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抗擊疫情 外傭出蠱惑 僱主受折磨

(香港文匯報記者 黃恆諾)菲律賓新冠肺炎疫情嚴峻,香港特區政府早前禁止菲國、巴基斯坦、印度三國民航客機抵港。禁飛令下,本港菲傭供應鏈斷裂,已經身處香港的完約、斷約外傭因而成為搶手貨,甚至有人「吊高嚟賣」。香港文匯報昨日追訪3名僱主,他們訴說在外傭荒下遭玩殘的苦況,有人向中介支付逾萬元服務費,好不容易等到外傭來港履新,最後卻發現對方已懷孕;也有外傭詐病博炒,其僱主竟信以為真,掏腰包為外傭做身體檢查;還有僱主上當得太多,已改用本地家務助理免受氣。 

禁飛令下,本港菲傭供應鏈斷裂,已經身處香港的完約、斷約外傭因而成為搶手貨。圖為有十多名外傭無視疫情,搭起帳篷聚集。 香港文匯報記者攝

【僱主一王先生】假病真醫無了期 寧補錢革扯斷尾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香港特區政府去年起強制海外地區入境者接受檢疫,加上外傭原居地也一度受「封城」等措施影響行程,香港家庭聘用仍身處外地的外傭,或要苦等幾個月。王先生去年向外傭中介支付約兩萬元請人,盼了又盼、等了又等,5個月後新聘的外傭終於來港上班,卻等到一名經常詐病的外傭。王先生信以為真把外傭送院接受近6萬元治療,最終僱傭關係只維持短短兩個月左右,數萬元中介及外傭酒店檢疫費付諸東流。

王先生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指出,雖然他以法定最低工資聘用外傭,但其工作量不算多,「我們一家除了有我和太太外就只得兩隻狗,我自己又喜歡煮食,有信心煮得比外傭好,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我煮飯給她吃,她主要工作是照顧隻狗。我自問是一個好僱主,之前的外傭做了超過十年,一直都當她們是家人,我吃什麼她們也吃什麼。」

上一任外傭去年離職後,他支付約兩萬元中介費請人,惟受當地「封城」及香港入境檢疫措施影響,外傭來港日期一拖再拖,苦等幾個月,該外傭終於來港履新,但就令王先生極為失望,「她從未認真工作,試過在準備簡單的食物時把膠袋燒着。」

留院兩周醫費近6萬

最困擾他的是,該名外傭經常「生病」,「返工兩個月已經三次因病拒絕工作,帶她求醫她不肯去,但又寄信到領事館投訴我,病後兩天的休息日又可以如常外出,幾天後又說生病,拒絕到停車場幫我攞嘢。」

王先生在外傭第三次聲稱「生病」時決定召救護車將她送到醫院,留院兩星期接受包括磁力共振掃描等檢查,醫療費高達5.7萬元,在扣除保單索償後王先生仍要補貼數千元,「檢查沒有發現什麼健康問題,但她這樣工作態度,我覺得補錢送她走好過留低,以免手尾長。」

姐姐認詐病終被舉報

該外傭被解僱時向王先生承認,履新一個月後已開始找跳槽機會,後來王先生得悉她被炒後兩天已經約好新僱主簽約,「新僱主加500元至600元工資可能已經令她(該外傭)心動,不斷博炒收代通知金轉工,一再害唔同的家庭。」為免有更多香港僱主中招,王先生早前向入境處舉報,終令該名外傭因違規「跳工」被終止簽證及遣返原居地。

「現在無工人用對我們的影響很大,很多工作都要自己做,少咗休息時間。」雖然「見過鬼」,但王先生即使「怕黑」都要向現實低頭,決定另行聘用一名外傭,最快下月底才能上班,「今次要檢疫21天,比上次時間長,花費也更高,起碼用多咗成三千蚊。」

【僱主二郭太太】屢聘屢甩無着落 簽約遇反悔搵笨

外傭求過於供問題持續惡化,僱主要請人愈來愈難,郭太自從上任的外傭於一年前因懷孕決定回鄉產子後,一直物色新外傭,即使她願意支付高於最低工資的薪酬及提供獨立睡房,但不少原本答應聘約的外傭最終甩底,令她至今未能找到新工人填補空缺,要同時兼顧家庭及事業,每日只睡約4小時。

