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大公文匯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愛國者治港」需思想理論建設

文/楊 堅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開始審議特區政府提交的《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訂,料立法會將於5月下旬完成三讀表決通過。嗣後,特區將根據該條例,選舉產生選舉委員會、第七屆立法會和下一任行政長官。

「泛民」不會做「忠誠反對派」

從香港政治大趨勢看,上述三場選舉都將順利進行,選舉結果都將體現「愛國者治港」。另一方面,香港社會對於改革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反應,要求特區政府和愛國愛港陣營以新思維和新方法來加強與「愛國者治港」相適應的思想理論建設。

「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對於改革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反應是,整體保持沉默,個別人士表示反對和異議。

民主黨、公民黨等政治團體,大律師公會等半專業團體半政治團體,至今都沒有發表觀點,這是一個新現象。反映中央改革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對「拒中抗共」勢力產生空前強烈的震撼。對於香港國安法,民主黨、公民黨等都曾表示反對意見;大律師公會不僅表示異議,而且發起和參與黑衣遊行以示反對。因為,香港國安法尚不威脅其生存,他們覺得尚可動彈。改革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直接打擊民主黨、公民黨等的生存根基,使作為「拒中抗共」政治團體支持者的大律師公會感覺狐死兔悲,於是紛紛噤若寒蟬。

當然,「拒中抗共」陣營不會集體噤聲。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在接受有線電視專訪時稱,「民主派」不應參與第七屆立法會競選。民主黨另一位前主席楊森在香港區域法院審理2019年8月31日非法遊行案時稱,「『泛民』不會做所謂忠誠反對派」。

楊森的話表明,儘管若干建制派知名人士堅持認為,在新選舉制度下,傳統「泛民主派」應該也可能轉化為「忠誠反對派」,但是,民主黨、公民黨等不可能整體改變政治立場。政治立場不僅反映在這些政治團體的綱領性文件上,更重要的是體現在他們的政治行為。民主黨、公民黨等的綱領都不支持「港獨」,甚至有的還表示支持「一國兩制」,但是,他們都參與了「修例風波」,都對「黑色暴亂」表示支持,都在事實上與「港獨」勢力同流合污。民主黨、公民黨等可能公開承認錯誤、改弦更張嗎?稍具政治常識者都明白,不可能。

所以,劉慧卿稱新選舉制度令「民主派」屈辱而拒絕參選,完全是藉詞。即使民主黨、公民黨等「拒中抗共」政治團體中有些人、尤其沒有公開的反對國家執政黨的言行的新人希望參選,但是,他們不可能以所屬政治團體代表的身份參選。他們可能和可以退出民主黨或公民黨或其他政治團體,以個人或另組政治團體的方式參選,但是,不能沿用反對國家執政黨的政治口號,也無法再以爭取「真普選」為競選話語。

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施類似西方的政治制度,但是,為什麼建制派若干知名人士喋喋不休地鼓吹「泛民主派」向「忠誠反對派」轉型呢?就鼓吹者本人而言,是暴露其對西方政治制度膜拜。就建制派而言,則反映思想理論建設跟不上「愛國者治港」的制度建設。

須認清西方政治制度缺失

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沒有全盤反對新選舉制度,只對新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提出質疑。反映新選舉制度是合法合理、難以被攻擊的。

然而,在一部分建制派人士中,有些甚至具一定社會知名度,也對新選舉制度持有疑慮,一種籠統的說法是似乎變成了「一國一制」。

建制派人士的疑慮,當然與夏博義的質疑的政治性質不同。但是,從思想理論角度看,都要求特區政府和愛國愛港陣營以新思維和新方法來提高建制派的思想水平。

何謂「新思維」?概言之,認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認清西方政治制度的缺失。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最近撰文說得好──「世界上有許多關於民主的模式。如果把民主定義為政府按人民的共識來行使權力,那麼,中國是很民主的。中國內地絕大多數人民支持共產黨領導的政府。」「民主不只是關於政府的模式。民主包括權力如何運用。」

何謂「新方法」?一言以蔽之,便是實施新選舉制度後,特區管治和施政必須煥然一新,令人們信服新選舉制度。

資深評論員

編輯: 青藍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