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闖參院15分鐘 佛州漢判囚八個月

佛州男子霍奇金斯(左)因1月6日衝擊國會被判囚8個月。\美聯社

據大公報綜合美聯社、《衛報》、CNBC報道:美國國會騷亂追責程序持續推進,迄今已有約550名暴徒被起訴。當地時間19日,佛州男子霍奇金斯「妨礙國會程序」罪名成立,被判入獄8個月,這是國會騷亂案首宗重罪判決。法官形容,被告雖無暴力行徑或毀壞財物,但闖入國會形同破壞民主,判刑8個月具阻嚇力。不過,妨礙國會程序罪屬重罪,最高可判囚20年,而此案對日後同案量刑起着指標作用,輿論質疑量刑過輕。

38歲的男子霍奇金斯(Paul Hodgkins)來自佛州坦帕市,是一名起重機操作員。1月6日,他與其他暴徒闖入國會山莊引發騷亂,導致確認拜登當選總統的程序中斷。現場視頻片段可見,霍奇金斯身穿印有「特朗普2020」字樣的上衣闖入參議院議事廳,肩扛支持特朗普的旗幟,頸上掛着一副護目鏡。他在議事廳內的自拍全網皆知,臭名昭著的「牛角男」等多名暴徒入鏡。

上個月,霍奇金斯承認一項妨礙國會程序的罪名。美國地方法官莫斯周一宣布判霍奇金斯8個月監禁,出獄後接受兩年監督,並須支付2000美元(約1.56萬港元)賠償金。莫斯強調,霍奇金斯「主動和有意」衝擊國會,對民主制度的破壞將持續數十年,因此判刑要有阻嚇力。

妨礙國會程序可囚20年

妨礙國會程序罪屬重罪,最高可判囚20年。由於霍奇金斯沒有破壞財物或傷害他人,司法部建議判處15至21個月監禁。在法庭上,各方就量刑爭辯不休。控方認為,霍奇金斯與其他衝擊國會的「本土恐怖分子」沒有區別,對民主構成了集體威脅,因此要求法官判霍奇金斯18個月有期徒刑,以阻嚇任何考慮攻擊美國民主機構的潛在暴徒。

而辯方則請求法官判緩刑。霍奇金斯當庭自辯,稱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非常懊惱和後悔」,從未設想過抗議會升級,是被狂熱氣氛衝昏頭腦、跟隨人群走進國會,「那是我作出的愚蠢決定,我要承擔全部責任。」他向法官求情希望輕判,不想失去工作及租住的單位。

霍奇金斯的辯護律師勒迪克更請求法官莫斯不要判監,稱民主黨政府對國會騷亂的描述「誇張」,任何懲罰都比不上伴隨餘生的案底。莫斯打斷這一陳述,抨擊如果當庭無罪開釋暴徒,則是變相鼓勵今後不服從選舉結果的人都來圍攻國會。但他同意,霍奇金斯的刑期應比18個月輕,因他當時沒有作出暴力行為、破壞財物或傷害威脅任何人,也非騷亂主腦且認罪態度良好,最終決定判他入獄8個月。

美司法體系種族歧視

美國司法部至今起訴約550名涉國會暴動的人士,罪名輕重不一。早前,印第安納州女子摩根─勞埃德和佛州男子庫爾齊奧皆承認一項「在國會大廈內遊行、示威或進行糾察」的輕罪,分別被判三年緩刑和6個月監禁。而所有被起訴的暴徒中,至少230人被控妨礙國會程序重罪,故美媒認為,霍奇金斯的判決極其重要,將是未來同案量刑的參考標準。

多間美媒和大批網友炮轟量刑過輕。《時尚先生》政治欄目博主皮爾斯(Charles P. Pierce)認為,這類判決很可能成為大多數暴徒的最高刑期。加上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等共和黨人阻撓獨立調查國會騷亂,民主危機恐漸被淡化。亦有網友抨擊美國司法體系種族歧視,完全是「兩個美國」。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得州43歲非裔女性梅森(Crystal Mason)在緩刑期間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投票,最終因非法投票罪被判入獄5年。據悉,她當時不知道被判重罪者服刑結束前不能投票,且這張選票最終未被計入有效選票。

FBI流水線式抓捕 逾550暴徒落網

1月7日,一名議員清理散落在圓形大廳內的雜物。美聯社

美國國會山莊遭暴力衝擊已過去逾半年,聯邦調查局(FBI)和司法部門配合「流水線化」抓捕起訴「本土恐怖主義分子」,對暴徒追責到底的做法值得香港借鑒。不過,同樣是立法機構遭衝擊,美國政客和媒體卻將2019年衝擊香港立法會的暴徒美化為「民主鬥士」,雙標盡顯。

2020年美國大選亂象頻生,「特粉」1月6日衝擊國會大廈釀5死後,聯邦調查局(FBI)和司法部相配合迅速展開「大圍剿」。FBI除調出閉路電視紀錄在社交媒體上放出數百張嫌疑人照片的「懸賞令」,更鼓勵線人舉報,至今550多名暴徒被捕;司法部也快馬加鞭起訴落網者,佛州男子霍奇金斯19日便因「妨礙國會程序」罪名成立,即使僅進入參議院15分鐘,沒有破壞活動,也要坐監8個月。

哥倫比亞特區地方法官莫斯指,即使未破壞國會設施或使用暴力,但「主動和有意」衝擊國會便足以判重刑,勢為潛在暴徒起阻嚇作用。而反觀香港,2019年暴徒以極端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多人卻僅判入獄數星期,甚至僅需入教導所。

不過,雖然美國嚴懲暴徒為香港起了借鑒作用,但部分美國政客和西方媒體對外卻對香港發生的暴力事件口徑不一。美國主流媒體對國會騷亂眾口一詞譴責,稱之為「暴力事件」、「暴徒」、「極端分子」、「恥辱」,但當年他們形容香港又用的是什麼詞語?「靚麗的風景線」,把他們美化成「民主鬥士」,背後的用心險惡。

編輯: 林犀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