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家祭死難先人

圖為2021年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庭祭告活動現場(紀念館供圖)

(大公文匯網記者 賀鵬飛 南京報道)「我的父親馬玉泉、舅舅溫志學、姑父楊守林離開我們84年。當年,他們被日軍殺害,我們全家都特別想念他們。」在11月25日舉行的2021年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庭祭告活動現場,85歲的倖存者馬庭寶指着「哭牆」上親人的名字,眼眶裏泛着淚花。

圖為倖存者馬庭寶向死難者敬獻花圈(紀念館供圖)

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的死難者名單牆(俗稱「哭牆」)前,4位年邁的倖存者石秀英、王義隆、謝桂英、馬庭寶在家人的攙扶下,顫顫巍巍地向死難先人獻花。原計劃一同參加家祭活動的倖存者餘昌祥、王素明,則由於身體原因未能前來,改由他們的家人到現場祭奠。

圖為98歲高齡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謝桂英(紀念館供圖)

家祭活動現場,98歲高齡謝桂英老人情緒激動。「我的父親、兩個舅舅和小弟弟被日本兵殺害,我也有三次差點死掉了。」面對鏡頭,謝桂英撩起頭髮,頭上的疤痕清晰可見,那是當年被侵華日軍拖拽,撞到石頭上留下的傷疤。

還有一次,日本兵上門,謝桂英躲在床下還是被發現了,當時只有13歲的她的就這樣慘遭強暴。「日本兵把皮帶解開,我說『洋先生,洋先生,我是小孩,我是小孩』,但他還是不饒我 ……」雖然已經過去84年,但說起這些悲慘往事,老人仍是止不住地流淚。

倖存者王義隆的兒子王進勤說,84年前的寒冬,侵華日軍攻入南京城,製造了南京大屠殺慘案,南京城淪為人間煉獄。「我的曾外祖父慘遭日軍殺害,我父親王義隆頭上被日軍砍了一刀,至今還有傷疤。」王進勤強調,南京大屠殺死難者30多萬,這不僅僅是一個數字,它意味着曾經一個個鮮活生命被無辜殺害;意味着無數家庭支離破碎;意味着1937年南京城所經歷的最為黑暗的六周。

歷史昭昭,殷鑒不遠!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副館長時鵬程表示,84年前的12月13日,日本侵略者侵佔南京後即實行了慘無人道、震驚世界的南京大屠殺。這是中華民族也是人類文明史上的巨大浩劫。2014年我國以立法的形式確立了每年12月13日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這是對歷史的尊重,對死難者的祭奠!

編輯: Ivy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