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議事論事|民主黨離亡黨還剩多長時間?

文/許子東

民主黨中委會前日開會,討論該黨紀律委員會提交的報告。據傳媒報道,該黨決定下月開會表決「革除」梁翊婷及蘇逸恒黨籍、凍結李華明黨籍的建議。消息一出,輿論嘩然,一個原本應是「保密」的決定,竟然獲提前公開,顯而易見,民主黨一班高層已是要置梁翊婷等人於「死地」,以恐嚇黨內不同聲音。然而,如今的民主黨已淪為「三無政黨」,更兼黨內四分五裂人心散渙,此番還要越走越極端,這樣的所謂「政黨」,離亡黨還剩多長時間?

黨同伐異誅除異己

當事人梁翊婷沒有公開回應,但另一名「即將被凍結黨籍」的李華明,昨日在接受媒體查詢時表現得十分憤怒,他對於中委會有人破壞紀委保密協議、向傳媒爆料感到失望,質疑中委會有人對他相當敵視,對於該黨的「上訴機制」無信心;他並稱日內會考慮去留,批評如今民主黨看法與偏激後生分別不大,而自身與領導層亦意見不合,自己發揮不到功能,「我喺度做乜?」

而另一名前黨員,亦即李華明支持的狄志遠亦認為,民主黨今次處理手法進退失據,改變了過去容許非核心成員支持政治理念相近人士的做法。

顯而易見,民主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的所謂「調查」,不過是走個過場,根本上就是「有了結論再調查」。早在去年底,就已經傳出該黨那些身在獄中的「大佬」已想踢上述人等出黨,因此才弄出一場「馬騮戲」出來。這樣的結果,對於民主黨來說,除了證明其「大佬幕後操控」的固有印象外,難道會有人相信能真正「維護民主黨黨綱」?

其實,回顧民主黨過去十多年的歷史,其紀律委員會調查,早已成為黨同伐異的「工具」,對什麼人調查、如何懲罰,完全有着不同的結果。

2005年,民主黨爆出「匯標事件」醜聞,如此嚴重破壞民主黨形象的事件,紀委會作了什麼「調查決定」?結果僅建議「暫停涂、吳兩人黨內職務三個月」;2009年,甘乃威因感情糾紛而解僱一名女助理,該名助理事後向民主黨高層投訴被不合理解僱,又指事件涉及性騷擾,雖然紀委會進行調查,但結果是不了了之;2018年,許智峯於立法會審議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期間,公然搶走一名女行政主任的手提電話,最終被裁定普通襲擊、不誠實取用電腦及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3項罪名成立;但紀委會僅僅是「凍結黨籍」,不到一年就「解凍」。

與「匯標事件」及許智峯等涉及嚴重的案件相比,梁翊婷、李華明等人僅僅是以個人名義支持朋友參選立法會,就遭到如此嚴重的懲罰,甚至是革除黨籍,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民主黨本質上是個不公不義的政黨,也是一個由少數人操控的極端政黨,為了達到目的,不惜採用各種恐嚇手段。

民主黨創黨至今已出現了最少五波大規模的「退黨潮」,數年前就有五十多人不滿林卓廷而集體退黨。如今該黨「幕後大佬」又要找人「祭旗」以樹立威信,進一步加劇了分裂狀況。不久前,觀塘區議員黎寶桂、東區區議員周卓奇先前曾向該黨申請退黨,但仍未接納。據報道稱,民主黨中委會已派人提醒他們,按眾人在參選時簽署的法律文件所要求,他們需要向民主黨上繳整個任期約一成薪酬,而且他們仍有選舉期間的貸款未還清,故兩人如果希望退黨,需要先繳清有關款項云云。為了阻止退黨潮再出現,竟然要出動如此手段,可見該黨領導層的無恥已到了何種地步。

羅健熙恐成「亡黨主席」

自從羅健熙接任主席之後,民主黨便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早前《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炮轟羅健熙用「極其獨裁」的方式控制黨內中委會,警告在這些人的操弄下,「民主黨正在一步步走向激進,背離了政黨的初衷。」此次「革除黨籍」事件,再次印證了這一說法。確實,羅健熙任內至少犯下了三宗罪:一是背棄創黨初衷,將民主黨引向激進、極端、對抗的路線;二是與境外反中亂港勢力勾結,甘為亂港的棋子;三是在黨內大搞「一言堂」,大力打壓黨內不同聲音,特別是「主選派」更成為羅健熙及其背後一眾鷹派「大佬」的打壓對象。

民主黨如今已淪為無立法會議席、無政治公信力、無政治影響力的「三無政黨」,這樣的組織繼續存在還有什麼價值?正如評論所指出的,民主黨失去了立法會議席,等如失去了在政治上的大部分影響力,更失去了大量資源。沒有立法會議員的民主黨不過是一個「民間團體」。政治講的是實力,政黨實力在於議席,民主黨自我放棄參選,等如自斷雙臂,還有何影響力可言?羅健熙很有可能成為「亡黨主席」!

時事評論員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