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居民支持禁足:長痛不如短痛

◆除逸葵樓外,附近的映葵樓禁足五天,芊葵、旭葵、曉葵及雅葵等幾幢大廈則昨晚圍封,葵涌邨其餘大廈居民就強檢。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能保健康縱不便亦值得 惟檢測安排混亂怕人潮中有「隱患」

(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弦)葵涌邨逸葵樓昨日開始第一天的禁足居家隔離,不少居民昨日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該邨疫情大爆發,隱形患者就在身邊,認同「長痛不如短痛」禁足5天能防止疫情蔓延,居民也住得安心。然而,是次家居隔離檢測安排仍有不少未完善之處:該大廈約2,700名居民需要每天落樓採樣,但政府並沒有安排分流人潮,居民一窩蜂落樓,檢測站人頭湧湧,有居民說:「都唔知隔籬嗰個係咪隱形患者,咁樣聚集法,無病都變有病。」有長者行動不便要求人員上門採樣,惟求助熱線打極都唔通。

2,700名逸葵樓居民昨日展開第一天禁足,雖然有關安排為手停口停的居民帶來不便,甚至影響生計,但不少居民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也表示,該邨疫情太嚴峻,若不禁足或會將病毒帶到全港。「如果我們的少少不便,能保住全港市民的健康,都係值得的。」劉小姐說,5天禁足能較有效地截斷該邨疫情,「總好過疫情死唔斷氣,反反覆覆仲煩啦。」

◆葵涌邨圍封升級,附近超級巿場部分糧食貨架出現空缺。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未安排分批落樓 熱線打唔通

雖然居民認同禁足是「長痛不如短痛」的做法,惟對是次家居隔離檢測安排,不少居民也有意見。每日,居民必須落樓接受一次病毒檢測,惟檢測站有限,政府人員又沒有安排居民分批落樓,以分流人潮,故不少居民昨早甫落樓就見檢測站大排長龍,有居民打退堂鼓,返回住所等人潮散去才接受檢測。

黃先生說:「(早上)10點開始(檢測),落到嚟見咁多人,驚人龍中有人確診,所以返上樓等陣再來,來回幾次,下午3點才完成檢測。」有居民試圖致電熱線,了解開始檢測的時間,惟一直打唔通,看電視直播才知檢測站開始運作,便馬上落樓。

有長者行動不便,故要求上門採樣,但遲遲未有安排。逸葵樓居民梁先生的母親年屆八十,更患有肝癌。他前日已向衞生署職員表示父母需要上門檢測安排,昨日卻等了又等,仍遲遲未見採樣人員上門,「(前晚)11時已向衞生署人員提出,到現在(昨午)2時仍未有人上門。」

服務當區的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穎欣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訪問時表示,政府部門的熱線電話長期打不通,不少被禁足的居民昨日致電向工聯會求助,包括兩名居於映葵樓的長者,「他們年紀好大,一個行動不便,另一個身上帶病不方便落街,佢哋就向工作人員申請上門採樣做檢測,初時話等工作人員檢測完樓下的人龍就幫佢哋做,後來又改口叫佢哋自己落樓做,話反正你哋有輪椅可以自己落去。」兩名長者好無助,唯有求助工聯會,工聯會遂幫忙聯絡當中。

◆雅葵樓只封一天,居民也趕緊「儲糧」。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糞便採樣遲派樽 15分鐘內收樽

兒童的檢測也有難度,由於兒童需要提供糞便,但政府遲遲未派發採樣瓶,「啲家長反映連樽都冇派,工聯會聯絡後先有樽陸續派發。」陳穎欣表示,工作人員每日下午3時半收集糞便樣本,「佢哋係3點15分派樽,只有15分鐘畀家長收集大便,點搞?一日又得一次收集機會。」

陳穎欣指出,政府的檢測安排需要改進,包括安排更多檢測站及將居民分流做檢測,「好多市民落去排長龍做檢測,好擔心會造成互相感染,其中的感染風險好大,現時有啲個案都有可能因此而感染。」她認為有好多渠道通知居民分流做檢測,「房屋署有晒居民的電話可以通知,亦都可以用大聲公喊佢哋分樓層做檢測,起碼分批做檢測可以唔使讓大批人流聚集,搞到感染風險好大。」

逸葵樓禁足已一天,大廈多層的垃圾桶均已放滿,附近更堆有一袋袋垃圾。有居民表示,樓層升降機大堂垃圾桶已爆滿,垃圾更堆積如山,高出垃圾桶,無法合上蓋,故有居民將垃圾及雜物放在垃圾桶附近。

編輯: 莫一傲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