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東奧醜聞纏身 聲譽掃地

● 東奧主場館的興建一波三折,最後採用較能展現傳統特色的設計。 法新社

(香港文匯報記者 李健威)籌辦奧運的過程向來艱難,今屆東京奧運更在新冠疫情之下舉行,本身已經面對前所未見的挑戰,不過在疫情以外,東奧亦爆出過不少問題甚至醜聞,曾先後被揭發申辦賄選、場館有石棉及水質欠佳、工人工作環境危險等。而福島核廢水排海的決定同樣令東奧聲譽受損,「311」大地震及福島核災的陰霾依然揮之不去。

前奧委會主席涉賄選

東京奧運的最大醜聞由2016年起傳出,當時法國政府調查另一宗國際奧委會委員貪腐案時,意外揭發其中一名涉案人士涉嫌於2020年奧運申辦期間,透過一間新加坡諮詢公司,先後收受兩筆標註為「2020年東京奧運申辦」的賄款,至2019年初再傳出,時任日本奧委會主席竹田恒和已被初步起訴。

在日本申辦奧運的過程中,的確是由竹田專責游說各國委員支持,竹田亦承認他曾批准向該新加坡諮詢公司支付款項,不過一直否認賄選,亦堅稱款項是正當費用。醜聞不斷發酵下,竹田在2019年初宣布不再尋求連任,卸下他擔任近20年的奧委會主席一職,當時距離東奧原定的揭幕日子只餘下約1年。

水球賽事場館含石棉

賽事場館亦捲入不少爭議,其中用作舉辦水球賽事的東京辰巳國際游泳場,在2019年被日本傳媒揭發,屋頂的防火塗層含有可致癌物石棉,問題早在2017年已出現,東京政府卻認為情況不嚴重,一般民眾亦不會接觸到,決定暫時不處理;直至問題曝光後,奧組委才稱會採取「緊急措施」。

鐵人賽水質含大腸桿菌

三項鐵人游泳項目選址面向東京灣的御台場海濱公園舉行,不過一份2019年11月的水質報告指出,東京灣內的大腸桿菌含量在部分日子超標,如在2019年8月上旬,當局曾為測試過濾系統的效用,連續檢測水質12日,其中一日的大腸桿菌含量超出上限達4倍,不過在其餘日子卻沒有超標;奧組委官員則曾表示,會加裝三層過濾系統,較測試時所用的單層過濾系統更嚴格。

其他專家則分析,大腸桿菌在部分日子超標,可能是大雨所致,因為東京處理雨水和一般污水的渠管是同一套,當大雨令東京的雨水處理系統超出負荷,未處理完成的污水便可能污染雨水,繼而污染環境。

興建主場館一波三折

奧組委原本打算翻新1964年東京奧運的主場館國立霞丘陸上競技場,作為今屆東京奧運的主場館使用,2012年最初公布的預算只有1,300億日圓(約92億港元)左右,但其後招標選中的新場館設計被嘲笑太似單車頭盔,造價更達3,000億日圓(約210億港元),遠超原有預算,最終整個競技場需要拆除重建,採用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較能展現傳統特色的設計。此外新的國立競技場原本期望可供2019年的世界盃橄欖球賽使用,不過因此前的風波而無法及時落成。

建築工人工作環境高壓

參與興建奧運設施的工人曾經被揭工作環境高壓,根據建築和木材工人國際組織(BWI)在2019年發表的調查報告,工人被迫長時間工作,如興建奧選村的工作有時需連續28日工作,同時面對危險的工作環境,申訴制度不完善,工人如同在「恐懼文化」下工作,至今已錄得最少兩宗東奧建築工人死亡的案例。

