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支聯會」避談七劣跡 申述扮慘避刑責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反中亂港32年的「支聯會」頑固堅持顛覆國家政權的政綱,因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而正被警方調查。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早前去信「支聯會」多名董事,指將啟動程序,將「支聯會」從公司登記冊剔除。「支聯會」昨日在限期前透過前常委、現任公司秘書蔡耀昌以電郵向鄧炳強提交書面解釋,聲稱「支聯會」「看不到」政府有「清晰和足夠」的理據指「支聯會」的存在是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云云。香港文匯報總結「支聯會」七宗罪,證明其所謂「不危害國家安全」的說法並非事實。有政界及法律界人士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批評,「支聯會」的說法在法律上根本站不住腳,是企圖透過打「悲情牌」逃避刑責,執法部門務必嚴正執法。

鄧炳強日前去信多名「支聯會」常委,指將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建議行使《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下的權力,命令公司註冊處處長將「支聯會」剔出公司登記冊,並要求「支聯會」於昨日下午5時前向政府提交書面申述。

「支聯會」昨日透過蔡耀昌覆函,聲稱「看不到」政府有「清晰和足夠」理據,指「支聯會」的存在是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又不認同保安局局長和警務處處長對「支聯會」作出的定性,任何對「支聯會」的「無理指控」及「任意取締」均「違反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及第三十九條等的結社自由保障」云云。

針對「支聯會」的回應,保安局昨日在回覆香港文匯報查詢時表示,保安局局長會將所有相關資料,包括所有收到的申述,提交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60C條作考慮。由於個案最終會交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考慮,所以暫未能在此提供進一步細節。無論如何,保安局必定跟從法律規定去行事。

煽亂謀顛覆是犯罪全球皆然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新社聯理事長陳勇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香港是法治社會,若「支聯會」沒有違法,即使最終需要進入司法程序亦不會被冤枉,但「支聯會」綱領涉及顛覆國家政權,在前年修例風波期間更涉嫌鼓吹推翻政權的活動,這些行為若在美國等西方國家進行,亦是違反其國家安全法,若「支聯會」仍執迷不悟,最終只會承擔更重的法律責任。他希望執法部門在掌握充分證據後,迅速採取行動,將違法者繩之以法。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法學教授傅健慈表示,「支聯會」所謂對其「無理指控」和「任意取締」是「違反基本法」的說法,在法律層面上根本站不住腳,純屬透過打「悲情牌」逃避刑責。

法律界:政府依法取締「支聯會」

對「支聯會」稱任何對該會的「無理指控」及「任意取締」均「違反基本法」的說法,傅健慈強調,特區政府依法取締「支聯會」,是合憲合法、合情合理,「支聯會」只是利用基本法的結社自由為借口,遮蓋他們涉嫌違法的行為。

香港律師會前會長、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認為,「支聯會」的說法是一派胡言,當然「支聯會」喜歡如何回覆是其權利,惟後果自負,並強調違法就須承擔法律責任。

「支聯會」今日下午會在其所謂「紀念館」內舉行特別會員大會,議決是否解散。由於「支聯會」是以「擔保有限公司」註冊,有關解散的特別決議須在特別會員大會中獲得出席並參與表決的四分三成員支持,才屬有效。

劣跡1 涉收受「黑金」

「支聯會」前副主席何俊仁是「華人民主書院」創會董事,該「書院」多年依靠「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的資助運作,與台灣民進黨、「台獨」及海外反華分子有緊密聯繫。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曾於2012至2018年出任與NED關係密切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執委及公司董事,並參與多項由NED資助的境外反華活動。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身兼「職工盟」秘書長,於2014年10月爆發違法「佔中」後不久,有網民在Twitter上載大量文件,揭露「職工盟」自1994年起每年向「NED」旗下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CILS)」申請資助,至今涉款逾1,300萬港元。

劣跡2 勾外力「制裁」香港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於去年7月1日,以視像方式參與美國國會以「The End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一國兩制』的終結?)」為題的「聽證會」,乞求外國組織干預香港事務及支持美國「制裁」香港。

李卓人在會上聲稱,香港國安法「凌駕」基本法,「破壞高度自治」,更意有所指地稱,若向國際社會建議如何「制裁」中國,可能已經違反香港國安法,亦反映中國「害怕國際『制裁』」,所以制訂有關條文,「相信美國有智慧思考如何處理」,「聯合國亦屬一個『有用平台』」云云。

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聽證會數日後簽署所謂的「香港自治法」及「行政命令」,單方面取消香港特惠待遇,限制敏感科技出口到香港,滿足了李卓人等反中亂港勢力的乞求。

