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中樂團二月奏響《颳大風》

  圖:趙太生在俄羅斯巡演中表演《黑土歌》。
  圖:趙太生在俄羅斯巡演中表演《黑土歌》。

  時隔10年,香港中樂團三弦首席趙太生將於2月10日至11日在大會堂音樂廳舉辦《颳大風──趙太生與香港中樂團》音樂會。趙太生將演奏三弦協奏曲《弦詩鼓韻》、三弦彈唱曲《黑土歌》、祭祀舞樂《儺》及取材自陝北說書曲牌的《颳大風》,以「風」為主題演繹祖國的大好河山。香港中樂團亦委約伍卓賢創作全新三弦與樂隊作品,展現趙太生的多年沉澱。\大公報記者 顏琨

  由於三弦的個人獨奏會在內地並不少,趙太生與香港中樂團希望能夠策劃一場別具一格的三弦音樂會,無演出嘉賓、以少有的五個大部頭協奏曲串聯。

  以「風」為主題演繹大好河山

  「《弦詩鼓韻》是吳華以北方音樂曲調來寫的,可以感受老北京的風土人情。《黑土歌》颳的是東北風,觀眾可以隨着我的朗誦感受黑土地的古老質樸。《颳大風》講的是陝北黃土高原的風,鋪天蓋地的黃土,為此,這一次的演出還會邀請10多個學生和我一起表演,10多個三弦的聲音表現西北風的氣勢。」

  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創作的《儺》代表「南方的風」。回憶起這部作品的創作歷程,閻惠昌表示,「最開始知道『儺』是一個中法混血的企業家給我介紹的。在查完文字和歷史資料後,我以周代的『儺』為創作背景,講述那個時代的一個祭祀故事。」在閻惠昌看來,《儺》的故事意在表達驅除病魔,能夠在香港與內地通關之後和觀眾見面極具意義。

  香港中樂團委約作曲家伍卓賢創作新曲來代表香港,亦是該樂曲的世界首演,這對於趙太生而言也是一次挑戰。「目前作品還未完全拿到,我給自己的目標是必須在一個星期內完全練熟,只為給觀眾呈現最好的狀態。」而這一次的音樂會也是趙太生時隔10年的個人音樂會。「這次音樂會可以說是『十年磨一劍』。在這10年間,無論是手上的練習,還是藝術修養上的沉澱都形成了積累,我希望能夠把這麼多年的努力用音樂會奉獻給觀眾。」

  民樂演奏需要人生閱歷

  趙太生是在2005年來到香港並加入香港中樂團的。在此之前,趙太生已經在內地民樂圈內頗具知名度。「趙本山的作品《劉老根》、《馬大帥》裏面的三弦音樂都是我配的。北京大大小小的錄音棚都有演奏家的名單,需要錄什麼歌曲就給誰打電話,他們有什麼需要三弦的工作都會叫我。」

  在趙太生看來,民樂的演繹需要人生閱歷。東北味的三弦和北京味的三弦看似是「手音」上的差別,背後卻是音樂沉澱與積累之間的差異。自幼接受音樂薰陶的趙太生很早便與三弦結緣。「小的時候因為學樂器學得快,所以被老師叫去學三弦。之後去演出也總是被誇獎,所以我對三弦有很強烈的學習熱情。」

  「當時,北方的音樂學院只有中央音樂學院最好,那時我心氣很高,考了三回才考進。但是沒考上的那幾年,我去了不同的劇團演出,打下了比較扎實的戲曲基礎。」趙太生表示。

  如今,回憶起這段經歷,趙太生稱「或許正是這樣獨特的經歷造就了獨特的藝術積累,別人不可能有這種情況,能在不同的劇團進行學習。所以,很多的音樂風格,我彈出來的聲音就跟別人不一樣。」在趙太生眼中,三弦是一個表現無極限的樂器。然而,在內地,三弦很難獲得編制。「如果我在內地的樂團,我可能需要演奏別的樂器,再兼三弦。三弦是一個非常好的樂器,我希望可以把它發揚光大。」

  圖片:香港中樂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