濟效益,發展軍事古蹟文物遊,如澳州墨爾本市中心將一座古老火槍塔活化為鐘樓,在外加建商場,成為商場獨有的打卡點。

黎教授續指,大量的軍事遺址都是在山頭、郊野公園等官地上,進行保育不影響遺址一帶的用地發展,反而政府可用建築設計保育遺跡,加以活化,未來恢復通關後,打造古蹟文化旅遊商機,比起吃喝玩樂購物更配合當下旅遊潮流。

湮沒真相|英軍建炮台 防西歐列強攻港

圖:19世紀末的九龍炮台,建於嘉慶十六年(1811年),1839年英艦來犯,九龍炮台曾攻擊英艦防禦。\高添強供圖

根據香港海防博物館資料顯示,香港開埠之初建設的炮台是用作防禦海盜,但高添強道出另一用途,英軍於19世紀在港建立大量軍事防禦設施,也為防止西歐列強侵佔香港,「炮台早期是防清兵,後期是防歐洲列強。」

高添強指出,英軍在1845年興建中環美利炮台(Murray Battery),位於中區皇后大道中與雪廠街交界,當時九龍未割據,炮台可防禦清軍在海上的異動;其後英軍興建皇家炮台(Royal Battery)及威靈頓炮台(Wellington Battery)等,都是為了防禦當時法國及俄羅斯在亞洲不斷擴展勢力,防禦法俄聯手侵略香港的海岸軍事防禦工事。「我哋中學讀歷史書,19世紀歐洲列強好似同香港無關係,但事實係香港因其地緣位置,喺19世紀已經是成熟的轉口港,否則一個小小香港,英國人會用咁多人力物力起炮台?海盜船是木船,唔需要用咁大口徑炮去對付。」

然而西歐列強在19世紀至20世紀初對香港的威脅,被港英政府刻意淡化,高添強說,「一提到歐洲侵略,就帶到英國發動的鴉片戰爭,影響港英政府的管治」,因而當時建立的炮台不是被拆除便荒廢,任由大自然侵蝕,但這些軍事遺址,包括二戰的日軍及英軍炮台,正正是摸得到、看得到英國、西歐列強及日本對中國侵略、19世紀發生在香港的真實歷史。

港歷史科不提中國人貢獻

「點解呢一輩年輕人,對國家無感情,無歸屬感,就係因為成長時無讀好中國歷史,無接觸軍事遺址背後的真實故事」。高添強說,香港長期的歷史教育,總是提到英國人的法治、英國人的公司、專業的官員,卻沒有提到中國人在香港歷史的貢獻,「現在係撥亂反正嘅時候,把軍事遺址背後赤裸裸嘅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嘅留痕,做好保育,教育每一代人認清歷史!」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