劣跡3 盲撐違法「綱領」

「支聯會」長年以「結束一黨專政」為「綱領」,被質疑違反香港國安法。「支聯會」前常委蔡耀昌於今年5月接受媒體訪問時聲言,「支聯會」不會修改有關「綱領」;副主席鄒幸彤亦於今年6月揚言,「支聯會」是「追求民主」的團體,會繼續堅持「結束一黨專政」「綱領」。

今年8月,香港文匯報記者在旺角某商廈外發現剛參與秘密聚會的鄒幸彤,並問她「支聯會」會否取消或者修改所謂「五大綱領」,但鄒幸彤一概拒絕回應。

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華人民主書院」,亦被揭發曾於2013年1月,以所謂「華人青年民主理念與價值教育」為題向「NED」提交計劃書,內容包括計劃「發起以『結束一黨專政』為口號的茉莉花集會」。

劣跡4 抹黑國安法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國安法落實前,聲稱制定香港國安法是「赤裸裸告訴外界香港是『一國一制』」「摧毀港人自由」云云。

在國安法實施當日,李卓人聲稱國安法是「以言入罪」。「支聯會」其後亦發聲明稱,國安法「踐踏香港法治和人權」,「摧毀『一國兩制』」,又稱該法對犯罪的「定義模糊」,給予政府機關「無上權力」。對國安法規定曾觸犯國安罪行者不可參加各級選舉,「支聯會」形容為是將「『剝奪政治權利』的處罰硬套於香港」云云。

劣跡5 設「紀念館」播「獨」

「支聯會」籌建的所謂「紀念館」,煽動港人仇視中央政府,早前被控無牌經營,最終閉館「避風頭」。事隔兩個月後,「支聯會」於8月在facebook發文宣布設立網上「人權博物館」,而該網站竟最少暗藏3張涉及「光時」等「港獨」口號的圖片,公然透過網絡世界向更廣泛的人群播「獨」。

在該網站所謂「全民抗爭:和理非與激進戰」的部分中,可發現修例風波時期的相片,其中清晰可見「光復香港」4字,另一張相片則以舉着「光時」旗的玩偶為重點;在描述所謂「『反修例運動』國際影響」的部分中,還有美國旗與「光時」旗同框的畫面,明顯挑戰法律底線。

劣跡6 參與非法「抗爭」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等多名骨幹,此前因為組織及參與非法集結被判監,目前仍在服刑,有關人等亦與積極參與非法「抗爭」的團體關係千絲萬縷。

何俊仁曾任反華組織「華人民主書院」的董事,該組織一直以推動「港獨」、顛覆國家為目的,多次透過網絡課程招收會員,藉機荼「獨」兩岸三地青年參與非法「抗爭」活動。

「佔中」頭目之一的周永康在2014年7月參加「書院」周年籌款晚會時曾聲言,「全靠『華人民主書院』將『抗爭』概念帶到很多地方,讓我們糅合後給我們實際使用」「『非暴力抗爭演練』都係書院教曉我哋」云云。

2019年修例風波期間,李卓人、何俊仁聯同「禍港四人幫」之一的黎智英等人於當年10月1日高調進行非法集結,即使前一日警方提醒市民參與有關活動或屬違法,但何俊仁同日就在另一記者會表明會繼續舉辦活動,煽動更多市民上街,最終演變成暴亂。最後,有關人等被告上法庭,李卓人、何俊仁等人承認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及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兩人均被判監18個月。

劣跡7 資金流向成謎

「支聯會」過去巧立名目發起多項眾籌,單是去年6月至8月就以籌建所謂「人權博物館」的名目,籌得約167.5萬元。坊間過往有不少市民自發請願,質疑「支聯會」透過籌款謀利,要求執法部門徹查。

雖然「支聯會」的網站有列出財務報告,但由1989年成立至2020年6月30日的歷年財務報告,僅以5頁紙就「報告完畢」,當中內容極其簡陋,只有捐款收入、利息收入、活動收入、經常費收入和其他收入等,至於捐款來源連大概名目也沒有,亦沒有解釋何謂其他收入。

2018年底,「支聯會」通過決議決定購入藝旺商業大廈 10樓全層,實用面積為 1,100呎的單位,交易金額為800多萬元。不過,根據「支聯會」的財務報告,2018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該組織總收入為474萬元,總支出為339萬元,即使計上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的賬目,其總收入和總支出亦不過203萬元和186萬元。

編輯: 喬一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