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招聘廣告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iosEwm.jpg
googlePlayEwm.png
androidEwm.png

點擊香江|「泛民」應守底線有擔當善作為

文/屠海鳴

最近有兩則新聞值得關注,一是原有近50個會員團體的「民陣」出現了「跳船」潮,現在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散兵游勇」;另一個是「泛民」陣營第一大黨民主黨出現內訌,該黨自去年底「新老交替」換屆以來,年輕黨員擬籌組「內地及政制事務專責委員會」,加強了解中央的對港政策,力圖回歸建黨的基本信念,即:支持香港回歸祖國、實行「一國兩制」。然而,面對「乳鴿」的舉動,該黨的一些「老鬼」執迷不悟,不肯回歸。

筆者於5天前寫了《新選舉制度下,建制派如何擔當作為?》一文刊登在《大公報》,社會反應有一些;其實,在新的選舉制度下,「泛民」也面臨同樣的課題。「泛民」唯有守底線、有擔當、善作為,才能在香港未來政治生活中找到發展空間。

守住「愛國愛港」的底線

全國人大常委會修訂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並非要讓香港政壇變成「清一色」,而是要明確「愛國愛港」底線不可逾越。對此,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曾有深刻闡述。他說,香港中西文化交融,社會多樣多元,一部分市民由於長期生活在香港這樣的資本主義社會,對國家、對內地了解不多,甚至對國家、對內地存在各種成見和偏見。對這些人的取態,中央是理解和包容的,也堅信他們會繼續秉承愛國愛港立場,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限,積極參與香港治理。

「泛民」原本是有底線的,這些年來卻步入歧途,越走越遠。以民主黨為例,該黨2010年未參與「五區總辭」,成功促成「超級區議會」方案,樹立了「溫和民主派」形象;但由於不堪忍受本土激進派圍攻,為了爭取激進選民的選票,自2012年起,變得越來越不溫和,黨內也越來越不民主,導致多名「大佬」退黨,在一些激進分子的帶領下,民主黨變成了一個敵視祖國、向「港獨」傾斜的政治力量;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多名黨內「大佬」涉嫌違法而被檢控、收監。

「泛民」陣營的各政黨成員應好好研讀一下基本法,搞清兩個關鍵問題:一是釐清政治邏輯。「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如果不要「一國」,就等於香港沒有回歸祖國,「兩制」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基於這個邏輯,「愛國」和「愛港」同為一體,不能對立。二是明確政治規矩。「愛國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是新選舉制度確立的規矩,如果說以前還可以渾水摸魚,今後則決無可能,不要心存僥倖。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堅守「愛國愛港」的底線,是「泛民」政黨繼續活下去的必要條件,「泛民」人士須看清並堅守這條底線!

在破解民生難題上有擔當

「泛民」一貫宣稱自己才是真正的「民意代表」,那麼,現時香港市民最關心的是什麼?是住房難、就業難。香港有「東方之珠」美譽,但在燈火輝煌、高樓林立等一片繁華景象的背後,還有20多萬人住在劏房裏,還有許多打工仔搵食艱難,更是有無數底層人士看不到改變命運的希望。破解這些民生難題,「泛民」能出幾多力?

也許某些「泛民」人士不屑於在此投入精力,他們更關注所謂的「民主」「人權」「自由」。那麼,請設身處地地想一想,一家人住在狹窄的房子裏,每天蹲在馬桶旁開飯,連基本的生活尊嚴都沒有,還談什麼「人權」?再設身處地地想一想,「民主自由」帶來的是暴亂不止,安全感全無,生活質量下降,這樣的「民主自由」有何價值?解決了基本人權之後,才有資格談更高層次的人權。讓「民主自由」給民眾帶來安全感、幸福感、獲得感,才有資格談「民主自由」。解決「住房難」「就業難」,就是維護最基本的人權,就是讓民眾有這「三感」。

還要看到,在解決民生難題上,「泛民」是有歷史欠賬的。近年來,「泛民」為達到反對政府的目的,以「拉布」「流會」等多種手段癱瘓立法會,導致政府提交的大量民生議案無法審議,嚴重損害了市民的利益。

「泛民」若真的想為香港市民謀福祉,就應有擔當精神,聚焦民生難題,從落實最基本的人權做起,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推動香港深層次矛盾盡快解決,而不應以「新選舉制度壓縮民主空間」為藉口,放棄自己的責任。

做善事,也要善做事

近年來,「泛民」給人留下了「只會破壞,不會建設」的印象,在新的選舉制度下,破壞者在立法會沒有立足之地,「泛民」唯一的選擇是當好建設者。但這並非要充當「政治花瓶」,而是要當「忠誠的反對派」,要在忠誠於憲法和基本法的基礎上,在不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前提下,行使反對的權力。總之,「泛民」要做善事、善做事。

做善事,就是做事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是善意的。以往,有「泛民」議員公開宣稱,癱瘓立法會就是為了阻止國歌法通過,「拉布」的目的就是令政府無法施政,這都是惡意的。審議政府提交的議案是立法會的法定職責,這些人卻以「反中」「反政府」為目標,令大量涉及經濟民生的議案成為籌碼,這是錯用了議員的權力。今後「泛民」決不可如此行事。

善做事,就是要有把事情辦好的能力。「泛民」善於設置政治議題,擅長政治爭拗。下一步,那些偏離「一國兩制」方針的政治議題絕無討論空間,立法會將更多地聚焦經濟民生議題。「泛民」能不能在經濟民生方面提出建設性意見?這是考量「泛民」參政議政能力和水平的關鍵。

新選舉制度將會令香港政壇風氣一新,針對「泛民」的大門是敞開的,關鍵是「泛民」會不會堅守底線、有沒有擔當精神、能不能善於作為?其實,「泛民」的命運掌握在「泛民」自己手中。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編輯: 林犀

評論

相關推薦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png
從新到舊
相關度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png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類型下拉.png
全部 即時 電子報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