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妍之有理|野豬·倉鼠·大白鯊

文/屈穎妍

由野豬咬人,到倉鼠播疫,香港人又忽然分裂成兩種態度。

早前有野豬走入市區咬傷人,事後漁護署一共人道毀滅了38頭擾民的野豬,同一時間立即有個「野豬關注組」走出來開記者招待會譴責漁護署,說當局以麵包誘捕野豬非常卑鄙。

我們這才發現,香港的結社自由認真百花齊放,連野豬都有人為牠們搞個關注組去適時發聲。

然後是銅鑼灣一寵物店共11隻倉鼠被驗出有新冠病毒,為免鼠傳人產生新的病毒突變,於是同批次逾2000隻由荷蘭入口的倉鼠及其他小動物,漁護署決定即時毀滅。

於是,忽然又出現一個「倉鼠關注組」,儼如倉鼠發言人一樣在各大小媒體為牠們鳴不平。

這天,剛剛聽到電台訪問這個「倉鼠關注組」負責人,她娓娓細說倉鼠的命也是命,不要因為牠細小,就蔑視牠們的生存權。如果發現倉鼠身體有異樣,大家應該帶牠去做身體檢查、吃藥、治療,倉鼠感冒不一定是得了新冠……即使牠細小,牠都是一條生命,我們要愛護,不要只想到撲殺……

說的都對,愛惜生命,是普世價值,然而,在那個關注組負責人不斷訴說倉鼠生命有多可貴的時候,我腦海忽然冒出幾個2019年的畫面:深水埗被群毆到頭破血流的的士司機、被人用坑渠蓋兜頭拍昏的清路障路人,在馬鞍山被不同政見者放火「監生」燒至重傷的李伯,放工在警署門口被暴徒狂斬廿多刀的休班警員……

為什麼2019年這些事件發生時、這些遇襲畫面出現時,社會完全沒有今日那種愛惜生命、倉鼠的命也是命的慈愛聲音?為什麼沒有人立刻走出來組個「暴亂受害者關注組」為這些無辜者發聲?

我認同珍惜生命,但為什麼大家對一頭野豬一隻倉鼠都可以動惻隱,但對同種的人類卻覺得死有餘辜甚至罪該萬死?

愛心要有,但氾濫得過火的愛心就要小心。那天我聽「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在記者會上這樣說:「野豬的性格不會隨着時間改變而有變化,正如你見到林鄭好衰,佢唔會幾年之後就變好……」

野豬又關林鄭什麼事呢?為什麼野豬都可以扯上政治?然後再看看記者會另一發言人原來來自「環保觸覺」,這組織的總幹事譚凱邦因觸犯國安法正被拘留,這樣的關注組,你認為真的只是關注野豬那麼簡單嗎?還是一些化整為零的散兵游勇,潛伏在各領域等待機會再次發難?

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昨天在臉書寫上這樣的帖文:「水面平靜……大白鯊大鱷魚都在水底。」環保和動物權益隨時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大白鯊,靜悄悄讓一班愛心滿滿的市民走到政府的對立面。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