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妍之有理|不要讓馬拉松變成一場政治騷

文\屈穎妍

2019年黑暴,正常人被滅聲,大家都說,因為怕,怕被「私了」、怕被「裝修」、怕被起底、怕被打被燒被辱……那年的風聲鶴唳,我明白大家為什麼沉默。

2021年國安法加完善選舉制度,黑暴被滅族,組織一個個自動解散,領頭羊不是如喪家犬束手就擒,就是驚得屁滾尿流夾帶私逃,又或者,龜縮在豪宅心顫腳震。這年,執法者取回公道,正常人重見天日,但奇怪,大家仍是怕,話題一觸及黑暴黃絲「港獨」,仍是支吾以對,仍未敢直斥其非,那天看渣打馬拉松的簡介會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去年因疫情停辦了賽事,今個星期日一年一度的渣馬終於復辦,那天,籌委會特別開了個記者會宣布賽事詳情。一如既往,總有記者問起政治立場事。

記者問:大會是否允許選手在服飾上印上「香港加油」,甚至「光時」標誌或旗幟等政治宣傳?

渣馬籌委會主席高威林說:「呢個唔關賽會事。」

怎會不關賽會事呢?如果,18500個參加者中,有5000人在身上展示了黑暴或「港獨」相關的服飾或裝飾,那麼,這就不是一場馬拉松,而是一場政治騷、一場讓西方輿論「執到寶」的政治騷。

國安法後,反對派再不敢搞任何遊行示威活動,但他們並沒有銷聲匿跡,也沒有改邪歸正,而是一直潛藏在社會各領域,死心不息,蠢蠢欲動。

出街走走看看,今日仍有為數不少的黑口罩、「香港加油」、連登豬、pepe蛙的黑暴裝飾在人潮中掩掩映映,就知道,他們只是怕,並沒悔過。

於是,一場馬拉松,正好是一次展示政見的難得機會,有什麼好得過有人幫忙籌辦大型活動,又沒規限你們穿什麼做什麼說什麼展示什麼?

如果我是黃絲,我會印八款T恤,每件一個字,「光」字一件、「復」字一件、「香」字一件……如此類推。八個人跑在一起,就連成一句,警察來了,就分頭四散,你奈得我何?

黑暴已萎靡,正常人已勝利,為什麼大家仍不敢旗幟鮮明、立場清晰地向黑暴說「不」?為什麼跑手的政治表態,會「不關賽會事」?

主事人愈想左右逢源,作亂者愈會膽大包天。歷史已經證明,你模糊,他們就進取;你退讓,他們就踩到你臉上。只有約法三章、先旨聲明,才能阻止一切試探。

為防到時大家「口同鼻拗」,最好的方法就是賽前訂明規則,跑手若展示政治標語或暗號,將會:

一,即時停止參賽資格並要立即離開現場;

二,列入黑名單,永遠不能參加渣馬賽事;

三,不會退還費用;

四,轉交有關部門跟進是否觸犯法例。

人是要管的,香港人更要辣手管,和稀泥只會惹禍上身,隨時讓一場馬拉松變成黑暴極地反撲的生機。

編輯: 林犀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