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黑暴」勢力未根除 「七一」動亂風險仍高

文/方靖之

「避風驛」指涉事女生因曾參與黑暴被控暴動罪。圖為去年中大暴亂事件,不乏女生參與(資料圖片)

「修例風波」演變成「本土恐怖主義」,有關威脅並未因為「黑暴」的兵敗如山倒而消除,由六大紀律部隊組成的跨部門反恐專責組日前召開記者會,透露前年「修例風波」爆發後共破獲22宗涉及爆炸品原材料和真槍案件。為防範有人於今年「七一」前後發動「孤狼式」襲擊,警方一直深入搜集情報防患未然;海關已引入最新人工智能及電腦系統檢查出入境人士,並首度培訓槍械搜查犬;入境處去年在出入境管制站截查逾7000人,監察或拒絕與恐怖活動有關連訪客入境。六大紀律部隊誓言,會確保香港繼續成為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

隱性「港獨」組織不斷出現

有人或會認為,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港獨」、「黑暴」、攬炒派頭面人物不是紛紛落網、身陷囹圄,就是潛逃外地,「港獨」勢力已是潰不成軍,「民陣」等大台被取締亦只是時間問題,香港局勢已經恢復穩定,在這時六大紀律部隊高調表示要嚴防暴亂,並且作出了全面部署和動員,似乎沒有必要。但真的如此嗎?

「黑暴」勢力遭受重創是事實,但不代表香港的危機已經解除,外國勢力仍然沒有放過在香港煽風點火,為中國製造麻煩的機會,美國所謂推動香港「民主化」的撥款仍在增加,在這時遠遠未到「兵槍入庫」、「馬放南山」的時候,反而近期更呈現出一些危險信號:

一是「舊港獨」組織解散了,但新的「港獨」組織近期又相繼成立。例如近期就有一個名為「本土青年意志」的「港獨」組織成立,並且不斷落區宣傳所謂「本土運動」,並舉辦所謂的「活動」,展示與「黑暴」有關的影片、照片、物品,妄圖再次為「黑暴」招魂。這個「本土青年意志」打着「本土」之名,鼓吹的卻是激進本土分離主義,其核心成員與另外兩個新近成立的「港獨」組織:「香港維吾爾人權關注組」及「開站師」大多是出自一批人。

「香港維吾爾人權關注組」是一個分裂組織,藉「新疆棉」事件公開為「疆獨」分子及西方反華勢力背書;另一個名為「開站師」組織則公開叫囂反對香港國安法。這些組織的主要成員其實都來自大學的「獨莊」,包括「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羅子維曾是中大學生會成員,其他核心成員還包括「學生動源」成員張心怡、「賢學思政」前發言人朱慧盈等人。

這些人都是新一批的「港獨」分子,與黃之鋒、黃台仰等「前輩」相比,他們知名度更低。但奇怪的是,在反對派大台尚且不敢挑戰國安法之下,這一批「港獨小將」卻是肆無忌憚的繼續宣傳「港獨」,儼然以新一代「獨派」代表自居,並且有資源發動各種活動。當中幕後有什麼人支持?背後的資源何在?這些組織集結的什麼人?未來會有什麼行動?都是執法部門追查的目標。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六月、七月的敏感時間點前夕,這些「港獨」組織相繼成立並不尋常,顯然是有目的而來,借敏感時間點煽暴,很可能就是這些組織的目的。

嚴防「孤狼式」恐怖襲擊

二是「黑暴」仍有一定動員力量。上周五警方動員了七千警力在多區戒備,並且圍封維園,在多區設下路障檢查車輛,而保安局亦多次重申違法者必將依法懲處。但當晚依然有大批「黑暴」分子在銅鑼灣和旺角搞事,甚至出現短暫堵路,而「黑暴」分子更不斷在街上高喊「港獨」口號,這不但說明「黑暴」分子死心不息,更說明他們仍具有一定動員能力,甚至仍然有一個未被破獲的溝通動員平台。很明顯,上周五就是「黑暴」分子的一次試驗,下月一日才是他們真正發難的時機,屆時他們可能再在各區搗亂,重演「黑暴」。對此,絕不能掉以輕心。

三是「黑暴」的「本土恐怖主義化」趨勢。由「黑暴」爆發到近一段時間,警方一直有破獲涉及爆炸品原材料和真槍案件,這說明「黑暴」一直有渠道、有幕後勢力協助將武器及爆炸品運到香港,只是大多數被警方破獲,但不排除還有漏網之魚。「黑暴」發動恐怖襲擊並非天方夜譚。在香港疫情爆發之初,「黑暴」就曾對健康院及醫院落手,投擲燃燒品及放置炸彈,但由於事件引起社會高度關注,警方嚴打之下令有關恐襲暫時偃旗息鼓,但早前在荃灣採樣站的焚燒事件似乎顯示着「本土恐怖主義」即將重來。

與大規模的暴亂不同,「本土恐怖主義」只需要幾名狂徒、幾個爆炸品,在人流密集之處就可以製造震驚全港的事件,有關行動的隱匿性、危害性更大,這是香港未來面對的最大威脅。香港現在遠遠未到解甲歸田之時,暴亂風險仍在,未來一段時間各界仍然要警鐘長鳴,仍然要大力支持執法部門止暴制亂,為港守城。   

資深評論員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