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區會泛政治化 剔出選委會合情理

(大公報記者 龔學鳴)攬炒派前年挾黑暴之勢奪取大半區議會議席,但他們上任以來懶理民生,還為黑暴助威吶喊,甚至在意圖奪取特區管治權的所謂立法會「35+初選」行動中,近半被捕者是區議員。《大公報》發現,現時至少有11名攬炒派區議員辭職,背棄對選民的承諾,當中部分人更如同早前許多畏罪潛逃的攬炒派悄悄離港。有政界及法律界人士指出,這些攬炒派將政治凌駕民生,胡作非為,根本沒有真正履行區議員的職務,在新的選舉制度下,被剔除出選委會是合法合情合理,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歧視選民 無故曠工

區議會的職能是服務基層民眾,表達選民圍繞民生議題的訴求。然而攬炒派進入區議會後政治先行,他們公然歧視持有不同政治意見的選民,又在議會上瘋狂否決有建制背景的主辦方申請活動。長沙灣社區發展力量區議員李文浩在辦事處公然貼出「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的標語。中西區區議會曾否決康文署涉及29萬元的文娛活動撥款,攬炒派議員葉錦龍的藉口是,康文署曾與某機構合辦的活動上有多名建制派候選人出席,「涉嫌選舉舞弊」。

亦有區議員完全不顧地區事務,去年12月,九龍灣麗晶花園爆發疫情,當居民被送去檢疫隔離之際,該區區議員畢東尼卻在英國度假,直至今年三月才回港。其間有居民透過社交媒體向他求助,他隨即退群,由此被該區居民戲稱為「駐倫敦麗晶區議員」。他回港後不久,就宣布辭去區議員職務及退出公民黨。

2021年1月6日,警方國安處拘捕53名參與立法會「35+初選」,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攬炒派成員,在這些被捕者中,當時攬炒派區議員就有25名。隨後,隨着被捕的攬炒派「核心人物」先後宣布退黨,眾多區議員亦爭相退黨自保。截至目前,已有至少11名攬炒派區議員辭職,約20人退黨,其中公民黨更是首當其衝,其原本在今屆區議會中擁有32個議席,但截至今年四月已經失去至少13席,大減41%。

應追究過去違法行為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陳勇指出,今屆區議會選舉正值黑暴最嚴重時期,因此選舉過程相對混亂。攬炒派區議員趁機當選後不務正業,導致區議會「泛政治化」,自然不能理性反映民意。他留意到近日不斷有攬炒派區議員企圖通過辭職、退黨,為過去的所作所為推卸責任。他希望特區政府及執法部門加強執法,追究攬炒派過去做出的違法行為,以守護本港法治。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法學教授傅健慈認為,攬炒派區議員把政治凌駕民生,胡作非為,根本沒有真正履行區議員的職務,故此被排出選委會的做法是合法合情合理的。特區政府應加強對區議會的管理法例,依法追究區議員相關的責任,以及完善相關法律去處理區議員疏忽職守、無故曠工、被判刑、不履行職責等問題,讓區議會盡快重回正軌。

區議員爆退黨潮 公民黨瀕滅亡

於2019年舉行的第六屆區議會選舉時正值修例風波,有攬炒派候選人毫無地區服務經驗,通過利用政黨提供的資源與平台在選民中樹立形象,最終因懂得喊所謂的「五大訴求」而當選。然而,隨着政府宣布把區議員納入宣誓範圍後,不少極度心虛的攬炒派區議員為保住「糧支」,紛紛企圖通過退黨洗白,部分政黨更陷入滅黨危機。

多人涉違國安法被捕

在第六屆區議會選舉中,首次參選的李煒林以公民黨身份參選,其後以6450得票當選成為觀塘區議員。當時他聲稱感謝「手足」,未來將在議會要求重新檢視建制派主導下通過的所謂「大白象」工程;然而,今年4月19日,李煒林突然宣布「經慎重考慮後決定退出公民黨」。

這並非個別現象,早在去年,多名攬炒派立法會參選人被裁定取消參選資格後,葵青區議員譚家浚、冼豪輝及南區區議員俞竣晞便宣布退出公民黨。隨着警方於今年一月對曾參與「35+」初選,涉嫌違反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攬炒派展開拘捕後,「割席潮」在攬炒派區議員中愈演愈烈。

今年3月19日,涉參與「35+」初選而成為被告的西貢區議會主席鍾錦麟,正式宣布退出新民主同盟;黃大仙區議員鄭文杰亦於同日宣布退出公民黨。4月13日,觀塘區議員李軍澤稱「發現與公民黨的意見大相逕庭」,退出公民黨。截至5月1日為止,至少30人退出政治組織,公民黨是重災區,有13人;而民主黨、民協、新民主同盟等亦有人退黨。

分區委員會更能反映民意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3月30日全票通過對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作出修訂,其中「第四界別」中的117個區議會議席全數取消,改由政府委任的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防火委員會成員,以個人票選出156個席位。有委員表示,委員會的成員來自不同界別,具有廣泛代表性,在與政府溝通方面亦承擔着重要角色。

沙田分區委員會委員王虎生認為,並不是只有區議員才可以反映民意。分區委員會在地方社區與民政事務處的溝通方面,亦擔當重要的角色。他強調,委員會中不乏法團、屋苑、管理委員會主席、學校校長,以及不同社區從事地區工作的服務代表等,具有充足的廣泛代表性,且委員對區內情況都有一定的了解,對社區事務十分熟悉。

王虎生還向記者表示,目前委員會正在配合政府在社區內開展防疫工作,向居民派發防疫物資,居民反應相當踴躍。

攬炒派為「糧支」轉軚宣誓

這邊廂有攬炒派拒絕宣誓,並立即辭職,那邊廂就有攬炒派區議員由原本拒絕宣誓改為願意宣誓。離島區議員王進洋,今年二月信誓旦旦聲稱將在政府安排區議員宣誓時會自行辭職,指一些珍重而莊嚴的抗爭口號與原則,能夠超越物慾追求,包括「光時」口號,「人生在世,除了政治與功名利祿」,他不希望「被區區四萬蚊和虛而不實的議席,綁了我的翼」。不過,一個月後就急速轉軚。

黃進洋三月在fb發帖揚言決定宣誓,並指「留下來,多個工具。口號雖然是旗幟,但現在來說,也只是其次。」

然而大公報記者發現,王進洋去年在多個委員會會議出席率均為零,甚至未有開設辦事處,居民沒有向他求助及聯絡的有效途徑,亦無法通過他在區議會中表達訴求,令人實在無法想像他如何兌現與選民的承諾。有網民對此回應, 「為糧支,『手足』可棄;為金錢,乜都要制!」

編輯: 叁山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