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新聞網

大文新聞網

知微篇|香港面對不進則退的挑戰

文/周八駿

今年第一期《求是》雜誌發表國家主席習近平2017年1月18日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的演講《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習主席在那次演講中,闡述了關於認識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一個最基本問題。他說:「當今世界充滿不確定性,人們對未來既寄予期待又感到困惑。世界怎麼了、我們怎麼辦?這是整個世界都在思考的問題,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我認為,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弄清楚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就是我們從哪裏來、現在在哪裏、將到哪裏去?」

須認清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重溫習主席四年前的重要講話,我以為,這些年香港發展困頓,尤其近兩年遭受「黑色暴亂」肆意摧殘和新冠肺炎疫情反覆折磨,最基本的問題也是香港相當多居民包括建制重要人士未能正確回答,香港從哪裏來、現在在哪裏、將到哪裏去?

最近,團結香港基金發表《香港志》首冊,紀錄香港約7000年歷史。香港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至今,不少人還強調1841年至1997年被英國強佔的歷史對香港的意義。基於這種基本的錯誤觀點,諸如「香港民族論」、「香港城邦論」等等為「港獨」張目的論述得以建立。

由於強調港英管治的意義,至今不少人包括建制的重要人士,關於香港現在在哪裏的判斷也存在着嚴重錯誤。這些人看不到世界百年未有大變局的本質是全球重心由西方向東方轉移,以為現在香港在中國與西方之間的位置,與九七前的一樣。

順應並推動全球重心由西方向東方轉移,中國倡導「一帶一路」,至今,參與國絕大多數是非西方國家。

去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中國與全球14個國家包括澳洲、新西蘭,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今年元旦前兩天,中國與歐盟完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談判。兩項協定,旨在對付拜登上任後美國欲拉攏其盟國打造反華聯盟。

中國願意全方位高水平對外開放,但是,美國對中國的態度不取決於中國的意願而是服膺美國的國家利益。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不久前就2020年國際形勢和中國外交工作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當前,中美關係已經來到新的十字路口,也有望打開新的希望之窗。希望美國新政府重拾理性,重開對話,兩國關係重回正軌,重啟合作。」

不抬眼看世界格局急劇變化,以為今時香港仍與九七前的一般,侈談香港國際聯繫,大叫香港不能變成一個內地城市,豈不是刻舟求劍?

概言之,九七前香港是中國與西方聯繫的唯一中介,可謂左右逢源;而今,以及今後相當長日子,香港是處在中國與西方關係重構的裂口。

明白了香港現在在哪裏,就容易回答香港將到哪裏去。在中國與美國以及英國關係趨於斷裂的過程中,香港唯有融入國家。香港不可能立足於中國與西方關係的裂口。香港融入國家,一方面,吸收內地優秀事物,另一方面,仍將保留不少西方的特色,因為,中國不會與西方完全斷裂。否則,不必推進與歐盟的關係,不必加入包括日本和澳洲、新西蘭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

豈能活在舊時代陰影下

其實,內地大城市如上海、廣州、深圳等等也在加快國際化。內地大城市國際化和國際特色不限於西方,而是包括吸納非西方文明。香港難道不應該如此?「黑色暴亂」的宗旨,是拉香港入美英的股掌。一年來,香港抗疫反覆折騰,根本原因是抗拒融入國家。應對公共衞生危機應當是沒有國界的。有些人卻視歷史遺留的香港與內地出入境管理猶如「國界」,不容許香港納入國家抗疫全局。試問:怎麼能相信有些人信誓旦旦香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必須醒悟。讓疫情繼續踐踏香港,不只是拖慢香港發展步伐,更是使香港後退。因為,在抗疫蹉跎的背後,是最基本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以為今日香港仍是九七前的香港,以為香港還能繼續靠美英等西方國家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大都市地位,以為活在舊時代的香港能夠擔當大灣區的引擎,統統是痴人說夢。特區政府有責任引導香港居民克服錯誤觀點,樹立正確觀點,堅決推動香港切實融入國家。

資深評論員、博士

編輯: 蘇萊

評論

相關推薦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