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內地清明檔總票房逾8.2億創紀錄 《我的姐姐》收4.4億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芬)據燈塔專業版實時數據,截至4月5日晚12時,2021年清明檔總票房達8.21億元(人民幣·下同),刷新中國內地影史清明檔票房紀錄,其中《我的姐姐》憑借社會熱點話題與細膩情感表達異軍突起,成為該檔期最大贏家,並帶火了整個清明檔。

據燈塔專業版實時數據,截至4月5日晚12時,總觀影人次2,225.51萬元。本次檔期票房前三影片分別為:《我的姐姐》3.78億元(累計4.4億元),《哥斯拉大戰金剛》2.99億元(累計9.58億元),《西遊記之再世妖王》5,559.32萬元(累計6,257.5萬元)。

《我的姐姐》由香港金像獎最佳編劇游曉穎操刀劇本,新生代女導演殷若昕執導,演技頗受認可的青年演員張子楓主演。

《我的姐姐》眾主演細膩動人的表演,讓許多觀眾淚灑影院(香港文匯報)

影片開場姐姐就面對父母車禍雙亡,相差20歲的年幼弟弟需要撫養。姐姐從小因為家裏重男輕女的觀念受盡委屈,不僅為幫父母得到二胎資格在童年裝殘疾人,還要因為自己身為女孩子就該早點畢業結婚養家而被父母篡改了高考志願。對於這個突然要自己撫養的弟弟,相對於親情母性,姐姐所持的更多是原生家庭帶給自己的痛和怨。

揭示社會倫理及變遷

影片的敘事、演員的表演都實屬上乘,而其之所以引發關注與熱議,更在於其準確地擊中了社會的一大痛點──兩性的平等,女性的自我究竟為何?事實上,《我的姐姐》能打動人心的一個重要因素正在於對於人的複雜情感的準確描摹,失去父母的姐弟在其後的相處中那種雙向的靠近,原本受傷害有怨氣的姐姐在糾結中對於親情的絲絲體會,一切繁複微妙都被創作者細膩準確地呈現給觀眾,這使得姐姐的搖擺進一步牽動人心,獲得觀眾共鳴。

影片的最後,儘管為弟弟找到了領養家庭,但創作者並沒有讓姐姐簡單地毅然選擇離去,而是給出了一個開放式結尾。

對此,游曉穎此前曾表示,設置開放式的結局是因為「更想讓大家看到姐姐經歷的一切,至於結局每個人會有自己的答案」。

社會學家李銀河評價《我的姐姐》是一部「揭示社會倫理及其變遷的深刻之作」,她在微博發文稱:「影片圍繞着女主人公姐姐究竟是去追求個人事業發展還是撫養幼弟的艱難抉擇逐步展開,背後的邏輯是在中國現代化過程中人們所面臨的個人本位價值觀、人生觀對傳統的家庭本位價值觀、人生觀的激烈撞擊。」

近兩年內地女性題材電影作品不斷湧現,前有《送我上青雲》、《春潮》、《相愛相親》等文藝片,後有《你好,李煥英》用商業喜劇讚美母愛,「女導演+女演員+女性視角」讓人在男性佔優勢的影圈看到了女性從業者的力量。

編輯: 茂樹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