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上海方艙親歷3|我的嗅覺消失了

嗅覺消失後,吃雞腿如同嚼蠟(孔雯瓊 攝影)

文/孔雯瓊

方艙靜養的日子,我原本以為奧密克戎可以像一種溫和的無害的蟲子一般,聽話地從我身體裏出來,並慢慢遠離我而去。誰知,它真的有毒,猝不及防狠狠的給我來了一下,讓我的嗅覺消失了……

自從感染奧密克戎以來,筆者一直未曾出現明顯症狀,除了第一晚略有低燒,咳嗽、咽喉痛、感冒流涕等症狀,一樣不搭邊。所以,每當聽到病友們交流:燒了三天三夜,喉嚨痛到吃不了東西,咳嗽到無法入睡等症狀,一直有點慶幸,甚至還有點沾沾自喜,覺得自己被病毒遺忘了。

但轉折出現在昨天。筆者有泡茶飲茶的習慣,但昨天無論往水杯裏放了多少茶葉,都感覺不到茶味,直至喝到嘴裏都是苦味,才意識到:茶已經放得很濃了,濃到發苦。奇怪的是,以往茶葉清香撲鼻的感覺,完全沒有了!在確信自己沒有鼻塞之後,又趕忙翻出龍虎牌風油精,湊在鼻子底下深吸一口氣,哇,我更確信完蛋了,連這個味道也聞不到了。

我的嗅覺消失了!這個新冠後遺症,以前只在網絡上看過,從未有身邊人,甚至同一個艙的附近病友討論過,說不慌,那肯定是假的。

眾所周知,嗅覺和味覺是相互關聯的,嗅覺消失後,味覺自然也受到影響。比如茶葉喝到嘴裏就是一種難以忍受的苦味,苦後連一點回甘都不存在;原本我所在的國家會展中心方艙,也就是四葉草方艙,裏面的伙食被稱為「方艙伙食界的天花板」,但現在再吃那些飯菜除了基本的鹹味,甜味,就吃不出其他滋味。特別是昨天盒飯裏的一份蔥油雞腿,我嚼了半天竟然什麼滋味都品嘗不到,真正的如同嚼蠟。

紅衣老太太說,空床位那些人都是喝中藥後轉陰出艙的(孔雯瓊 攝影)

因為不甘心偌大的方艙裏,僅我一人有這樣的症狀。所以就鍥而不捨的去一個一個問過來:你的嗅覺消失過嗎?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問到一個女生,說她也曾有過,她是在一次周圍人討論飯中孜然雞排的時候。發現她既聞不到也嘗不出孜然的味道。「但是過了兩天就恢復了,你不要怕,會恢復的。」女生安慰筆者。

筆者也和方艙裏的護士談及嗅覺消失的事情。護士卻很淡定,「很常見的,不用怕,很多人出現過。」在護士看來,與其說這個是後遺症,不如說是陽性患者的一種症狀,隨着核酸CT值漸漸達標,這種症狀會自動慢慢消失。護士同時鼓勵我每天可以飲用艙內發放的中藥,一款名為「荊銀固表方」的湯劑。通常每天會給16至60歲的患者發放三包,拿到手還是熱乎的,因為是現熬的。

筆者看了一下這副中藥的配方,包括金銀花、荊芥、防風、桔梗等共計10味中草藥。有趣的是,明代醫學家張時徹在《攝生眾妙方》中記錄了一個「荊防敗毒散」的配方,裏面同樣有防風、荊芥、桔梗等。看來幾味用於解表祛濕的藥材,是一致的。艙裏的病友非常喜歡這款中藥,大家都說這款藥是有用的,理由就是,凡是堅持喝這款中藥,每次都沒落下的人,很多5天內就出院了。

我隔壁床位的紅衣老太太就一直對我說,「我超過70歲啦,不能喝這款藥,所以我待到現在核酸次次是陽性,已經10幾天了。」她接下來就喜歡朝周邊5、6個空床鋪一指,「那些人已經走掉的,他們每天就喝中藥的,我之前都親眼瞧見的,你也要多喝喝,有好處的。」每當老太太那麼說的時候,還有很多人一起附和着說:「是的是的,那批出艙的人,的確很多在喝這藥。」

方艙內被病友推崇的一款中藥(孔雯瓊 攝影)

原來筆者不愛喝中藥,或許是老太太的話太有說服力,或許又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昨天早中晚,連喝三袋。實際上按照說明書,一天喝兩包也就可以了。

到今天為止,也就是5月14號,我消失的嗅覺突然回來了部分,雖然不能很敏銳地嗅出茶葉那種微香,但風油精勁道的味道已經可以聞出。

相關閱讀:

上海方艙親歷1|方艙裏大家都在互助「闖關」

上海方艙親歷2|相信自身的免疫力 所有人都說「你行,你可以的」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