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第一城極速鎖車 外賣司機嘆白做

【大公報 記者 調查組、黃浩輝(文)、調查組(圖)】疫情下外送電單車成行成市,網上不時有人投訴隨處停泊的電單車阻街,亦有人表示支持「人哋都係搵食啫!」社會對此現象反應兩面。一名不願上鏡的南亞裔外送員Ronald向記者吐苦水,表示自己的電單車上月曾在沙田第一城被鎖車,身邊不少同鄉亦遭殃。他說,由於每單外賣單收入只有約15元至40元,而鎖車費要自掏銀包繳付320元開鎖費,等於一日白做。

司機:只係去個廁所都鎖

記者於上周二至周三(1日至2日)到第一城了解,發現一部車牌SD3124黑色私家車,前後貼上「沙田第一城扣鎖違例停泊車輛行動組」的告示牌,不停在屋苑範圍內兜圈,該車尾箱最少放有四個紅色車轆鎖。

每逢經過任何泊在路肩的車輛,鎖車隊司機和穿着管理員制服的男子,查看到車輛內沒有人,隨即就將車轆鎖上。未幾,記者已拍攝到他們將一部的士和一部載有棚架的貨車,在30秒內極速上鎖並貼上告示。即使在上鎖其間的士司機回來,管理員並未理會;而被鎖棚車的車頭玻璃位置貼有由物管公司發出的暫泊許可證,但似乎並無作用。

翌日早上,記者繼續追蹤第一城鎖車隊,一輛的士打着死火燈停泊在路邊,司機則不在視線範圍,立即被鎖車隊上鎖,即使的士司機已即時回來,鎖車隊仍繼續拍照記錄並在的士車頭張貼鎖車通告。事後劉姓司機稱:「只係去個廁所都鎖,邊有得講吖,佢都唔同你講,都無辦法啦。」

「唯有加快送上樓」

記者觀察發現,由於「搵食車」特別易鎖而且數量較多,遂成為鎖車隊的頭號目標。當中以外送電單車以及一類貨車或營業車輛。此外,記者還發現一部車牌NC9030黑色私家車,同樣為屋苑鎖車隊使用,由兩名穿着保安員制服男子駕駛巡邏及鎖車。

據街坊透露,沙田第一城向來以「鎖車天下第一快」聞名,但發現鎖車隊近年換上新員工後變得更「狼」,質疑他們每鎖一輛車有分紅,多「鎖」多得。「以前都會兜一兩個圈,起碼見司機15、20分鐘都唔返嚟先鎖,而家就係咪都鎖咗先!」

電單車外送員Ronald表示,住客要求他們將外賣送上門,所以客人亦有責任保護他們的電單車。現在他在上門前,都會請客人知會管理處一聲,自己則加快送外賣上樓的速度,希望不會再被鎖車,否則一旦被鎖須繳交320元開鎖費,等於當天白做。

律師意見|私家路有權鎖車 司機難抗議

沙田第一城屋苑範圍道路設有私家路標誌(香港大公報)

沙田第一城被車主戲稱為「鎖車城」。執業大律師陸偉雄接受《大公報》查詢時表示,私人屋苑地方屬私家路,根據《道路交通(私家路上泊車)規例》(第374O章),私家路擁有人有權鎖上及/或拖走任何並非妥為停泊在私家路指定範圍內的車輛,並有權為違法泊車等行為定出自己的罰則或罰款水平,除非罰款過於離譜,否則一般情況下違泊車主難以用法律程序作出抗議。

他提醒,任何人無有關的私家路擁有人或獲授權人員的同意,不得移走、損壞或以任何方式干擾,根據該規例安裝在車輛上的認可鎖車器具,一經定罪,可處第1級罰款(最高2000元)。

收益入賬|不少大型屋苑會鎖車

大公報記者就事件向沙田第一城管理處「百得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查詢,一名自稱隸屬市務及傳訊部的郭小姐在回覆時,態度顯得較生硬和冷淡,急促地提出記者需要把諮詢問題經電郵傳送予他們,隨即便欲掛斷電話,記者再三表示事件的迫切性,惟至截稿前包括電話和電郵均未獲回覆。

本港不少設私家路的大型私人屋苑均有鎖車行動。據悉,屋苑一般會將鎖車罰款的收益,撥入其收入賬內,理論上前線鎖車人員也會相應獲得分紅。即使多年來屋苑鎖車已成慣例,不過很多駕駛人士仍為了一時方便,仍然把車停泊於私家路範圍,若屋苑範圍內有緊急事件發生,有阻礙救援人員進出的風險。

編輯: Rebecca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