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開放思想

  陳文鴻 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

  香港住房問題是社會民生,乃至政治的大問題。

  香港不是沒有土地,現存城郊地區仍然有眾多未發展或發展不足的土地。只是一直以來整體城市發展規劃不佳,往往有規劃亦遲遲不落實。住房發展也受制於建基房地產利益的經濟政策,土地開發與公屋建設的政策並沒有足夠考慮長遠解決住房問題,反而囿於短視的市場利益。土地開發嚴重滯後,公屋建設偏重居屋與自置公屋的市場化措施,使公屋的社會經濟發展受阻,沒法把公屋發展作為香港整體社會發展重要戰略部分來規劃。若規劃合理和及時落實,住房不會成今天這樣大的政治社會問題,香港的填海計劃可以從容地合理地進行,既可節省計劃經費,也可使地方發展不會因延遲,缺乏配套而受損。

  香港邊境禁區應早開放,釋放眾多土地,並可與未來的北部都會區和現有的北區市鎮整合。北部都會區的棕地為什麼遲遲不發展,都會區的規劃也未落至具體的發展層次。一切還是遲疑不決,也沒有認真地與深圳毗鄰地區全盤配套連接。羅湖禁區實際上可與上水連成一個連綿的都市區,連接深圳方面的市區。同樣落馬洲亦可與福田連接,沙頭角與鹽田。

  鄉郊有眾多的村屋,佔地廣大,但地積比低,為什麼不可讓村民多蓋幾層,政府收補地價費用,在大地產商發展屋邨的模式外,讓中小發展商,乃至村屋業主自行建設,在短時間內大增住房面積的供應。

  香港各區有不少政府空地幾十年不發展,舊區重建更有廣大的空間。

  香港的問題是政府不開放思想,也不依海外經驗,囿於房地產開發商與住宅業主的利益,到處拖拖拉拉,也製造眾多發展的限制。結果在中英談判之後,英國開放香港的房地產市場,幾十年便形成心腹大患。到今天,仍未有反省,仍不願從根本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