一名23歲國立競技場工人的父母曾在2017發起聯署,要求政府承認他們的兒子是因過勞而死,據傳媒報道,該工人死前曾一個月超時工作200小時。

福島核災陰霾不散

日本政府將今屆奧運視為「復興奧運」,期望藉此象徵日本已擺脫「311」大地震陰霾,不過從日本政府成功取下2020奧運主辦權以來,「311」相關的負面消息持續傳出,例如國會在2012年呈交的報告中,直指福島核災是一場人禍;2016年政府估算,拆除福島核電站、清理受污染環境及賠償所需費用,高達22萬億日圓(約1.5萬億港元),相當於日本年度預算的1/5;2019年底日本政府又再修改清理核電站的路線圖,今年4月再決定將核污水排入大海,引起周邊國家不滿。

奧運防疫「只許州官放火」 緊急狀態仍搞歡迎會招民怨

日本在新冠疫情日趨嚴峻下堅持舉辦東京奧運,雖然政府及奧組委多番強調會採取嚴格措施,防止疫情蔓延,不過奧運選手村內外不斷傳出疫情,官方的防疫政策本身亦被質疑「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更有外籍人員違例情況,加上籌辦至今,官員失言等醜聞不斷,都令民間反對奧運的聲浪有增無減。

邊限食肆營業 邊擬會場賣酒

日本政府及奧組委在處理涉及奧運的防疫措施上,往往出現自相矛盾以至雙重標準的情況。例如東京目前仍然實施防疫緊急狀態,食肆等商戶的營業時間有限制,出售酒精飲品亦有規限,不過在奧組委尚未禁止觀眾入場前,曾一度以已經與啤酒商簽署贊助合約為由,考慮容許在會場出售酒精飲品,引起輿論炮轟後才撤銷。

現時東京奧運雖然已決定閉門舉行,不過在場館外,奧運相關人員的行為仍引起民眾不滿,本月初傳出2名美國人和2名英國人涉嫌在六本木飲酒消遣後,試圖闖入一棟住宅大樓,其後於尿液樣本中被驗出可卡因成分。4人受聘於英國電力公司Aggreko,該公司是東奧的合作贊助商之一,不過他們已在日本工作數個月,亦無須如其他運動員、工作人員或記者般,遵守「奧運氣泡」的防疫措施。

消息一出即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網民不滿,有網民寫道,「一如所料,比起運動員,奧運相關人員才是最危險一群」。

40政商界要員迎巴赫

日本政府在剛過去的周日為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舉行歡迎會,亦引來民眾在會場外示威。在緊急狀態下,日本政府不停敦促民眾留在家中、不要聚集,歡迎會卻有約40名政商界要人參與。雖然奧組委解釋已削減人數,參與者亦不可飲食,不過場外示威的民眾繼續高呼「停止不必要的派對、取消不必要的奧運」。

今屆奧運不會有任何海外觀眾入場,防疫措施下運動員亦不可四處遊覽,加上緊急狀未解除,過往奧運主辦城市人頭湧湧的場面預料不會出現。不過東京首都高速道路在奧組委要求下,上周照樣宣布奧運期間上調私家車輛的收費,同時劃定奧運專用行車線,禁止一般民眾使用。消息同樣引起網民不滿,相關報道下可見到不少留言,質疑「既然沒有觀眾,東京亦實施緊急狀態,為什麼他們還覺得會塞車?」或者是要求日後退還額外費用等。

開幕式作曲人曾欺凌殘障同學

有份參與開幕式及閉幕式作曲工作的音樂人小山田圭吾,上周被網民翻舊賬,發現他在1995年受訪時,自爆曾欺凌殘障同學,強迫對方裸體、綁上繩子當眾手淫、吃大便等,他在訪問中似乎亦沒有悔意,僅笑稱「真的很過分,想藉此向對方道個歉」。事件發酵下,小山田道歉也未能平息民憤,終於辭去相關職務。事實上,就在小山田宣布辭職前數小時,奧組委仍然公開力保小山田,做法自然亦引起民眾不滿。

日本民眾對奧運的不滿,相信絕不僅限於散播病毒風險,一名在巴赫歡迎會外示威的60餘歲女性受訪時,便提起小山田的醜聞,形容不論疫情存在與否,「奧運會本身就充斥各項問題,我們其實沒有選擇,必須取消奧運」。

編輯: 枕流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