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一門三英才 杏林赤子心

(大公報記者 管樂、徐小惠)從上世紀初滿目瘡痍一路走來,無數愛國志士在其間櫛風沐雨、篳路藍縷,當中就包括香港中醫袁紹良一家。袁紹良的父親袁滌庵是愛國實業家,哥哥袁紹文是錢學森的同學、美國太空總署(NASA)特別顧問,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受到鄧小平接見。袁滌庵一生經歷了從清末到新中國成立多個重要歷史時期,橫跨學、政、商三界。袁紹良少時受章士釗關愛,在父親過世後曾到章家暫住一段時間,後來又在周恩來總理關懷下學習中醫,此後治病救人,並將家中所藏古書陸續捐贈社會。

「我生的時候是一九四五年,有記憶是一九五○年後。《大公報》的吳胡張,吳鼎昌、胡政之、張季鸞,都是我爸爸好朋友,還有英斂之。」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從已近耄耋之年的袁紹良口中波瀾不驚地說出。見到大公報記者,袁紹良十分高興,因為在他的印象中,袁滌庵生前每天都要看《大公報》,「《大公報》版面上各種看法都有。他認為《大公報》始終有自己的特色,在文化方面他對《大公報》也是很尊崇的。」

資助有志之士赴洋留學

袁滌庵畢業於大阪高等工業學堂,「他的同學當中,有的在後來日本侵華時做漢奸去了,又是請他做教育總長,又是請他去農工商部礦政司做司長,等等。他一概不幹。」從日本畢業回國後,袁滌庵任紹興府學堂監督,參加了反清革命組織光復會;一九二四年後,他集資創辦北京電車公司,又興辦熱河北票煤礦。袁紹良曾問過父親,為何要辦電車公司、如何發展工業,「他覺得煤是重要能源,沒有煤不行,他說要從地下找到礦,中國一定要自力更生。」

作為一名成功的實業家,袁滌庵曾資助蔡元培辦學、李四光深造,幫助過一批批中國有志之士赴洋留學。「我爸爸當時說,錢都是身外之物,年輕人缺錢,對有志的年輕人一定要幫。」據袁紹良憶述,蔡元培曾兩次向袁滌庵借取共八千元,欠條如今雖在異處,上面的內容袁紹良卻依然記得清楚,一個是:「眷眷此情,致以為悵。請我兄再予四千元。無內閣的情況下我不願再做此教育總長也,我因為發不出薪水去,買器材也做不了。」後來又:「請我兄再借四千元。」

如今回憶起來,袁紹良對父親印象最深的,是他愛國的赤誠熱心。「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父親曾讓我拿着重重的硃錠,一盒裏面得有五塊大硃錠,嘉慶御覽之寶,康熙御覽之寶之類。日本人侵華的時候,說要花八百兩銀子買一兩的硃錠,我爸不賣,說沒有了。」

袁紹良繼續道:「我說怎麼回事兒?日本人為什麼要買?他摸摸我的頭,說你這個小傢伙,你總問為什麼,這不是他們要買中國古董,他們是拿它打碎了提煉裏面的汞,做炸彈炸中國人。」

袁紹良十三歲半那年,父親過世。一九六八年,社會環境動盪,加之生活條件不理想,在父親好友的建議下,袁紹良找到時任中央文史館館長的章士釗,章士釗曾受過袁滌庵的資助,立馬收留了袁紹良。這一住就是數年。

家族慷慨捐贈收藏

一九八○年,袁紹良來到香港,隨後又飛到加拿大待了一段時間,再前往美國,去找他的哥哥姐姐。「我二哥,是肯尼迪(註:港譯甘迺迪)同學,在哈佛大學;三哥(袁紹文)跟後來著名的科學家周培源、錢學森都是同學,美國第一個登上月球的阿姆斯特朗是他的學生,他還是NASA的特別顧問。」那個年代,中國人能在NASA做到特別顧問的,袁紹良說,「就他一個人」。「像海灣戰爭用他的專利造了個飛機,結果他一分錢也得不到。我說為什麼?他說它(美國)等我專利時間過了再開始用,利用你完了不給你錢了。」

「後來國家就希望把他給(勸回來)。」據袁紹良憶述,錢學森回國前,袁紹文正和美國海軍的空軍部有合作任務,「他當時跟錢學森說,你先回去,我後回去。錢學森就先回來了。」未曾想,幾年後當袁紹文想回國時,「麻煩了,美國管得嚴了。」袁紹文直到八十年代才回國,「他們一般六十五歲退休,他到了六十五歲(美國)不讓退,延長到六十九、七十一歲才能退。退休之後,再過五年,才讓回來。」

袁家家學淵源,袁滌庵去世前曾留了一批信札,「有一些是放章行老那裏(註:章士釗,字行嚴,故稱行老),有一些是放在美國我的哥哥那裏。後來哥哥去世前問我,『我這兒還有些,你喜歡不喜歡?』」此後袁紹良陸續將這批信札交由出版社整理出版,幾年前他將一批古書捐出給浙江大學,當中有宋版的《資治通鑒綱目》,以及元版的《史記》。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編輯: Ivy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