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集团新闻网

大文集團新聞網

國泰大裁員攬炒派默不作聲

文/方靖之

國泰航空早前公布香港歷來最大規模裁員行動,裁減5300名駐港員工,並即時停止營運港龍航空,令這間成立35年的航空公司走入歷史。國泰這次大裁員雖說是意料之內,但規模之大,尤其是將港龍這個招牌「葬送」,卻不禁令人唏噓。曾是香港驕傲的國泰今日落得如斯田地,固然與疫情衝擊有關,但受疫情影響的航空公司不只國泰,為何其他航空公司可以抵禦衝擊,國泰卻要「舉手投降」?

投機嘴臉表露無遺

國泰衰敗源於黑暴肆虐之初,任由員工在機場發動各種政治行動,任由機長在機艙廣播中宣揚「反修例」。對於這些政治行動,國泰管理層不聞不理變相縱容,導致機場、航空業被嚴重政治化,不但引起非議,更引發外界對國泰航空安全的關注。試問一班政治上腦的機師、空姐,如何令人相信他們的專業?

國泰管理層的不作為,將國泰推上政治漩渦之中,也令國泰走上衰敗之路,之後的疫情不過是雪上加霜。可以說,國泰之敗與自身的管理有關,也與攬炒派的「攬炒」行動有直接關係。

在疫情之初,港龍工會揚言公司不停飛內地航線就會發起工業行動。這些都是「攬炒」香港航空業、「攬炒」國泰的行動,但國泰有批評及阻止這些行動嗎?攬炒派的「攬炒」路線背後有一套論述,就是通過摧毀自身的行業、摧毀經濟,導致香港嚴重衰退、失業率飆升、消費市場一池死水,從而令特區政府感到「痛楚」,因而接納攬炒派的訴求,而他們的訴求已經不是什麼「雙普選」,而是要將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政治實體,如果政府拒絕,他們就會一直「攬炒」到底。

所以,黑暴肆虐之時,暴徒主要針對的都是香港的經濟命脈,包括癱瘓機場、破壞港鐵設施、堵塞幹道、刑毀商店,攬炒派政客更是乞求外國制裁香港,取消各種優惠政策,這些行為的出發點就是「攬炒」,通過摧毀香港經濟,向政府施加壓力。攬炒派的政治路線是很明確的,各攬炒派政黨均聲稱與暴徒「齊上齊落」,也認同「攬炒」路線。這樣,他們自然是主張摧毀香港經濟,否則何來「攬炒」?現在國泰大裁員,令香港社會感到「痛楚」了,這對攬炒派來說不是求仁得仁、「成功爭取」嗎?為什麼他們現在不出來回應事件,向公眾交代他們的「攬炒」成績?

攬炒派對於國泰裁員事件左閃右避,完全暴露他們的投機嘴臉。他們支持「攬炒」為的是吸納激進票、暴徒票,因而對他們的「自殘式攬炒」主張照單全收。民主黨、公民黨等在議會上瘋狂「拉布」配合,揚言要癱瘓議會,也是出於政治利益考量。而且,當時香港經濟仍然相對穩健,攬炒派也樂於鸚鵡學舌的「攬炒」一番。但現在香港形勢急轉直下,經濟陷入衰退,裁員失業潮已經殺到埋身,攬炒派支持者也擔心自己飯碗不保,對於「攬炒」口號愈來愈反感,現在更發生國泰大裁員事件,而隨着政府「保就業」計劃的結束,恐怕在不久將來會有更多企業裁員。現在「攬炒」成真,攬炒派還敢懷抱「攬炒」,還敢出來邀功嗎?

他人被裁自己照領薪津

「攬炒」不是請客食飯,是同歸於盡。就如攬炒派代表人物岑敖暉所說,所謂「攬炒」便是願意犧牲、自傷,也要藉此損害所謂「極權」的利益根基,過程中必會傷及自己或「手足」。岑敖暉這番話說出「攬炒」重點,就是「自傷、自殘」,如果攬炒派及其支持者不想「自殘」,就不要整天說什麼「攬炒」,更不要好似黃之鋒般貓哭老鼠,又要「攬炒」,又說要同情被裁人員。

很多人在「黑暴」期間被「政治熱毒」上腦,被幕後大台牽引,失去了自身判斷力,尤其在「攬炒」口號上,竟然傻得因為政治去打爛自己飯碗。機師、空姐有自身政治立場不足為奇,他們去遊行示威也是個人權利,但為何要將政治風波帶入自己的行業、走入自己的公司?最終害了公司又害了自己,實現了「攬炒」卻斷送自己前途,但攬炒派政客會可憐他們嗎?

不會的,岑敖暉還在「抽水」,他叫人「攬炒」自己卻死攬區議員議席,坐享議員薪津,當機師空姐失業了,他說這是「攬炒」應有的代價,但他為什麼不辭職以示「攬炒」決心?任何自稱攬炒派的政客,卻走去參選拿議席都是背叛了自己「攬炒」路線,他們不是攬炒派,只是「叫人攬炒派」而已(作者為資深評論員)。

編輯: 京辰

評論

相關推薦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