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舊屋邨重建1|舊邨居民驚「中頭獎」:何時可重建?

石硤尾邨早前有單位塌石屎,險擊中獨居婆婆。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探訪婆婆時,對石屎剝落情況感吃驚。(受訪者供圖)

(大公報記者 曾敏捷)「縫縫補補都算啦,最擔心跌石屎,砸傷人。」石硤尾邨早前有單位塌石屎,險擊中獨居的失明婆婆,令舊公屋樓宇老化問題再引起關注。

有居住高齡公屋彩虹邨居民說,家中隨處可見石屎剝落後維修留下的修補痕跡,每天都擔心「中頭獎」;也有居民飽受樓上污水渠滲漏困擾,擔心疫情下隨時因污水播疫而「中招」……面對隨時從天而降的橫禍、無限循環的維修,不少舊屋邨居民不勝煩擾,形容等待重建「等到頸都長」,反問「重建一舉兩得,點解唔盡快做?」

七彩顏色的外牆,是1962至1964入伙的彩虹邨的標誌,這條「永恆的彩虹」曾獲「1965年香港建築師學會銀牌獎」,近年更成為本地居民與訪港遊客的「打卡」勝地。不過,美麗的外牆背後,是一眾居民承受樓宇老化的問題。

「縫縫補補都算啦,最擔心係唔知邊一日會突然跌塊石屎落嚟。」彩虹邨住戶陳先生家中的牆身與天花都是維修痕跡,露台、廁所、廚房都是重災區,天花板一個個深淺不一的白漆痕,是一次又一次維修石屎剝落後留下的印記;廚房近門口的牆身瓷磚大片剝落,現只用透明膠紙黏貼。

「去年廁所瓷磚突然剝落,險些傷及幼孩,下次唔知會唔會咁好彩。」

──彩虹邨陳先生

談起去年廁所洗手盆上方的瓷磚突然剝落,險些傷及年幼孩子,陳先生心有餘悸,「細路去廁所,突然傳來『砰』一聲巨響,全家都嚇一跳,馬上衝出去睇。好彩佢啱啱從廁所出咗嚟,無被砸到,但下次唔知會唔會咁好彩。」

陳先生自少年時入住彩虹邨,轉眼20多年過去。他說,隨着屋邨老化,滲水、石屎剝落等問題逐漸浮現,很多街坊和他一樣,家中幾乎每隔一、兩年就要維修一次,房屋署負責維修,但居民仍感不勝煩擾,認為重建才能根治問題,「露台石屎剝落啱啱至補好,無幾耐廚房爆磚,跟住廁所爆鋼筋……之前話幫我哋換鐵閘,我哋怕麻煩,無換。」

房委會早於2013年底,評估全港22個樓齡介乎34至61年的非拆售屋邨的發展潛力,毗鄰港鐵站的彩虹邨納入名單,但八年過去,至今仍未有重建時間表。同樣獲確認為有重建潛力的荃灣梨木樹(二)邨,樓齡已屆46年,一樣重建無期,居民深受樓宇老化困擾。

「樓上污水渠滲水,房署維修無期,只好自己喺水管下綁一個膠袋接水。」

──梨木樹(二)邨秦太

秦太一家住在梨木樹邨近半世紀,曾兩度搬遷,生活環境有改善,「最初住11座(已清拆重建)的中房,後來屋企人多咗,調遷到大房;再之後因為我奶奶(家姑)行動不便,我哋再被安排到有電梯的第五座。」不過她慨嘆,「樓太舊啦,成日有人維修或者遷出翻新,整日都『砰砰砰』,真係令人神經衰弱。」

秦太近日煩惱的是在廚房洗手盆上方、接駁樓上的污水渠滲水,她說已向房署反映近兩個月,仍維修無期,她唯有在水管下綁一個膠袋接水,每日站上椅子換袋,以防污水溢出,「每日換水好煩,最怕唔小心跌落嚟。但唔換又唔得,之前疫情嚴峻,又話污水會傳播病毒,我最怕留喺屋企都會『中招』。」

秦太說,早年聽說梨木樹(二)邨可能重建,但多年來只聞樓梯響,「重建可以改善居民居住環境,又可以有多啲單位供應,一舉兩得,點解唔做呢?」

 

編輯: 津津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