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言語治療師工會繪本 「獨」害幼童

(大公報記者 黃浩輝)「黃工會」竟連幼童連都不放過,播「獨」洗腦!黑暴期間成立的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出版所謂的兒童繪本《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及《羊村清道夫》,企圖以「羊」衣包裝刻意向稚童灌輸「港獨」與仇恨,「獨」害幼童。警方國安處經調查後,昨日以「串謀發布煽動刊物」,拘捕該工會五名成員,並搜出550本「獨童書」等證物,及凍結工會16萬元資產。

被捕的兩男三女由25至28歲,包括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黎雯齡、副主席楊逸意、秘書伍巧怡、司庫陳源森及委員方梓皓。五人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和10條。

凍結16萬元 檢大批「獨」書

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國安處針對有人發布涉煽動仇恨的兒童刊物拘捕兩男三女。他們涉嫌於去年中至本年串謀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意圖引起公眾特別是年幼孩童對特區政府及香港司法的憎恨、煽惑使用暴力及慫使不守法。行動中檢獲約550本涉案刊物、傳單、電腦和手機,並凍結工會擁有的16萬現金。

李桂華指出,涉案工會於2019年成立,其網站內「理事政治立場聲明」及「主席的話」中提到:「只要一息尚存,我們都會抗爭到底」和「目標一致擺脫不停企圖干涉和蠶食香港內政的魔爪……建立屬於我們的真香港」等字句,清晰揭示工會的政治立場。

工會去年起先後出版了三本「羊村」系列的兒童繪本;在去年六月出版的《羊村守衛者》,以2019年修例風波為背景,列有時序表,提及「狼又希望佔領我們成條村」等,將內地人污衊成狼,羊則是港人,文中提到「羊要用羊角攻擊」,涉嫌煽動暴力事件。

第二本繪本《羊村十二勇士》在同年九月出版,以12逃犯案做背景,說到「羊群被狼捉走」、「參加了守衛戰」和「將來要殺羊」。李桂華解釋,「捉走」意指「被捕」,其後「被人開餐」,即是「被殺」,但事實並不是這樣,只是製造仇恨。

今年一月,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直指有關圖書不適合做教材,並形容內容「掛羊頭賣狗肉」的政治宣傳。至於第三本《羊村清道夫》於今年三月出版,講述去年醫護人員罷工,相信藉此挑起仇恨,又強調羊是「乾淨」,狼為「污糟」,並抹黑指狼把新冠肺炎病毒帶來香港,透過罷工封關,意圖製造仇恨。

搞「親子讀書會」 兩代齊「洗腦」

工會上月20日在一間書店舉辦「親子讀書會」,有人以上述三本書誘導十多名家長和他們的幼兒,討論和閱讀有關書本,藉以宣傳歪理和仇恨,又計劃將於本月25日舉辦第二場「親子讀書會」,繼續向稚童「洗腦」。李桂華強調,「羊村」系列是透過漫畫,將一些小孩無法理解的政治議題灌輸給他們,簡單化、英雄化和美化暴力行為,又將醫護罷工合理化,荼毒兒童和引起他們對政府的憎恨、煽惑暴力和不守法意識。

被捕者為言語治療專業人士,他們的工作涉及復康、醫療和教育,影響孩童心智。教育界批評五人竟濫用專業知識,灌輸偏頗、對抗和反政府的意識給幼童,更利用家長的信任,肆意播「獨」洗腦,行徑令人髮指!

黑暴期間成立 主席為醫護罷工推手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於2019年黑暴期間成立。大公報突發組攝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於2019年11月29日成立,正值是黑暴最熾熱時期,工會聲稱擁有約200名成員,現任工會主席黎雯齡在黑暴期間非常活躍,除成立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亦參與組織「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去年二月香港醫護罷工行動,爭取政府全面封關抗疫。該會副主席楊逸意於2019年因非法集結被捕,被控以一項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罪,獲准以1000元自簽守行為一年。

工會由去年六月開始出版三本所謂兒童繪本,包括《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及《羊村清道夫》,被指內容有強烈錯誤訊息及帶有仇恨,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指批評政府無問題,最重要是不能有煽動意圖、令人對政府憎恨。

李桂華指出,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中有列明清楚何為煽動意圖,稱如果創作沒有做到有關行為則屬安全,但書中「成日講到會食咗啲羊、殺咗佢、霸佢啲地方,同個故仔無乜關係,只係令個憎恨多咗好多」,又指故事是供四至七歲的小童閱讀,對他們影響很大。

社評|黑暴繪本荼毒兒童 依法懲治不手軟

警方國安處破獲一個利用出版物荼毒兒童的攬炒派組織,5名「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骨幹成員昨日被捕。這宗案件說明,攬炒派已改變手法,將街頭暴力「硬對抗」轉向「深耕」,滲透藝術、出版、表演等文化領域搞「軟對抗」,這更有欺騙性亦更危險,香港維護國家安全依然任重道遠。

兒童都喜歡寓言故事,攬炒派利用孩子們的天真,以寓言故事作包裝,對孩子進行「洗腦工程」。「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出版了三本「繪本」,書中將香港比作「羊村」,將警察比作「狼」,將「12逃犯」比作「羊村守衛者」,向兒童灌輸錯誤思想,令兒童誤以為犯下多宗暴力罪行的12逃犯是所謂「好人及勇士」,真正守護香港的警察卻被抹黑為「壞人」,這明顯是在美化罪犯,煽惑仇恨。

秦朝趙高因「指鹿為馬」而遺臭萬年,香港攬炒派顛倒黑白,置換羊狼角色,居心更是惡毒。「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以工會組織為名從事非法活動,明顯違反工會註冊條例;被捕者以出版物煽動暴力及鼓吹仇恨,不僅涉及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十條,也涉嫌違反國安法第二十九條第五款,也即「通過各種非法方式引發香港特區居民對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憎恨,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嚴重者可判十年以上徒刑。

攬炒派將黑手伸向兒童已是可恥,將先天不足的孩子當成政治工具更是無恥之尤。需要言語治療的孩子多有一些溝通障礙,攬炒派聲言「為無聲者發聲」,可謂缺德到極點!

事實上,攬炒派一向利用弱勢者進行所謂的抗爭。一些政客曾在台灣「取經」,「佔中」期間將老弱婦孺推到最前線,以增加警方執法的阻力。前年黑暴期間,攬炒派故伎重施,不少衝在最前面的年輕人是所謂「小白」,當這些人被送上法庭時,攬炒派又大打「悲情牌」,要求法庭網開一面「放過」這些智障人士。其實,最應該「放過」他們的不正是攬炒派嗎?如今他們用另一種面目示人,意圖種下仇恨種子,以延續黑暴「火種」。

攬炒派從不諱言對恐怖活動的「欣賞」,7月1日發生「孤狼」刺警恐襲事件後,相關工會將兇手美化為「烈士」,並主張穿上黑衣、帶上白花悼念,甚至揚言「接下來就看我們了」云云,他們想幹什麼已是昭然若揭。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成立於2019年11月底,當時攬炒派為實現奪權「三部曲」而成立大量工會,這些組織都是掛工會羊頭、賣政治狗肉,仍在繼續以各種面目搞洗腦滲透等活動。政務司司長李家超日前指出,香港存在「三類」國安風險,其中第二類就是將危害國安的思想轉變為「軟性宣傳對抗,滲透藝術文化影響市民」,這正是需要清理的重點領域!

編輯: 枕流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