有人佗B來港 有人獅子開大口

郭太表示,對上一名外傭於去年1月才來港,但不久發現她已懷孕,因而提出終止合約回鄉。郭太不希望反過來照顧外傭,所以亦同意「和平分手」,惟過了近半年郭太仍未能找到心儀的外傭,「我有在不同平台找工人,有些約好見工最後不出現、有些之後說找到其他工作,也有突然改變決定與原來僱主續約。」

去年11月,郭太終於以月薪6,000元與一名外傭達成協議,原本以為再挨多兩個月待該名外傭與原來僱主完約後,便有人可以幫忙,惟當時雙方只有口頭協議、沒有簽約,但後來該名外傭突然提出諸多要求,令郭太知難而退。

郭太與丈夫都需要上班,照顧兩名子女的工作一直落在外傭身上,但自從外傭離職後,郭氏夫婦要兼顧子女,「自己的兩名子女雖然已經分別11歲及13歲,但還未完全可以獨立,最細的上學時還要成人接送,我現時每早6時許起身煮早餐,之後坐的士送他返學再趕回家居家工作,中午接放學,煮午餐,每晚10時等他們睡覺後才能專心工作。」

兼顧家務公職 「像條快斷橡筋!」

「我像是一條快要斷的橡筋!」郭太說,幸好疫情下政府封關令丈夫無法出境工作,兩人可以分擔照顧子女的責任,擔心如果一直未能聘用新外傭,日後可以恢復跨境往來時自己的壓力會更大。

【僱主三陳先生】幼子受虐無得忍 寧捱貴價請助理

外傭的「跳工」問題一直是香港僱主的噩夢,陳先生可算是「黑仔王」。自2012年開始聘用過多名外傭,一再遇上博炒跳槽的外傭,更有外傭將陳先生的子女當出氣袋,趁夫婦不在家虐待其子女,令陳先生忍無可忍,自此改聘用月薪比外傭高一倍的本地家務助理。他直言,若請外傭遇人不淑,白白浪費中介費、賠機票、賠代通知金等,加加埋埋隨時貴過一名本地家務助理。

外傭想跳槽加人工,都會不斷激怒原有僱主將她炒掉,故一直都有外傭以各種方法博炒賺取代通知金和機票等,但像陳先生這樣的「黑仔」僱主就較少見了。他自2012年首名孩子出生就開始聘用外傭,卻無間斷遇上「跳工」的外傭,「做得最短的外傭,返工一星期後就提出有事要走,當時太太剛誕下第二胎,請一個新工人最少需時3個月,她令我們陣腳大亂。」

冬天沖凍水涼累兒子生病

不過,真正令陳先生決心不再聘用外傭的原因,是3年前一名外傭,竟然在冬天用冷水為其就讀幼稚園的兒子洗澡,令兒子生病,「阿囝有次踢爆,我們才知阿囝被人虐待。」

由於外傭像走馬燈般轉,轉用工人的空檔中,他不時請家務助理做替工,「對姨姨很滿意,她們一般對小朋友較有愛心,如果討厭小朋友,她們可以選擇其他工作,但外傭離鄉背井是要賺錢,未必會喜歡小朋友。」炒掉該名虐兒外傭後,陳先生開始萌生聘用本地家務助理的念頭。

炒人賠錢隨時貴過請助理

網上有免費平台協助僱主按需要找合適的助理,即使遇上有問題的家務助理,要換人僱主也毋須額外支付中介費,「我現時每月最少花費1.1萬元於聘用家務助理,比外傭薪金高一倍幾,但請外傭要包她食住,而且解僱時要支付一個月代通知金、買機票送她走,之前支付的逾一萬元中介費嘥晒,最終費用可能同請本地姨姨差唔多。」

除了實際花費相距不多外,陳先生認為家務助理供應也較外傭充足,加上家務助理獲聘後不用辦理簽證等手續較快上班,與僱主又沒有文化差異,都是家務助理的優勢。

轉用家務助理約三年的陳先生認為,兩類傭工各有利弊,適合不同家庭,其他有意轉用家務助理的僱主要留意,家務助理不似外傭可以全天候待命,僱主要做好時間管理與家務助理接力照顧子女,「例如必須準時下班趕回家照顧小朋友,讓家務助理準時下班。」

編輯: 喬一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